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28 19:16:2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黄晋一

参考消息网3月28日报道 英国《新科学家》周刊3月26日发表题为《语言是如何进化的:一种新的想法表明,这只是一场游戏》的文章,作者为莫滕·H·克里斯蒂安森和尼克·沙特尔,全文摘编如下:

1769年1月16日午后,“奋进”号停靠在火地岛的好胜湾。当詹姆斯·库克船长和他的船员上岸时,他们遇到了一群土著居民,他们可能是豪什采猎部族。库克一方的两人走向前。很快,豪什的两个人也走上前,展示了小棍子,并把它们扔到一边。库克一方将此解读为表示和平意图。他们是对的:双方很快就互赠礼物并分享食物。尽管语言不通,并且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他们仍可以通过一场高风险的跨文化猜字游戏进行交流。

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会面临沟通挑战,在国外可能就会用手势来交流。然而,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很少会进一步思考语言——更不用说它的许多令人困惑的谜团了。声音如何传达含义?语言模式的复杂层次从何而来?为什么孩子们学习语言如此容易,而黑猩猩却几乎学不会呢?

我们认为,这些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答,因为科学家们一直在错误地研究语言。越来越多的研究削弱了流行的观点,即人类拥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以某种方式连接到我们的大脑、编码语法规则的语言能力。在我们的新书《语言游戏》中,我们认为语言根本不是规则。正如库克的遭遇所表明的,这是关于即兴发挥、自由和被理解的渴望,只受我们想象力的限制。这一激进的想法有助于解释那些长期存在的关于语言的谜团——以及语言是如何进化的,为什么它让人类与众不同。

语法化的渐进过程

几代人以来,科学家们一直试图了解语言规则是如何从生物学中衍生出来的。现代语言学的奠基人诺姆·乔姆斯基长期以来一直认为,语言是由一种以某种方式内置在我们基因和大脑中的“通用语法”支配的,个别语言的特定语法是这一通用蓝图的变体。

即使作为年轻的研究人员,我们也看到了几个怀疑语言起源于生物学看法的理由。首先,语言的变化比我们大脑进化的速度快得多。此外,进化没有预见性,所以我们在非洲的早期祖先不可能适应后来世界语言的惊人多样性。

如果语言不是来自生物学,那么它从哪里来呢?我们认为答案是文化:语言的进化就是文化的进化。我们认为,这也需要重新思考语言是如何运作的。这不是一场网球比赛,信息在大脑之间来回传递,大脑系统地提取信息。正如库克与豪什部族的会面所揭示的那样,人们通过合作逐步建立共识,即兴发挥,就像在猜字谜游戏中一样。如果我们是正确的,世界上大约7000种不同的语言是无数次重复这样的字谜游戏的结果。

当然,生物学仍在发挥作用。事实上,我们发现,将语言视为一个自我组织的进化系统是有用的——一个适应于特定生态环境的有机体:人脑。

但是,反复即兴的语言猜谜游戏怎么会产生语言的语法复杂性呢?研究语言如何随时间变化的语言学家发现了一个令人信服的取代乔姆斯基的通用语法的替代方案,从而提供了答案。今天的语法模式是通过一个被称为语法化的渐进过程产生的,在这个过程中,单词失去了意义,承担了纯粹的语法角色,而它们的发音往往被弱化,以便更容易说出来。随着语法化,语法模式就不需要植入我们的基因了,相反,它们在千百年间自发形成。

创造力的参与解读

还有一个问题是,你如何理解源源不断的语音——这是一项惊人的心理壮举,当你听到人们用一种你不懂的语言进行机关枪式的交谈时,这一点变得显而易见。

大脑面临着我们所称的“要么现在要么永远不会”的瓶颈:当语言流冲击时,你必须立即理解它。我们认为,大脑不是系统地分析它,而是在汹涌而来的新语言洪流被从记忆中抹去之前,使用组块——并行地将声音分组为音节和单词,将单词分组为短语,将短语分组为句子。即使这样,如果你仅仅依靠语言输入,你也不能指望从这种语言的冲击中得到很多信息。单词、短语和句子并不包含像乐高积木一样垒在一起明确定义的词组。正如斯坦福大学的心理语言学家赫伯特·克拉克所说,语言从根本上说是一种协作。仅仅分析语音是不够的。至关重要的是,人类还必须利用创造力和任何我们可以合作收集的关于过去交流的共同直觉、知识和记忆来实时解读它们。

