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08 18:20:07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黄晋一
核心提示:在乌克兰进行特别军事行动期间,作为俄罗斯的最高外交官,俄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强硬中带些讥讽的态度,体现了克里姆林宫的反抗姿态。

参考消息网3月8日报道 美联社莫斯科3月2日发表题为《俄罗斯外长是“不部长”:拉夫罗夫代表俄罗斯的强硬立场》的报道,全文摘编如下:

在乌克兰进行特别军事行动期间,作为俄罗斯的最高外交官,俄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强硬中带些讥讽的态度,体现了克里姆林宫的反抗姿态。

虽是普京总统一个人决定着俄罗斯的外交政策,但拉夫罗夫传递莫斯科的信息时,却表现出外交官不常有的直率。

在担任这一职务近18年的时间里,71岁的拉夫罗夫目睹了与西方的关系从近乎友好转为公开敌对,并且随着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军事行动,双方关系跌至灾难性的历史新低。这场特别军事行动促使欧盟冻结普京和拉夫罗夫等人的资产,这对莫斯科的自尊是前所未有的打击。

拉夫罗夫的外长任期仅次于任职28年的苏联外长安德烈·葛罗米柯。与绰号“不先生”的葛罗米柯一样,拉夫罗夫逐渐代表了克里姆林宫外交政策对西方毫不妥协的面孔。

他在捍卫自己眼中的莫斯科利益时从不装腔作势,态度强硬的俄罗斯总统必定会认可这种风格。

2008年发生的一件事很著名:针对英国时任外交大臣戴维·米利班德的指责,拉夫罗夫厉声说:“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

和上司一样,拉夫罗夫善于挖掘公众对苏联时代影响力的普遍怀旧之情。他对西方发怒,称美国傲慢、自负、背信弃义,决心主宰世界。他蔑视西方盟友,说他们是“听从华盛顿遏制俄罗斯的走狗”。

2月,拉夫罗夫会晤英国外交大臣莉兹·特拉斯后,站在她身旁一脸郁闷,说他们的会谈就像是“聋哑人之间的对话”。

过了一辈子的外交生涯,拉夫罗夫看上去显然对例行公事感到厌烦。出现在媒体面前时,他不会费劲掩饰自己对幼稚或挑衅式问题的恼怒,经常以一种鄙视或直截了当的嘲讽做出回应。

当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一名记者在乌克兰首都发出的视频通话中问拉夫罗夫,莫斯科是否想推翻乌克兰领导人时,负责吹风会的助手打断他说,还没轮到他提问。那名记者还在继续提问,愤怒的拉夫罗夫加进来说:“他不礼貌。他现在在乌克兰工作,也染上了那儿的无礼。”

有次新闻发布会,他嘟囔了一句话,显然是对现场不守秩序的记者很生气。这句话通过麦克风传了出去,出现在大批为爱国群众设计的T恤上。

拉夫罗夫经受住一波又一波有关他即将退休的猜测,反而成为普京内阁任期最长的成员之一。对于走马灯般经常换人的各国外长来说,他是常青树般的人物。

出任外长前,他曾担任俄罗斯驻联合国大使10年,喜欢与记者进行非正式交谈,交换新闻,在联合国走廊里一边抽烟一边说笑。他写诗,跟朋友弹吉他唱歌,在俄罗斯与西方关系不那么敌对的时候,积极和其他外交官一起参加国际活动。

但是,拉夫罗夫的微笑和轻松都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他每天都在乌克兰问题上愤怒地谴责西方。乌克兰问题是二战以来欧洲最大的地面冲突。

3月1日,他被禁止飞往日内瓦参加联合国大会,因为欧盟成员国对莫斯科实施一系列严厉制裁,包括禁止俄罗斯飞机进入欧盟领空。

拉夫罗夫在向联合国会议发表视频讲话时谴责这一“令人愤慨”的举动,指责“欧盟国家试图回避面对面的坦诚对话或直接接触,回避解决紧迫国际问题的政治方案”。

拉夫罗夫说:“西方在发泄对俄罗斯的愤怒时显然失去自控,破坏自己制定的规则和制度,包括对私有财产的尊重。现在必须结束西方这种自我优越、排他和极端自由主义的傲慢哲学。”

