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28 19:07:55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黄晋一
核心提示:文章称,今日俄罗斯电视台记者探访了一些生活在炸毁的建筑物和地下室中的平民,他们生活的这座城市在乌克兰发生的冲突中遭受重创。

参考消息网3月28日报道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3月21日发表题为《在废墟中生存:一座乌克兰声称不复存在的顿巴斯城市的生活》的文章,作者为斯捷潘·科斯捷茨基,全文摘编如下:

“上帝保佑你!”一位年长的沃尔诺瓦哈居民对即将离开的志愿者说。她和丈夫站在他们郊外住宅的前院门口,手里拿着刚刚送给他们的简单必需品,包括新鲜的面包、谷物、茶叶、咖啡和药品。几个小时后,在返程途中,志愿者的车会回到有电话信号的区域,记者将给这名老妇人在俄罗斯的亲属打电话,告诉他们她平安无事。这将是个好消息,因为在大概三周前沃尔诺瓦哈再次爆发冲突以来,那里一直没有通信服务。

“这里有人住”

这座城市大约位于马里乌波尔和顿涅茨克的中间,俄罗斯承认该地区属于“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简称DPR)。根据西方媒体和维基百科,它已经不复存在。

事实上,维基百科发布了“讣告”,称“沃尔诺瓦哈曾是乌克兰的一座小城,在2022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期间被毁,这座城市的人口为21441人”。

据当地消息人士说,基辅的军队在沃尔诺瓦哈郊区修建了大量军事防御工事。不过,长长的战壕和深深的防空洞完好无损,没有受到DPR的攻击。这似乎支持了乌克兰人退守该市的说法,或许是为了防止对手使用大炮或发动空袭。当然,这意味着该市的居民区在战斗中首当其冲。

我第一次到沃尔诺瓦哈时,道路上散落着倒下的树木和建筑物的碎片。在一些地方仍然躺着阵亡士兵的尸体,不时可以看到被摧毁的军事装备和被坦克碾压的平民汽车。随后几天,尸体被运走,道路被清理干净,被烧毁的坦克和装甲运兵车被移到路边。DPR的紧急情况部已经开始修复一些建筑,但工作量很大。

该市有大量民宅被烧毁或炸毁。到处都有弹片的痕迹。栅栏或窗玻璃仍然完好无损的住宅非常罕见。许多窗户用塑料或木板封住。经常在大门上看到用粉笔写着“这里有人住”。经常在街上遇到被遗弃的狗——既有大型的看门狗,也有昂贵的宠物犬。

地下室生活

住在宅院里的人可以点炉子取暖,从地窖中取食物,自力更生一段时间。但住在多层建筑——沃尔诺瓦哈有许多多层建筑——的人做不到这一点。

土路上仍然有未爆炸的地雷,去往城市另一端五层楼组成的街区只好绕来绕去。这些地雷目前用胶合板隔开,有红布标记,等待清理。

在其中一栋楼里,居民们正在尽力修复公寓的窗户,期待春天的到来。争夺这座城市的战斗让地下室无法居住。一组坦克炮火击中了楼房,有几层楼垮塌,地下室天花板坍塌。据讲述此事的瓦西里和弗拉基米尔说,向这栋楼开火的是一辆乌克兰坦克。

他们打开地下室,我们下到里面。日光通过坍塌的天花板照亮房间。一切都被混凝土灰尘覆盖,到处都是碎片。袭击时,居民及时赶到出口,没有人遇难,但有三人受伤。瓦西里说,这栋建筑是在3月11日凌晨遭到袭击的。前两次没击中,第三次命中,导致楼房被毁。弗拉基米尔说,炮弹来自青年旅社的方向。与住宅楼不同,青年旅社有一个储备充足的防空洞。乌克兰武装部队的军人把居民赶出来,自己占领了这栋楼,楼周围停了几辆坦克、装甲运兵车和悍马军车。

瓦西里说:“我们在街上摆了一个烤架,正在和孙辈烤肉时,两名乌克兰国民卫队队员经过,开始粗鲁地问我为什么不去打仗。我说,‘像我这样的年纪,怎么去打仗?在这里,在地下室里,有我的孩子和孙子。我必须离开他们去某个地方送死吗?为了什么?为了什么信念?’第二天我们就遭到了攻击。”

