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2-12 07:58: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汤立斌
核心提示:在新冠肺炎短短两年的历史中,每种变异都是病毒复制失控的直接结果,因此,将新冠肺炎从大流行转变为地方流行病的最可靠方式就是尽可能切断这样的机会。

参考消息网2月12日报道 美国《时代》周刊2月14日(提前出版)一期发表题为《奥密克戎或将成为新冠疫情结束的起点》的文章,作者是艾丽斯·帕克。全文摘编如下:

2021年11月的一天,当杰里米·卢班第一次在手机上查看奥密克戎变体的基因序列时,时间是清晨5点。但即使在那个时候,这位马萨诸塞大学的病毒专家也立刻意识到奥密克戎是个问题。

首先,出现了数量庞大的新突变。其次,这种新版本的新冠病毒似乎凭空出现,出人意料,与之前的变种没有直接明显的联系。

卢班说:“这就像是你看一本漫画书的第一页时,漫威所有的反派都聚在了一起。这就是我看到奥密克戎基因序列时的情况。我们怎么能挺过来?”

奥密克戎有致命弱点

其他公共卫生官员也同意卢班的警告,但事实证明,奥密克戎和所有恶棍一样,也有致命弱点。对于接种过疫苗或感染过之前变异新冠病毒的人,这种变体似乎不会引起重症。虽然对于那些没有接种过疫苗,或那些健康状况使他们更容易受到新冠病毒影响的人来说,奥密克戎仍是危险的,但对接种了疫苗的人来说,存在了一线希望。

无论是否合理,这一线微光已经被一些人点燃成熊熊烽火,他们认为,如果接种了疫苗,奥密克戎对健康的影响相对较小——喉咙痛,一些类似流感的症状,或者根本没有明显的症状——这是新冠病毒可能即将结束的迹象。人们认为,如果奥密克戎不那么致命,那么新冠病毒的毒性肯定在减弱。

即使是顶尖科学家也被这个想法所吸引,他们承认,在过去两年袭击人类的所有版本的新冠病毒中,奥密克戎可能是更易感染的,它不会让接种疫苗的人得重症。如果更多接种过疫苗的人通过感染奥密克戎产生免疫力,这种保护,再加上感染过之前变异新冠病毒的人,可能会达到神奇的群体免疫门槛,也就是专家说的,从新冠肺炎康复或者接种疫苗的人达到70%-90%,这最终会让新冠病毒抑制其纤突蛋白的产生。

一些模型显示,到奥密克戎在人群中传播时,全球多达一半的人已经感染,并可能对这种变异株免疫。由于无保护措施的宿主的感染越来越少,病毒通常开始逐渐消失——流感病毒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乐观的模型显示,在1月底和2月初病例达到峰值后,新冠病毒可能会走上这条路。根据这一假设,新冠肺炎将开始从大流行转变为地方性疾病,仅仅是在免疫受损人群或未接种疫苗的人群中暴发的零星疫情,比如幼童,但这是可控的,因为大多数人将免受这种病毒最严重的伤害。

新冠与人类实现平衡?

但也有可能出现更暗的时间线,新冠病毒的不可预测性推动着明年和以后的发展。如果发生这种情况,这可能意味着一种更严重的可能性,即奥密克戎并不是疫情终结的开始,而只是一种传染性更强、更致命病毒的开始,它可能会造成更大危害。

情景1:新冠肺炎病毒已经与人类达到了平衡。

教科书告诉我们,作为相对简单的实体,病毒投入其一个目标——生存上的资源是有限的。病毒甚至不能自行繁殖,需要从被感染的细胞中借用其繁殖机制。因此,当基因突变使病毒更善于从一个宿主传播到另一个宿主时,每个新宿主都有一个全新的病毒制造工厂,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它还表明,该病毒选择了传播性而不是毒性,更快地传播和复制比导致宿主死亡更符合其最大利益。