如果语言是通过几代人即兴猜字游戏的文化进化磨炼出来的,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孩子们可以如此轻松地掌握母语。语言是一种交际工具,由人脑的局限性和能力决定。孩子们面临的挑战不是掌握一个复杂的语法系统,而是利用他们能从当前情况和过去经验中收集的任何线索,让自己了解并理解当下的其他人。成功的关键很简单:每个说话者都曾经是个孩子。因此,儿童必须学习的语言字谜模式是由大脑和身体相似的前几代语言使用者创造的。这就是语言易于学习和使用的原因。

我们的语言字谜观点似乎暗示着语言起源于手势。但声音也有非凡的模仿能力。关于语言起源于手势还是声音的争论仍在继续。我们的看法是,它的起源可能是多模式的,因为早期的沟通者会希望尽可能多地采用各种方式,为语言猜谜提供线索。

无数代的交流累积

语言的出现被描述为进化论中的七大转变之一。它改变了一切。它允许人类将知识和技能传授给后代,而不是注定要让每一代人都重新学习。它使我们能够创建复杂的协议网络,以支持我们的社会互动和群体,并制定道德和宗教准则,以帮助我们协调与他人的行动。没有语言,就不会有法律体系,就不会有有组织的贸易或金融,就不会有政治,也就不会有日积月累的科学或技术。

语言是我们最伟大的发明。没有它,我们的其他惊人成就将是不可想象的。然而,如果我们是正确的,人们所做的一切就是玩语言字谜游戏来传达他们的信息。每一场猜谜游戏都能以非凡和意想不到的方式塑造下一场,但从来没有任何计划创建一种沟通系统来彻底改变人类生活。语言是无数代人交流努力的累积成果,但也是偶然的。因此,语言的故事就是人类的故事。

如果语言就像一场字谜游戏,那么这就具有现实意义。单词、短语和句子只是交流的冰山一角。它们给出了理解意义的线索,但表象之下,是我们解读所说内容所必需的一系列其他东西,包括事实知识、文化和社会信息——如习俗、规范、惯例、价值观和潜规则——以及人际交往技能。

通过专注于这些表象之下的属性,我们可以成为更好的沟通者。

A 2 4

英国《新科学家》周刊3月26日一期封面。

参考消息网3月28日报道 英国《新科学家》周刊3月26日发表题为《语言是如何进化的:一种新的想法表明,这只是一场游戏》的文章,作者为莫滕·H·克里斯蒂安森和尼克·沙特尔,全文摘编如下:

1769年1月16日午后,“奋进”号停靠在火地岛的好胜湾。当詹姆斯·库克船长和他的船员上岸时,他们遇到了一群土著居民,他们可能是豪什采猎部族。库克一方的两人走向前。很快,豪什的两个人也走上前,展示了小棍子,并把它们扔到一边。库克一方将此解读为表示和平意图。他们是对的:双方很快就互赠礼物并分享食物。尽管语言不通,并且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他们仍可以通过一场高风险的跨文化猜字游戏进行交流。

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会面临沟通挑战,在国外可能就会用手势来交流。然而,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很少会进一步思考语言——更不用说它的许多令人困惑的谜团了。声音如何传达含义?语言模式的复杂层次从何而来?为什么孩子们学习语言如此容易,而黑猩猩却几乎学不会呢?

我们认为,这些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答,因为科学家们一直在错误地研究语言。越来越多的研究削弱了流行的观点,即人类拥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以某种方式连接到我们的大脑、编码语法规则的语言能力。在我们的新书《语言游戏》中,我们认为语言根本不是规则。正如库克的遭遇所表明的,这是关于即兴发挥、自由和被理解的渴望,只受我们想象力的限制。这一激进的想法有助于解释那些长期存在的关于语言的谜团——以及语言是如何进化的,为什么它让人类与众不同。

语法化的渐进过程

几代人以来,科学家们一直试图了解语言规则是如何从生物学中衍生出来的。现代语言学的奠基人诺姆·乔姆斯基长期以来一直认为,语言是由一种以某种方式内置在我们基因和大脑中的“通用语法”支配的,个别语言的特定语法是这一通用蓝图的变体。

即使作为年轻的研究人员,我们也看到了几个怀疑语言起源于生物学看法的理由。首先,语言的变化比我们大脑进化的速度快得多。此外,进化没有预见性,所以我们在非洲的早期祖先不可能适应后来世界语言的惊人多样性。

如果语言不是来自生物学,那么它从哪里来呢?我们认为答案是文化:语言的进化就是文化的进化。我们认为,这也需要重新思考语言是如何运作的。这不是一场网球比赛,信息在大脑之间来回传递,大脑系统地提取信息。正如库克与豪什部族的会面所揭示的那样,人们通过合作逐步建立共识,即兴发挥,就像在猜字谜游戏中一样。如果我们是正确的,世界上大约7000种不同的语言是无数次重复这样的字谜游戏的结果。

