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15 07:05: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汤立斌
核心提示:从长远来看,帮助乌克兰新来者融入社会的努力也将至关重要。

参考消息网3月15日报道 美国《新闻周刊》3月25日(提前出版)一期发表题为《乌克兰难民遭遇混乱,种族主义——也有“非凡的人性”》的文章,全文摘编如下:

他们坐公交车、火车、汽车,然后步行前来,每天超过10万到20万人,往往忍受着刺骨的寒风,等待长达60小时才能过境。逃离冲突的乌克兰人正涌入邻国,其中一些人希望留下来,另一些人则前往更遥远的目的地,人数之多是数十年来前所未有。自冲突发生以来的十几天里,已有200多万乌克兰居民背井离乡,在境外寻找避难之地。联合国估计,在未来数月,他们的人数或超过400万。

应对难民压力陡增

联合国难民署发言人沙比娅·曼图说:“按照这个速度,这将造成欧洲本世纪最大的难民危机。”联合国难民署高级专员菲利波·格兰迪对此表示赞同,他在联合国安理会紧急会议上表示:“做难民工作近40年,我很少看到如此迅速扩大的难民外逃——这肯定是自巴尔干战争以来欧洲境内规模最大的一次。”

至少就目前而言,难民大多受到了当地的热烈欢迎,无论是政府还是普通公民,都表现出格兰迪所说的“非凡的人性和善意”。欧盟表示,其成员国对乌克兰人持开放态度,并准备破例允许乌克兰难民在欧盟国家停留和工作长达三年。

然而,随着这般规模的难民突然涌入,压力在所难免,一些迹象已经很明显。首先,关于有色人种难民受到不公平对待的报道越来越多,与乌克兰的白人相比,他们中的许多人面临阻挠和歧视。与此同时,接收国面临迫在眉睫的人道主义挑战,他们正在尽力想办法为数十万、最终数百万流离失所者提供医疗、食品、住房、教育和庇护。自冲突开始以来,已有超15万乌克兰人进入斯洛伐克,该国在冲突几天后就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从长远来看,人们也担心,如此大规模的人口流动,可能给接收国造成严重的经济和政治问题,令就业岗位和资源捉襟见肘,并引发对新来者的强烈反对。这种人口流动是二战以来欧洲从未见过的。

离开祖国路漫且艰

由于乌克兰与欧盟达成一项协议,乌克兰人可以免签进入欧盟成员国,逗留时间最长可达三个月,因此预计在未来几个月内,将有大约10%的乌克兰人离开。然而,在目前的环境下,这种理论上的自由流动导致了边境口岸的严重拥堵。

开车离开的人们面临长达数小时的交通拥堵,车队有时长达数十英里。公共汽车站和火车站人满为患。随着他们离边境越来越近,许多乌克兰人最终放弃了他们的交通工具,选择徒步前进——通常是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提着手提箱。

抵达边境后,长时间的耽搁也是很常见的。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的数据,进入波兰的乌克兰人不得不在寒风中等待长达60小时;在摩尔多瓦,等待时间长达24小时;在罗马尼亚,等待时间为20小时。到目前为止,波兰接收的难民人数最多——截至3月8日约为130万人。居住在乌克兰的外国人则面临着更大的困难和更长的耽搁,即便他们能够过境的话。

大多数长途跋涉者都是妇女、儿童和老年人,因为根据最近宣布的军管法令,大多数18岁到60岁之间的男性都被禁止离开乌克兰。

虽然目前乌克兰人得到了很多同情,但只有时间才能证明这种态度会持续多久。美国东北大学的难民伦理专家塞雷娜·帕雷克警告说,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之后,欧洲出现了右翼的反弹。

虽然乌克兰人和欧洲人在肤色和宗教上有更多共同点,但帕雷克说,鉴于西欧人认为东欧人贫穷,占用资源,不愿改变文化价值观,欧洲仍然存在分裂的可能。

有色人种受到歧视

还有一群难民,他们的经历有时与许多乌克兰人越过边境时受到的热烈欢迎截然不同:他们是在乌克兰生活、工作或学习的外国人。

一些居住在乌克兰的黑人在战争爆发后试图逃到安全的地方,他们感受到了这种明显的差异。被困在乌克兰的非洲学生在推特上使用“非洲人在乌克兰”的标签,在社交媒体上记录了他们在试图逃离时所面临的障碍和敌意。

几段视频在社交媒体上疯传,其中一段视频显示,乌克兰军队显然将一名黑人女孩推下火车,但允许一名白人女孩上车。亚历山大·索姆托·奥拉是来自尼日利亚的留学生,在基辅的一所大学就读。他说,当他试图进入波兰时,经历了乌克兰执法人员的“隔离和歧视”。他说,在距离边境30分钟车程的地方有路障,将难民按肤色分开。

科琳·斯凯是一名实习医生,她设法抵达了乌克兰与罗马尼亚的边境。在一场网络直播中,斯凯说:“种族隔离和种族主义在那些设法抵达护照检查站的人当中很常见。似乎有一种等级制度,首先是乌克兰人,其次是印度人,最后是非洲人。”

乌克兰有数万名非洲留学生,他们以负担得起的价格学习医学、工程学和其他学科。

活动人士肖恩·金在推特上说,在边境口岸遭歧视的不仅仅是黑人。“不仅仅是非洲人在过境时遇到困难,所有的有色人种,包括印度人、拉丁人和阿拉伯人都遇到问题。”在另一篇推文中,金写道:“波兰、保加利亚和匈牙利的政府官员确实表示,他们将欢迎所有从乌克兰过境的人,但这些政策声明仍然没有在边境得到落实。今天,各个边境口岸仍然存在丑陋的种族主义事件。”

欧洲需要拿出方案

专家指出,目前乌克兰人大规模过境仅一周,现在就宣布目前的局势将对欧洲在经济和政治上造成危机还为时过早。普林斯顿大学人类学教授约翰·博恩曼说:“对于接收难民的国家来说,这肯定算不上(危机),接纳难民的工作是由多国分担的。”但他对乌克兰难民问题的看法并没有得到广泛的认可,人们普遍对欧洲国家为难民提供接纳、住房、食品、医疗乃至就业的能力感到担忧。

专家们一致认为,欧洲需要尽快提出解决方案,这对于缓解欧洲可能出现的紧张局势,以及向乌克兰难民提供必要的援助至关重要。欧盟计划启动一项法令,帮助成员国集体管理并分配所有乌克兰国民的入境申请。该计划还将给予乌克兰人至少一年的永久居留权和获得住房、工作、医疗和教育的机会。

然而,没有乌克兰公民身份或在欧盟永久居留权的难民,如国际学生,将不受欧盟的法律保护。欧盟将帮助他们返回自己的祖国。

从长远来看,帮助乌克兰新来者融入社会的努力也将至关重要。虽然难民们当初通常希望返回家园,但兰德公司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在冲突结束10年后,真正返回原籍国的难民不到三分之一。这表明,数百万乌克兰难民很可能最终成为接收国的永久居民,无论这是不是他们目前的意图。如果是这样的话,学会一起生活,而不是让他们一直处于漂泊的状态,可能是欧洲国家面临的最重要的挑战。(美国《新闻周刊》3月25日(提前出版)一期封面)

5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