弗拉基米尔证实,乌军敌视当地民众。他说:“他们部队的一名指挥官夸口说,他是一名退伍军人,是所谓的‘反恐行动’(乌克兰在顿巴斯军事行动的正式名称)的英雄。他说,他们会留在这里。”瓦西里说,来到该市的DPR部队并不知道有人躲在地下室里,因为乌克兰方面报告,他们已经被疏散。与此同时,他声称,疏散实际上是不可能的,甚至是危险的。几乎没有人希望前往基辅控制的地区,乌克兰军队禁止他们前往顿巴斯的亲俄共和国。弗拉基米尔还说,乌克兰人故意炮击附近的一家医院,把人熏出来。

炸毁的医院

塔季扬娜陪我去了这家医院。她也在沃尔诺瓦哈生活了大半辈子。她指着医院被炮弹炸出的窟窿和布满弹片的沥青路说:“他们故意毁掉我们。他们需要土地。然后,看来不再需要这块土地了,他们就生气地打我们。”然后她带我去了太平间,这座小楼也满是弹孔,明显受损。门是开着的,我看到太平间里满是尸体,叠成两三层躺在楼道里。据塔季扬娜说,国民卫队抽走医院发电机中的柴油,因此所有依靠呼吸机的老人都死了。据称,乌克兰军方说,如果他们被亲俄部队赶走,他们不会在沃尔诺瓦哈“留下任何东西”。

我既不能证实也不能否认这些所谓的战争罪行的报道,但在同一天,我将这些罪行资料传递给了一个处理这些事件的公共组织的专家。第二天,专家们就记录了塔季扬娜和她的邻居以及医院工作人员的证词。在本文发表时,还没有得出具体的结论。

在医院门口的公园里有几棵高大的杉树。它们被弹片严重损坏。整个院子里散落着大大小小的云杉树枝。在路上,人们大多骑自行车。现在,这是这里的主要交通工具。塔季扬娜坚称,乌军蓄意袭击平民。她说:“你知道,整个沃尔诺瓦哈就是一场巨大的战争罪行。这些都是施虐狂。我不知道世界在看哪里,或者为什么它不想看到这个!”听到我们的谈话后,一位骑着苏联自行车带着一袋杂货的老人放慢了速度。他说,一名国民卫队巡逻队队员向他开枪只是为了好玩,没有确切原因。为了证实这一点,他指着自行车车架上的一个弹孔。他继续上路,我没来得及问他的名字。

临时安葬地

在距离其中一座建筑的入口处有几米远的地方有一座新坟。一个自制的十字架放置在花坛的正上方,上面刻着姓氏、首字母缩写和生卒日期。这是一名当地居民的临时安葬地。一枚炮弹击中了她所在公寓楼的燃气管道,她的公寓燃起大火。据她的邻居说,那个女人被彻底烧成了灰烬。只剩下她的头骨和脖子的一部分。人们决定将她的遗骸埋葬,而不是让遗骸躺在她的公寓里,直到战争结束。

她的一个邻居娜杰日达带我上到三楼,那里是死者的公寓,或者更准确地说,曾经的公寓。爆炸摧毁了大部分内墙,大火将居住空间化为灰烬。在地板上的碎片中,可以辨认出破碎的盘子,还能看到一个幸存的瓷俑——一个穿着长裤、留着额发的哥萨克人。下楼时,我看到其他很多公寓也被损坏了。所有的东西都被匆忙抛弃了。娜杰日达几乎哭着说:“生活在这里的是平民,没有士兵……现在每个人都住在地下室里。”

冲突仍继续

官方和志愿的人道主义特派团几乎每天都来沃尔诺瓦哈。但尽管有他们的帮助,初春的地下室还是很冷,所以志愿者们正在努力把病人、老人和孩子接出来。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的人道主义项目专门用一辆面包车把两名轮椅使用者从私人住宅中接走,送到顿涅茨克的一家医疗机构。志愿者们还把弗拉基米尔的父亲、81岁的阿纳托利从地下室里接走了。

阿纳托利带了一袋保暖的衣服和所需的药品。我们启程前往顿涅茨克郊区的一个村庄,他的妹妹和外甥女住在那里。把阿纳托利送到顿涅茨克郊区后,他的妹妹和外甥女喜极而泣,邀请我们喝茶,但在我们拒绝后,他们拿出了一份礼物:一只冻鸡。夕阳西下时传来消息:沃尔诺瓦哈很快将恢复电话通信,阿纳托利将能听到留在那里的亲属的消息。与此同时,顿涅茨克仍能听到炮火的隆隆声,马里乌波尔的城市战仍在继续,前线仍然让家庭支离破碎。

