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2-20 02:04: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黄晋一
核心提示:对英国广播公司(BBC)来说,这是一个新旧时代交替的时刻,不管是文化大臣娜丁·多里斯、体育节目主持人加里·莱恩克,还是其他任何人,都不可能通过他们的语言、行动或是推特影响力,来阻止这一时刻的到来。因为年轻人不看BBC。

参考消息网2月20日报道 (文/托尼·帕森斯)

对英国广播公司(BBC)来说,这是一个新旧时代交替的时刻,不管是文化大臣娜丁·多里斯、体育节目主持人加里·莱恩克,还是其他任何人,都不可能通过他们的语言、行动或是推特影响力,来阻止这一时刻的到来。因为年轻人不看BBC。

我女儿是一名19岁的大学生,她关心时事、艺术和地球的未来,但她从来不看BBC的节目。她的娱乐、信息和观点都来自其他渠道。她永远想不起来要换台到BBC。像她这样的人有千千万万。他们将成为BBC的克星。

对BBC来说,在这些出生于21世纪的年轻人被要求点击网上银行账户,为一项从来不会使用的服务支付一笔不小的费用之时,这个决定性时刻就已经到来。

BBC收取电视牌照费——即法律规定只要家里有电视机就必须支付这笔费用——将成为一种不合时宜的做法。

对BBC来说,新老时代交替的时刻马上就会到来——马上!原因是年轻人被要求为他们不想看、不想要、最重要的是——从未产生过感情的电视节目付费。

在英国文化大臣娜丁·多里斯宣布禁止BBC未来两年内提高电视牌照费,并将于2027年起取消这项收费后,加里·莱恩克说:“BBC在全世界都受人尊敬、推崇和羡慕。”

加里说:“它应当是最宝贵的国家财富。”即使BBC没有以每年136万的薪酬聘请他主持足球节目,他无疑也会有这样的感受。我完全同意他的观点。

但BBC与英国的君主制极其相似,在查尔斯三世国王接替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登基时,英国的君主制也将迎来一个新旧时代交替时刻。如果女王去世,英国的君主制将永远改变。因为我们将失去作为国家故事化身的君主。这个时代转折点是不可避免的。BBC同样如此。

我是看着BBC长大的。我看它的节目,为它工作,我热爱它。但在过去5年里,它变得像其他伟大的英国机构,像圣公会和工党一样,疏远最关心它、热爱它的那些人。

83岁的BBC传奇人物戴维·丁布尔比指出,在移民等问题上,“BBC已经偏离了民意”。BBC曾经是、也应该是全英国的广播公司。就像君主制和英国圣公会一样,它永远都不应该参与肮脏的政治辩论。但从BBC电视二台的《新闻之夜》,到广播四台的《今日》,它现在和所有报纸一样,都带有党派色彩。它不再代表整个国家。

BBC有能力再创辉煌。

娜丁·多里斯关于取消BBC牌照费的承诺是真的成为现实,还是又成为一个炒作、日后将被悄悄遗忘的保守党承诺,也无关紧要。唯一重要的是,世界正在变化。BBC的资金来源,也不得不随之改变。

在最近每周日的《早餐》栏目中都有出色表现的安德鲁·马尔表示,BBC“可能不得不推出订阅模式”。

残酷的事实是,在人们尚未公开辩论这件事的时候,这一天已经到来。年轻人对BBC毫不关心,因此,它必须想出一些其他盈利方式。

对于像我这样的人来说,如果他们是看着肯尼思·沃斯滕霍姆的节目、流行音乐打榜节目和《发小儿》长大的,那他们将难免悲伤,因为BBC的衰落已无可避免。但我的女儿,还有千千万万像她一样出生于21世纪的人,甚至都不会注意到这种变化。(王栋栋译自1月23日英国《太阳报》网站,原题为《我热爱BBC,但我的女儿和其他年轻人不喜欢它了……这是它的问题所在》)

参考消息网2月20日报道 (文/托尼·帕森斯)

对英国广播公司(BBC)来说,这是一个新旧时代交替的时刻,不管是文化大臣娜丁·多里斯、体育节目主持人加里·莱恩克,还是其他任何人,都不可能通过他们的语言、行动或是推特影响力,来阻止这一时刻的到来。因为年轻人不看BBC。

我女儿是一名19岁的大学生,她关心时事、艺术和地球的未来,但她从来不看BBC的节目。她的娱乐、信息和观点都来自其他渠道。她永远想不起来要换台到BBC。像她这样的人有千千万万。他们将成为BBC的克星。

对BBC来说,在这些出生于21世纪的年轻人被要求点击网上银行账户,为一项从来不会使用的服务支付一笔不小的费用之时,这个决定性时刻就已经到来。

BBC收取电视牌照费——即法律规定只要家里有电视机就必须支付这笔费用——将成为一种不合时宜的做法。

对BBC来说,新老时代交替的时刻马上就会到来——马上!原因是年轻人被要求为他们不想看、不想要、最重要的是——从未产生过感情的电视节目付费。

在英国文化大臣娜丁·多里斯宣布禁止BBC未来两年内提高电视牌照费,并将于2027年起取消这项收费后,加里·莱恩克说:“BBC在全世界都受人尊敬、推崇和羡慕。”

加里说:“它应当是最宝贵的国家财富。”即使BBC没有以每年136万的薪酬聘请他主持足球节目,他无疑也会有这样的感受。我完全同意他的观点。

但BBC与英国的君主制极其相似,在查尔斯三世国王接替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登基时,英国的君主制也将迎来一个新旧时代交替时刻。如果女王去世,英国的君主制将永远改变。因为我们将失去作为国家故事化身的君主。这个时代转折点是不可避免的。BBC同样如此。

我是看着BBC长大的。我看它的节目,为它工作,我热爱它。但在过去5年里,它变得像其他伟大的英国机构,像圣公会和工党一样,疏远最关心它、热爱它的那些人。

83岁的BBC传奇人物戴维·丁布尔比指出,在移民等问题上,“BBC已经偏离了民意”。BBC曾经是、也应该是全英国的广播公司。就像君主制和英国圣公会一样,它永远都不应该参与肮脏的政治辩论。但从BBC电视二台的《新闻之夜》,到广播四台的《今日》,它现在和所有报纸一样,都带有党派色彩。它不再代表整个国家。

BBC有能力再创辉煌。

娜丁·多里斯关于取消BBC牌照费的承诺是真的成为现实,还是又成为一个炒作、日后将被悄悄遗忘的保守党承诺,也无关紧要。唯一重要的是,世界正在变化。BBC的资金来源,也不得不随之改变。

在最近每周日的《早餐》栏目中都有出色表现的安德鲁·马尔表示,BBC“可能不得不推出订阅模式”。

残酷的事实是,在人们尚未公开辩论这件事的时候,这一天已经到来。年轻人对BBC毫不关心,因此,它必须想出一些其他盈利方式。

对于像我这样的人来说,如果他们是看着肯尼思·沃斯滕霍姆的节目、流行音乐打榜节目和《发小儿》长大的,那他们将难免悲伤,因为BBC的衰落已无可避免。但我的女儿,还有千千万万像她一样出生于21世纪的人,甚至都不会注意到这种变化。(王栋栋译自1月23日英国《太阳报》网站,原题为《我热爱BBC,但我的女儿和其他年轻人不喜欢它了……这是它的问题所在》)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