参考消息网3月8日报道 美联社莫斯科3月2日发表题为《俄罗斯外长是“不部长”:拉夫罗夫代表俄罗斯的强硬立场》的报道,全文摘编如下:

在乌克兰进行特别军事行动期间,作为俄罗斯的最高外交官,俄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强硬中带些讥讽的态度,体现了克里姆林宫的反抗姿态。

虽是普京总统一个人决定着俄罗斯的外交政策,但拉夫罗夫传递莫斯科的信息时,却表现出外交官不常有的直率。

在担任这一职务近18年的时间里,71岁的拉夫罗夫目睹了与西方的关系从近乎友好转为公开敌对,并且随着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军事行动,双方关系跌至灾难性的历史新低。这场特别军事行动促使欧盟冻结普京和拉夫罗夫等人的资产,这对莫斯科的自尊是前所未有的打击。

拉夫罗夫的外长任期仅次于任职28年的苏联外长安德烈·葛罗米柯。与绰号“不先生”的葛罗米柯一样,拉夫罗夫逐渐代表了克里姆林宫外交政策对西方毫不妥协的面孔。

他在捍卫自己眼中的莫斯科利益时从不装腔作势,态度强硬的俄罗斯总统必定会认可这种风格。

2008年发生的一件事很著名:针对英国时任外交大臣戴维·米利班德的指责,拉夫罗夫厉声说:“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

和上司一样,拉夫罗夫善于挖掘公众对苏联时代影响力的普遍怀旧之情。他对西方发怒,称美国傲慢、自负、背信弃义,决心主宰世界。他蔑视西方盟友,说他们是“听从华盛顿遏制俄罗斯的走狗”。

2月,拉夫罗夫会晤英国外交大臣莉兹·特拉斯后,站在她身旁一脸郁闷,说他们的会谈就像是“聋哑人之间的对话”。

过了一辈子的外交生涯,拉夫罗夫看上去显然对例行公事感到厌烦。出现在媒体面前时,他不会费劲掩饰自己对幼稚或挑衅式问题的恼怒,经常以一种鄙视或直截了当的嘲讽做出回应。

当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一名记者在乌克兰首都发出的视频通话中问拉夫罗夫,莫斯科是否想推翻乌克兰领导人时,负责吹风会的助手打断他说,还没轮到他提问。那名记者还在继续提问,愤怒的拉夫罗夫加进来说:“他不礼貌。他现在在乌克兰工作,也染上了那儿的无礼。”

有次新闻发布会,他嘟囔了一句话,显然是对现场不守秩序的记者很生气。这句话通过麦克风传了出去,出现在大批为爱国群众设计的T恤上。

拉夫罗夫经受住一波又一波有关他即将退休的猜测,反而成为普京内阁任期最长的成员之一。对于走马灯般经常换人的各国外长来说,他是常青树般的人物。

出任外长前,他曾担任俄罗斯驻联合国大使10年,喜欢与记者进行非正式交谈,交换新闻,在联合国走廊里一边抽烟一边说笑。他写诗,跟朋友弹吉他唱歌,在俄罗斯与西方关系不那么敌对的时候,积极和其他外交官一起参加国际活动。

但是,拉夫罗夫的微笑和轻松都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他每天都在乌克兰问题上愤怒地谴责西方。乌克兰问题是二战以来欧洲最大的地面冲突。

3月1日,他被禁止飞往日内瓦参加联合国大会,因为欧盟成员国对莫斯科实施一系列严厉制裁,包括禁止俄罗斯飞机进入欧盟领空。

拉夫罗夫在向联合国会议发表视频讲话时谴责这一“令人愤慨”的举动,指责“欧盟国家试图回避面对面的坦诚对话或直接接触,回避解决紧迫国际问题的政治方案”。

拉夫罗夫说:“西方在发泄对俄罗斯的愤怒时显然失去自控,破坏自己制定的规则和制度,包括对私有财产的尊重。现在必须结束西方这种自我优越、排他和极端自由主义的傲慢哲学。”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