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12 16:44:32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郭庆娜
核心提示:文章称,马克龙一直想成为欧洲人的舵手,尤其是在法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庇护下,但他无法凭借他的战士姿态让欧洲人团结起来。

参考消息网4月12日报道 西班牙《世界报》网站9日发表题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战争中的欧盟失意舵手》的文章,全文摘编如下:

有时他被认为是冷漠和傲慢的,有时则被认为具有开创性和诱惑力。埃马纽埃尔·马克龙今天面对的法国与2017年的法国大为不同,当年他凭借“不带任何标签”的“标签”赢得了选举。他作为一位远离传统分类的政治领导人上台,站在与左翼和右翼等距的位置上。但在经历了以“黄马甲”抗议、新冠疫情的破坏和乌克兰战争为标志的充满社会危机的五年之后,他的施政一直在根据情况改变样貌。

欧盟“队长”形象坍塌

马克龙谋求继续执掌爱丽舍宫,但他投身选战的方式与第一次大为不同。五年前,这位前部长在首轮投票五个月前宣布有意参选,让人们吃了一惊。2022年,他直到最后才宣布正式参选,他并没有制造任何悬念:乌克兰战争迫使他推迟了竞选活动。

“马克龙向法国人展示了与五年前完全不同的形象。五年前,‘征服者埃马纽埃尔’凭借创新、突破和年轻胜出;这一次,‘被选中的马克龙’将依靠延续性、经验和地位谋求连任。”纪尧姆·塔巴尔在法国《费加罗报》发表的文章中写道。

马克龙竞选活动的很大一部分是基于他的总统履职的心得体会,得到了欧盟轮值主席国角色的放大效应,并围绕着俄乌冲突展开。

这位总统候选人试图将自己塑造成具有国际影响力和调解技巧的欧洲主义领导人。

当俄罗斯于2月24日“入侵”乌克兰时,马克龙警告他说,“入侵”是“一个严重的错误”。

在俄罗斯军事进攻的最初几天,沟通渠道仍然畅通,既向普京转达了西方关于结束冲突的要求,又保留了一条可进可退的道路。在此期间,马克龙不遗余力地调解冲突,成了处于战争边缘的欧盟的“队长”。

马克龙一直想成为欧洲人的舵手,尤其是在法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庇护下,但他无法凭借他的战士姿态让欧洲人团结起来。“战火在欧洲重燃。它将持续下去。”他在俄罗斯发动“入侵”两天后这样说。但他的外交失败也是欧盟的外交失败。欧盟看到了自己的地缘政治影响力是多么微弱。作为欧盟的伟大捍卫者,马克龙将提升欧盟地缘政治影响力作为自己的旗帜和成为国际政治家的理由。但默克尔的卸任让马克龙的欧盟领导力受到重创。他与默克尔曾有着良好的化学反应,并一同重新确立了法德轴心。

现在,战争正在考验法国作为一个大国的韧性。而且不仅是在乌克兰。马克龙领导下的法国也不得不在萨赫勒地区作出痛苦的决定,那里的情况并不顺利。在这个非洲地区,马克龙正在经历他的“阿富汗挫败”。马里新军政府的敌意已经驱逐了法国大使。在发起打击圣战恐怖主义的军事行动近十年后,法国已经宣布削减在该地区的驻军。

同样在这种国际背景下,法国作为北约成员的形象已经动摇,因为马克龙在2019年曾说该组织已经“脑死亡”。

“局外人”的“双空翻”

但是,还是让我们从头说起。

2017年入主爱丽舍宫使马克龙成为法兰西共和国最年轻的总统。由于他创建的政党“共和国前进”运动是新成立的,并且没有议会席位,因此他是在没有主要政党支持的情况下赢得大选的。他就此完成了了不起的“双空翻”。

马克龙于1977年出生于法国北部城市亚眠一个投身医学的家庭(他的父亲是神经病学教授,母亲是儿科医生)。他曾在一所耶稣教会学校读书,移居巴黎后读完高中。他在巴黎第十大学学习哲学,研究了黑格尔和马基雅维利的学说。25岁时成为法国著名哲学家和人类学家保罗·里克尔的助手。

他继续求学,进入了法国精英的跳板——巴黎政治学院和法国国家行政学院。2008年,马克龙成为罗斯柴尔德·希尔银行合伙人和投资银行家。从那里,他跃入了政坛。

在这“第三次人生”中,马克龙抛弃了哲学家和投资银行家的角色。2012年,奥朗德就任法国总统后,马克龙被任命为总统府副秘书长。2014年,奥朗德任命他为法国经济、工业和数字经济部长。在那期间,他留下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法案,并提出了一些有争议的改革计划,例如修改集体解雇规则和延长周日营业时间等。

2016年4月,马克龙创立了自己的政党,将自己塑造为欧洲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他自称是一个“局外人”“反体制者”,一个自下而上“重建”共和国的政治家。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