当然,生物学仍在发挥作用。事实上,我们发现,将语言视为一个自我组织的进化系统是有用的——一个适应于特定生态环境的有机体:人脑。

但是,反复即兴的语言猜谜游戏怎么会产生语言的语法复杂性呢?研究语言如何随时间变化的语言学家发现了一个令人信服的取代乔姆斯基的通用语法的替代方案,从而提供了答案。今天的语法模式是通过一个被称为语法化的渐进过程产生的,在这个过程中,单词失去了意义,承担了纯粹的语法角色,而它们的发音往往被弱化,以便更容易说出来。随着语法化,语法模式就不需要植入我们的基因了,相反,它们在千百年间自发形成。

创造力的参与解读

还有一个问题是,你如何理解源源不断的语音——这是一项惊人的心理壮举,当你听到人们用一种你不懂的语言进行机关枪式的交谈时,这一点变得显而易见。

大脑面临着我们所称的“要么现在要么永远不会”的瓶颈:当语言流冲击时,你必须立即理解它。我们认为,大脑不是系统地分析它,而是在汹涌而来的新语言洪流被从记忆中抹去之前,使用组块——并行地将声音分组为音节和单词,将单词分组为短语,将短语分组为句子。即使这样,如果你仅仅依靠语言输入,你也不能指望从这种语言的冲击中得到很多信息。单词、短语和句子并不包含像乐高积木一样垒在一起明确定义的词组。正如斯坦福大学的心理语言学家赫伯特·克拉克所说,语言从根本上说是一种协作。仅仅分析语音是不够的。至关重要的是,人类还必须利用创造力和任何我们可以合作收集的关于过去交流的共同直觉、知识和记忆来实时解读它们。

如果语言是通过几代人即兴猜字游戏的文化进化磨炼出来的,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孩子们可以如此轻松地掌握母语。语言是一种交际工具,由人脑的局限性和能力决定。孩子们面临的挑战不是掌握一个复杂的语法系统,而是利用他们能从当前情况和过去经验中收集的任何线索,让自己了解并理解当下的其他人。成功的关键很简单:每个说话者都曾经是个孩子。因此,儿童必须学习的语言字谜模式是由大脑和身体相似的前几代语言使用者创造的。这就是语言易于学习和使用的原因。

我们的语言字谜观点似乎暗示着语言起源于手势。但声音也有非凡的模仿能力。关于语言起源于手势还是声音的争论仍在继续。我们的看法是,它的起源可能是多模式的,因为早期的沟通者会希望尽可能多地采用各种方式,为语言猜谜提供线索。

无数代的交流累积

语言的出现被描述为进化论中的七大转变之一。它改变了一切。它允许人类将知识和技能传授给后代,而不是注定要让每一代人都重新学习。它使我们能够创建复杂的协议网络,以支持我们的社会互动和群体,并制定道德和宗教准则,以帮助我们协调与他人的行动。没有语言,就不会有法律体系,就不会有有组织的贸易或金融,就不会有政治,也就不会有日积月累的科学或技术。

语言是我们最伟大的发明。没有它,我们的其他惊人成就将是不可想象的。然而,如果我们是正确的,人们所做的一切就是玩语言字谜游戏来传达他们的信息。每一场猜谜游戏都能以非凡和意想不到的方式塑造下一场,但从来没有任何计划创建一种沟通系统来彻底改变人类生活。语言是无数代人交流努力的累积成果,但也是偶然的。因此,语言的故事就是人类的故事。

如果语言就像一场字谜游戏,那么这就具有现实意义。单词、短语和句子只是交流的冰山一角。它们给出了理解意义的线索,但表象之下,是我们解读所说内容所必需的一系列其他东西,包括事实知识、文化和社会信息——如习俗、规范、惯例、价值观和潜规则——以及人际交往技能。

通过专注于这些表象之下的属性,我们可以成为更好的沟通者。

A 2 4

英国《新科学家》周刊3月26日一期封面。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更多新闻

美媒观察:暴力袭击阴影下的美国亚裔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2022-03-26

参考人物|战火中的乌克兰铁路工人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新闻网2022-03-26

参考人物|普京“最好的欧盟盟友”

西班牙“世界秩序”网站2022-03-26

参考人物|普京的意大利“后援团”

德国新闻电视频道网站2022-03-26

参考人物|英国王室的独特幽默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新闻网2022-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