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20 07:42: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汤立斌
核心提示:戴纳后来康复,并于去年12月生下一个健康的儿子。她给他起名索伦,并说他正“像野草一样成长”。

参考消息网3月20日报道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网站3月12日发表题为《她因新冠肺炎有过一次濒死体验,但改变她的并非对死后生活的一瞥》的报道,全文摘编如下:

医生恳求佩奇·戴纳闭上眼睛睡觉。但她不听。她吓坏了。

她对医生说:“如果我睡着,我就醒不过来了。”

新的濒死体验

那是2021年10月的一个夜晚,戴纳正竭尽全力让自己和已有24周的胎儿活下来。在被诊断感染新冠肺炎后,她被送入美国特拉华州一家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在使用呼吸机后,她12天内瘦了30磅。一位医生后来告诉她,他一度估计她仅有5%的存活机会。

当医生进入戴纳的房间时,她正试图让自己镇静下来。她在自己的iPhone上播放凯尔特音乐,并在一台电视机上收看动画片《小猪佩奇》。

医生对她说:“你得睡觉。如果你不睡觉,你就会死。如果你的大脑无法入睡,你就无法康复。”戴纳强忍住内心的恐慌,闭上眼睛。她认为自己的生命到头了。她的世界变得一片漆黑。

但是,她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任何读到过濒死体验的人都可以想象一下随后戴纳遭遇了什么。

身体漂浮着通过一条隧道,飞向远处的光亮处。听见天籁般的音乐。问候多年前去世的亲人。这些都是人们在《天堂90分钟》和《天堂的证物》等畅销书中讲述的故事类型。每一位曾濒临死亡的幸存者都会分享自己因瞥见死后的生活而被从精神上改变的故事。

但是,新冠肺炎大流行在其暴发后的两年里带来了一种新的濒死体验——这些体验由像戴纳这样的人讲述。他们重返人间并看到日常生活平淡节奏中的不可思议之处:能够品尝并嗅到咖啡,又能拥抱孩子们,在担心自己再也听不到鸟儿清晨歌唱之后目睹太阳升起。

他们不是因为瞥见死后生活而被从精神上改变,而是被他们感染新冠肺炎后挣扎求生时在人世间看到的情景所改变。

这种类型的故事往往不会赢得书籍或电影交易。

但是,像现年41岁的戴纳这样的人有着这些不可思议的求生故事,这些故事可以帮助我们所有人。

首先从感恩的力量说起。对一些人来说这是陈词滥调,但对许多新冠肺炎幸存者来说却并非如此。

去年12月从医院出院不久后,戴纳在脸书上写道:“我经常在想我们在多大程度上把一切视为理所当然,从行走或吞咽的能力到呼吸。”

天使无处不在

在生病之前,戴纳精力充沛。在获得国际关系学士学位后,她当时正在攻读东方医学博士学位。她是一位生活在特拉华州林肯地区的母亲、前记者和按摩理疗师,也是一位灵气疗法师。她曾经只带着一个背包徒步穿越中美洲。

新冠肺炎改变了这一切。戴纳说:“当你病情非常严重时,你身处一种无力的境地。你得依靠别人和陌生人让自己活下去。”

与许多有过濒死体验的幸存者一样,戴纳遇到了天使。但这些天使不是书本和电影中描绘的会发光的有翅膀生物。

当戴纳浑身沾满呕吐物和血迹时,有护士耐心为她清理干净。

还有催促她入睡的医生。戴纳说,当她8小时后睁开眼睛时,“他还在那里”。

我以为我死了

戴纳没想到她会住院。她早已接种第一剂疫苗,在去年准备接种第二剂疫苗时发病。她说,当她在重症监护室里徘徊于生死之间时,她开始患上重症监护室精神病——患者产生幻觉、变得偏执并失去时空感的一种紊乱症。

当撤掉呼吸机后,戴纳全身都失去知觉,发现自己漂浮在自己身体上面,低头看着在她身上忙碌的医生。她可以看到自己全身布满瘀伤,软管从自己手臂上垂下。

她说:“我再也感受不到胎儿移动,因为我什么都感觉不到。我以为自己死了。”

因此,戴纳做了互联网时代任何一个孩子在陷入不知自己是死是活的状态时都会做的事。她给一位朋友发送了短信。

戴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她在撤掉呼吸机后不知怎么就向一位朋友发出了一条短信。她当时精神非常混乱,以至于她认为自己正通过一种心灵感应向朋友发送短信。

戴纳这位朋友叫克雷格·莫尔,也是一名按摩理疗师。莫尔收到戴纳发来的一条短信,此前他已有12天未曾收到戴纳的消息。他说:“我每天要检查三四次讣告。”

戴纳发送的文字很简单:“我想我死了。我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我一定是鬼。”莫尔回复道:“你还活着。在这件事上请相信我。”

梦想更远大了

戴纳后来康复,并于去年12月生下一个健康的儿子。她给他起名索伦,并说他正“像野草一样成长”。戴纳说,当一名医生后来透露最初认为她只有5%的生存机会时,她才意识到自己曾多么接近死亡。

现在戴纳仍面临巨大挑战。她不能自己分切食物、系鞋带或为索伦换衣服,因为她的手一直疼痛。她走路困难,需要接受治疗来学习如何恢复吞咽。她的味觉和嗅觉消失了。

疾病对神经的损害仍挥之不去,她一直在接受物理治疗。她要靠15岁的女儿伊莎贝拉帮忙。

戴纳的身体可能变虚弱了,但她的梦想更远大了。她拥有一家按摩、健身和瑜伽中心,但她希望做更多事情。她表示希望获得东方医学方面的学位,以帮助他人。她考虑搬到一个欠发达国家的小镇上,为当地提供医疗服务。她无法想象回到以前那种生活。

已有近100万美国人死于新冠肺炎。我们中的许多人失去了父母、兄弟姐妹、朋友或同事。

在戴纳看来,关于自己的病情还有一个她无法回答的谜团:为何那么多人死去,她却能活下来?

她说:“我该怎么说?我有更多人为我祈祷。我能得到良好的医疗服务,这真的很幸运。我不知道。”

但戴纳说,她可以通过选择如何生活来部分回答该问题。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