参考消息网3月28日报道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3月21日发表题为《在废墟中生存:一座乌克兰声称不复存在的顿巴斯城市的生活》的文章,作者为斯捷潘·科斯捷茨基,全文摘编如下:

“上帝保佑你!”一位年长的沃尔诺瓦哈居民对即将离开的志愿者说。她和丈夫站在他们郊外住宅的前院门口,手里拿着刚刚送给他们的简单必需品,包括新鲜的面包、谷物、茶叶、咖啡和药品。几个小时后,在返程途中,志愿者的车会回到有电话信号的区域,记者将给这名老妇人在俄罗斯的亲属打电话,告诉他们她平安无事。这将是个好消息,因为在大概三周前沃尔诺瓦哈再次爆发冲突以来,那里一直没有通信服务。

“这里有人住”

这座城市大约位于马里乌波尔和顿涅茨克的中间,俄罗斯承认该地区属于“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简称DPR)。根据西方媒体和维基百科,它已经不复存在。

事实上,维基百科发布了“讣告”,称“沃尔诺瓦哈曾是乌克兰的一座小城,在2022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期间被毁,这座城市的人口为21441人”。

据当地消息人士说,基辅的军队在沃尔诺瓦哈郊区修建了大量军事防御工事。不过,长长的战壕和深深的防空洞完好无损,没有受到DPR的攻击。这似乎支持了乌克兰人退守该市的说法,或许是为了防止对手使用大炮或发动空袭。当然,这意味着该市的居民区在战斗中首当其冲。

我第一次到沃尔诺瓦哈时,道路上散落着倒下的树木和建筑物的碎片。在一些地方仍然躺着阵亡士兵的尸体,不时可以看到被摧毁的军事装备和被坦克碾压的平民汽车。随后几天,尸体被运走,道路被清理干净,被烧毁的坦克和装甲运兵车被移到路边。DPR的紧急情况部已经开始修复一些建筑,但工作量很大。

该市有大量民宅被烧毁或炸毁。到处都有弹片的痕迹。栅栏或窗玻璃仍然完好无损的住宅非常罕见。许多窗户用塑料或木板封住。经常在大门上看到用粉笔写着“这里有人住”。经常在街上遇到被遗弃的狗——既有大型的看门狗,也有昂贵的宠物犬。

地下室生活

住在宅院里的人可以点炉子取暖,从地窖中取食物,自力更生一段时间。但住在多层建筑——沃尔诺瓦哈有许多多层建筑——的人做不到这一点。

土路上仍然有未爆炸的地雷,去往城市另一端五层楼组成的街区只好绕来绕去。这些地雷目前用胶合板隔开,有红布标记,等待清理。

在其中一栋楼里,居民们正在尽力修复公寓的窗户,期待春天的到来。争夺这座城市的战斗让地下室无法居住。一组坦克炮火击中了楼房,有几层楼垮塌,地下室天花板坍塌。据讲述此事的瓦西里和弗拉基米尔说,向这栋楼开火的是一辆乌克兰坦克。

他们打开地下室,我们下到里面。日光通过坍塌的天花板照亮房间。一切都被混凝土灰尘覆盖,到处都是碎片。袭击时,居民及时赶到出口,没有人遇难,但有三人受伤。瓦西里说,这栋建筑是在3月11日凌晨遭到袭击的。前两次没击中,第三次命中,导致楼房被毁。弗拉基米尔说,炮弹来自青年旅社的方向。与住宅楼不同,青年旅社有一个储备充足的防空洞。乌克兰武装部队的军人把居民赶出来,自己占领了这栋楼,楼周围停了几辆坦克、装甲运兵车和悍马军车。

瓦西里说:“我们在街上摆了一个烤架,正在和孙辈烤肉时,两名乌克兰国民卫队队员经过,开始粗鲁地问我为什么不去打仗。我说,‘像我这样的年纪,怎么去打仗?在这里,在地下室里,有我的孩子和孙子。我必须离开他们去某个地方送死吗?为了什么?为了什么信念?’第二天我们就遭到了攻击。”

弗拉基米尔证实,乌军敌视当地民众。他说:“他们部队的一名指挥官夸口说,他是一名退伍军人,是所谓的‘反恐行动’(乌克兰在顿巴斯军事行动的正式名称)的英雄。他说,他们会留在这里。”瓦西里说,来到该市的DPR部队并不知道有人躲在地下室里,因为乌克兰方面报告,他们已经被疏散。与此同时,他声称,疏散实际上是不可能的,甚至是危险的。几乎没有人希望前往基辅控制的地区,乌克兰军队禁止他们前往顿巴斯的亲俄共和国。弗拉基米尔还说,乌克兰人故意炮击附近的一家医院,把人熏出来。

