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10 12:07:5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黄晋一
核心提示:瑞典文学院的一项传统是在诺贝尔文学奖颁发50年后解密评委会的评选细节,专业“挑错者”安德斯·厄斯特林,他在瑞典文学院工作了62年,留下很多残酷的评语。

参考消息网1月10日报道 西班牙《阿贝赛报》网站1月8日发表题为《从政治到最残酷的批评:诺贝尔文学奖的秘密》的报道,全文摘编如下:

诺贝尔文学奖与政治无关,但智利著名诗人巴勃罗·聂鲁达因为“对斯大林的赞美诗”,而在1971年差一点就与这一奖项失之交臂。瑞典文学院的一项传统是在文学奖颁发50年后解密评委会的评选细节,上述消息就是这次解密的内容之一。

或许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应该是专业“挑错者”安德斯·厄斯特林,他在瑞典文学院工作了62年,留下很多残酷的评语。

例如在1967年评委会讨论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的候选资格时,作为当时评委会主席的厄斯特林表示反对,认为博尔赫斯“精巧的微作品过于排他和匠气”。对于在1961年被推荐的托尔金,厄斯特林的评论更残忍,称托尔金的“叙述能力没有一点高度可言”。厄斯特林甚至不喜欢莎士比亚……最终,前南斯拉夫作家伊沃·安德里奇在1961年、危地马拉小说家米格尔·阿斯图里亚斯在1967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1962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有76名候选人,但显然没有一位能激起评委的热情。评选记录显示,该奖项最终授予美国作家约翰·斯坦贝克,因为他是所有候选人中还算“差强人意”的一个,但是学院的官方声明对斯坦贝克赞赏有加。顺便说一句,当有人问斯坦贝克是否觉得自己配得上这份荣誉时,他回答道:“坦率地说,并不配。”

2014年的解密档案称,1963年诺贝尔文学奖的候选人之一是法国总统戴高乐。十年前的1953年,英国前首相温斯顿·丘吉尔“因为他对历史描述和传记的把握,以及他为捍卫崇高的人类价值观而发表的精彩演讲”而赢得了该奖项。

1970年的评选也讨论了政治,但出于不同的原因。当时苏联作家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获得了诺贝尔奖,尽管评委会对颁奖给他有很多顾虑:有些人担心这位文人的安全,还有一些人认为他是一个很难评估的人物,因为很难将其作品的成就与对苏联体制的批判剥离开来。最终还是评委会成员亨利·奥尔松一锤定音,他说,“正因为我们在1965年将奖项颁给斯大林主义者肖洛霍夫,公平起见,我们也可以将奖项授予对苏联体制批评最严厉的人士,比如索尔仁尼琴”。看,是不是没有政治偏见?

参考消息网1月10日报道 西班牙《阿贝赛报》网站1月8日发表题为《从政治到最残酷的批评:诺贝尔文学奖的秘密》的报道,全文摘编如下:

诺贝尔文学奖与政治无关,但智利著名诗人巴勃罗·聂鲁达因为“对斯大林的赞美诗”,而在1971年差一点就与这一奖项失之交臂。瑞典文学院的一项传统是在文学奖颁发50年后解密评委会的评选细节,上述消息就是这次解密的内容之一。

或许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应该是专业“挑错者”安德斯·厄斯特林,他在瑞典文学院工作了62年,留下很多残酷的评语。

例如在1967年评委会讨论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的候选资格时,作为当时评委会主席的厄斯特林表示反对,认为博尔赫斯“精巧的微作品过于排他和匠气”。对于在1961年被推荐的托尔金,厄斯特林的评论更残忍,称托尔金的“叙述能力没有一点高度可言”。厄斯特林甚至不喜欢莎士比亚……最终,前南斯拉夫作家伊沃·安德里奇在1961年、危地马拉小说家米格尔·阿斯图里亚斯在1967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1962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有76名候选人,但显然没有一位能激起评委的热情。评选记录显示,该奖项最终授予美国作家约翰·斯坦贝克,因为他是所有候选人中还算“差强人意”的一个,但是学院的官方声明对斯坦贝克赞赏有加。顺便说一句,当有人问斯坦贝克是否觉得自己配得上这份荣誉时,他回答道:“坦率地说,并不配。”

2014年的解密档案称,1963年诺贝尔文学奖的候选人之一是法国总统戴高乐。十年前的1953年,英国前首相温斯顿·丘吉尔“因为他对历史描述和传记的把握,以及他为捍卫崇高的人类价值观而发表的精彩演讲”而赢得了该奖项。

1970年的评选也讨论了政治,但出于不同的原因。当时苏联作家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获得了诺贝尔奖,尽管评委会对颁奖给他有很多顾虑:有些人担心这位文人的安全,还有一些人认为他是一个很难评估的人物,因为很难将其作品的成就与对苏联体制的批判剥离开来。最终还是评委会成员亨利·奥尔松一锤定音,他说,“正因为我们在1965年将奖项颁给斯大林主义者肖洛霍夫,公平起见,我们也可以将奖项授予对苏联体制批评最严厉的人士,比如索尔仁尼琴”。看,是不是没有政治偏见?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