奥密克戎似乎就是这一策略的完美例子。2021年11月,卢班在该病毒的基因序列中看到了一系列变化,这些变化使该变体的传染性至少是前一种变体德尔塔的几倍,而后者的传播率已经是最初的新冠病毒的两倍。如此高的传染性导致了奥密克戎在全球迅速占据主导——短短两个月内就取代了之前的德尔塔。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病理学和实验室医学助理教授杨尚新(音)指出,其他一系列证据表明,奥密克戎的高传染性可能预示着新冠病毒的最后一击。以前的所有变体都优先感染人类呼吸道深处的细胞,并一直潜入肺部,而奥密克戎则倾向于感染上呼吸道的细胞。这使它更像普通感冒,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至少在接种的人群中,奥密克戎引发的疾病往往比以前的变体更轻。

新冠病毒的早期版本还往往导致一种被称为细胞融合的现象,即病毒感染一个细胞,然后与其他感染另外细胞的病毒融合成一个大的病毒群,从而形成一个更大的病毒制造机器。这对病毒有利,但对患者不利,因为它会引发炎症,进而破坏细胞和组织;这种炎症是晚期严重新冠肺炎的特征。奥密克戎不会导致这种细胞融合,因此倾向于造成较少的细胞损伤。

杨说:“所有这些结合在一起,形成了结束这场大流行的完美局面。这正是其他大多数携带呼吸道病原体的传染病的结局。它们像火一样蔓延,最终大多数人要么接种了疫苗,要么感染了病毒。当人们达到群体免疫时,疫情就结束了。”

这并不意味着新冠病毒的终结,但可能标志着大流行阶段的结束。从那时起,新冠肺炎应该转变为地方性的疾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学会与一种已经学会与我们共存的病毒共存。

杨说,在这个阶段,“病毒已经实现了与宿主——人类建立平衡的目标。它可以很容易地在宿主之间传播,但不会杀死他们,它生活在宿主中。这种病毒已经进化到选择与人类共存而不会造成太多麻烦的地步。作为回报,我们必须学会与它共存,就像它只是另一种普通感冒一样”。

下个病毒变体已出现?

情景2:病毒可能会以不可预测的甚至可能致命的方式不断变化。

有充分的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是一种特别难以预测的病毒——毕竟,奥密克戎是一种全新的变异株,其突然且高效的传播能力令专家们震惊。在2020年秋天,大多数病毒学家会做出一个有根据的猜测,如果出现新的新冠病毒变种,它将是德尔塔的升级版——甚至有关于德尔塔+的讨论。但奥密克戎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没有理由认为奥密克戎是病毒变异更快的结果,”卢班说,“只是我们从未见过这个版本,无论是在哪里。”这可能发生在免疫系统较弱的人身上,他只能对新冠病毒产生部分防御。正是足够的选择性压力,促使病毒发生变异,并继续变异,直到获得某种助力,成为现在所知的高效传播的病毒奥密克戎。自疫情开始以来,科学家们已经报告了免疫功能低下的患者的病例,这些患者能够携带可能变异的病毒长达数月甚至一年。换句话说,下一个奥密克戎可能已经出现,而我们却不知道它。

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大幅改善全球监测工作,并增加全世界已经在进行的病毒基因测序的工作。展示病毒的基因组可以提供任何变异的最早线索,以及这些变异中有哪些可能对人类健康构成危害的线索。

在新冠肺炎短短两年的历史中,每种变异都是病毒复制失控的直接结果,因此,将新冠肺炎从大流行转变为地方流行病的最可靠方式就是尽可能切断这样的机会。

哥伦比亚大学微生物学和免疫学教授、艾伦·戴蒙德艾滋病研究中心主任何大一博士说:“如果说我们从过去一年中学到了什么,那就是各种变体将继续出现。建立更多的免疫力将是有帮助的,无论是通过疫苗还是感染。这将有助于保护人们免受下一次疫情的侵袭。”

8

美国《时代》周刊2月14日(提前出版)一期封面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