2022-01-08 10:41:29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黄晋一
核心提示:我的父母是如何应对这些不确定性的?他们为未来做规划,但他们生活在当下。他们意识到,明天没有保障,所以他们不会整天为可能发生的事情烦恼。他们有足够的远见来制订计划,但他们有足够的灵活性来改变计划。

参考消息网1月8日报道 (文/奇本杜·奥努佐)

我打算2021年圣诞节去拉各斯。人们称这个时节为“纵情12月”,婚礼、聚会和音乐会,场场相连,通宵达旦。着装规格是“羡煞女王”,要打扮迷人,而且只有一个要求:尽兴。我提前几个月预定了航班,为了避免圣诞节前机票涨价。我备好了行头。装好了防晒霜。然后,12月7日,英国政府将尼日利亚列入红色名单。我原定于前一天乘机离开。

我做了咨询。我的那些胆子较大的朋友鼓励我旅行,因为在我的航班返回之前,规则可能会改变。而那些比较谨慎的朋友则建议,如果我愿意支付2120英镑的隔离费,我就可以去冒一下险,因为旅行禁令到时可能不会取消。我推迟了行程。

疫情仍在持续。过去两年,我们都不得不取消航班、婚礼、毕业典礼和生日聚会。各种取消并不令人震惊。倒是我对一个期待已久的假期遭到搁置的平静反应,令我感到吃惊。

过去的那个奇本杜现在可能要歇斯底里,首先是冲着我的家人发火,慢慢会发展到社交媒体,心力交瘁的我会在推特上晒出一个长长的帖子:最少30条推文。我会从鲍里斯·约翰逊开始,内阁一个不落,最后再对新冠病毒本身大加抨击。我还会猛烈抨击那种双重标准。随着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在世界其他国家的出现,国际上把非洲旅客视为洪水猛兽。然后,我会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一个星期,黑灯默坐,为我失去的“纵情12月”痛心难过。我没有这样,我把机票换成旅行优惠券,并为圣诞节制订了新计划。

正是因为这场疫情。这场疫情让我对不确定性泰然处之。我愿意承认,事情可能不会按计划进行,这无关紧要,因为只要我还活着,身体健康,我就可以制订新计划。这种病毒肆虐全球,让我们受到封锁,而且让我与尼日利亚的家人不得团聚,它的副作用之一是我正在培养一种叫“坚毅”的奇特美妙的情感肌肉。

尽管在英国生活的几年中,“坚毅”在一定程度上萎缩了,但在我成长的过程中需要坚韧不拔的毅力。我的童年是在90年代的尼日利亚度过,这意味着军人统治的尼日利亚,这意味着政变、独裁、燃料匮乏、罢工、社会动荡不一而足。哪天早上,你一觉醒来,总统可能已经换人了。

我的父母是如何应对这些不确定性的?他们为未来做规划,但他们生活在当下。他们意识到,明天没有保障,所以他们不会整天为可能发生的事情烦恼。他们有足够的远见来制订计划,但他们有足够的灵活性来改变计划。他们的生活过得相当轻松优雅,我在二三十岁时生活在一个政治较为稳定、经济机会更多的国家,我努力学习他们的样子。

规划没有错。但是,如果认为,既然做了规划,就应该按计划进行,这种想法有害。以前认为这是一种神赋特权,现在却成了西方世界的傲慢自大。在华盛顿、伦敦和巴黎,那些人认为西方的主导地位、经济增长和过度消费将一直延续,直到永远。

我检视放弃的2020年计划,并以更谦逊和更灵活的态度对待未来。我看到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尤其是夏天的汽油短缺和几个小时的长队。所有这一切都让我想起拉各斯的汽油短缺。它提醒我,我生活得相对安逸和富足并不是因为我比别人优秀。这并不是因为我更聪明,或者是更善于规划。这纯粹是因为时间和机缘。在旧时,人们常说:“多亏上帝开恩,否则我也会是这般田地。”

一个生活在战乱国家的人也有可能是你,流离失所,一无所有。那个乘坐橡皮艇穿越英吉利海峡的人也可能是你,希望如若翻船,海岸警卫队会把你救起。在过去两年中,我们所有人都遇到了足够多的不确定性,从而对那些逃离动荡的人表示同情。但我们能觉悟吗?

最后,英格兰的圣诞节过得很好。没有“布尔纳男孩”音乐会或“泰姆斯”音乐会。没有红地毯婚礼或沙滩派对。我没能去尼日利亚看我的家人,但陪伴了我在英国的家人:三个侄女、两个妹妹、两个妹夫、一个侄子、一个表妹和一个非常特别的男朋友。我们吃到加罗夫饭,还有鸡,尽管懒得做油炸香蕉,但也能凑合了。这不是我的第一计划。但我做了一个新计划,生活继续下去。(杨柯译自2021年12月29日英国《卫报》网站,原题为《两年疫情,我学会了变不确定性为有利因素》)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