炸毁的医院

塔季扬娜陪我去了这家医院。她也在沃尔诺瓦哈生活了大半辈子。她指着医院被炮弹炸出的窟窿和布满弹片的沥青路说:“他们故意毁掉我们。他们需要土地。然后,看来不再需要这块土地了,他们就生气地打我们。”然后她带我去了太平间,这座小楼也满是弹孔,明显受损。门是开着的,我看到太平间里满是尸体,叠成两三层躺在楼道里。据塔季扬娜说,国民卫队抽走医院发电机中的柴油,因此所有依靠呼吸机的老人都死了。据称,乌克兰军方说,如果他们被亲俄部队赶走,他们不会在沃尔诺瓦哈“留下任何东西”。

我既不能证实也不能否认这些所谓的战争罪行的报道,但在同一天,我将这些罪行资料传递给了一个处理这些事件的公共组织的专家。第二天,专家们就记录了塔季扬娜和她的邻居以及医院工作人员的证词。在本文发表时,还没有得出具体的结论。

在医院门口的公园里有几棵高大的杉树。它们被弹片严重损坏。整个院子里散落着大大小小的云杉树枝。在路上,人们大多骑自行车。现在,这是这里的主要交通工具。塔季扬娜坚称,乌军蓄意袭击平民。她说:“你知道,整个沃尔诺瓦哈就是一场巨大的战争罪行。这些都是施虐狂。我不知道世界在看哪里,或者为什么它不想看到这个!”听到我们的谈话后,一位骑着苏联自行车带着一袋杂货的老人放慢了速度。他说,一名国民卫队巡逻队队员向他开枪只是为了好玩,没有确切原因。为了证实这一点,他指着自行车车架上的一个弹孔。他继续上路,我没来得及问他的名字。

临时安葬地

在距离其中一座建筑的入口处有几米远的地方有一座新坟。一个自制的十字架放置在花坛的正上方,上面刻着姓氏、首字母缩写和生卒日期。这是一名当地居民的临时安葬地。一枚炮弹击中了她所在公寓楼的燃气管道,她的公寓燃起大火。据她的邻居说,那个女人被彻底烧成了灰烬。只剩下她的头骨和脖子的一部分。人们决定将她的遗骸埋葬,而不是让遗骸躺在她的公寓里,直到战争结束。

她的一个邻居娜杰日达带我上到三楼,那里是死者的公寓,或者更准确地说,曾经的公寓。爆炸摧毁了大部分内墙,大火将居住空间化为灰烬。在地板上的碎片中,可以辨认出破碎的盘子,还能看到一个幸存的瓷俑——一个穿着长裤、留着额发的哥萨克人。下楼时,我看到其他很多公寓也被损坏了。所有的东西都被匆忙抛弃了。娜杰日达几乎哭着说:“生活在这里的是平民,没有士兵……现在每个人都住在地下室里。”

冲突仍继续

官方和志愿的人道主义特派团几乎每天都来沃尔诺瓦哈。但尽管有他们的帮助,初春的地下室还是很冷,所以志愿者们正在努力把病人、老人和孩子接出来。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的人道主义项目专门用一辆面包车把两名轮椅使用者从私人住宅中接走,送到顿涅茨克的一家医疗机构。志愿者们还把弗拉基米尔的父亲、81岁的阿纳托利从地下室里接走了。

阿纳托利带了一袋保暖的衣服和所需的药品。我们启程前往顿涅茨克郊区的一个村庄,他的妹妹和外甥女住在那里。把阿纳托利送到顿涅茨克郊区后,他的妹妹和外甥女喜极而泣,邀请我们喝茶,但在我们拒绝后,他们拿出了一份礼物:一只冻鸡。夕阳西下时传来消息:沃尔诺瓦哈很快将恢复电话通信,阿纳托利将能听到留在那里的亲属的消息。与此同时,顿涅茨克仍能听到炮火的隆隆声,马里乌波尔的城市战仍在继续,前线仍然让家庭支离破碎。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更多新闻

参考人物|战火中的乌克兰铁路工人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新闻网2022-03-26

参考人物|普京“最好的欧盟盟友”

西班牙“世界秩序”网站2022-03-26

参考人物|普京的意大利“后援团”

德国新闻电视频道网站2022-03-26

参考人物|英国王室的独特幽默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新闻网2022-03-26

参考文苑 | 伦敦的文学之旅

西班牙《国家报》网站2022-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