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12 16:58:56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郭庆娜
核心提示:她从政治素人成为法国极右翼领袖;她把创立者父亲从党内开除;她对普京保持沉默。在经过两次总统选举和政党更名后,她缩小与马克龙之间的差距,再次冲顶法国总统职位。

参考消息网4月12日报道 西班牙《世界报》网站4月9日发表文章《玛丽娜·勒庞,极右翼的炼金术士》,全文摘编如下:

1976年11月2日凌晨,玛丽娜·勒庞意识到自己的生活不普通。20公斤炸药在她家门前爆炸,那是一场针对法国极右翼领袖让-马里·勒庞的袭击。玛丽娜那时只有8岁。让-马里夫妇和他们的三个女儿安然无恙,只是被碎玻璃划了几道口子。

后来,在1988年,作为国民阵线创立者的让-马里强迫女儿陪他去停尸房;该党总书记让-皮埃尔·斯蒂尔布瓦刚刚死于一场车祸。这是玛丽娜·勒庞第一次看到尸体。“你为什么带我来?”她害怕地问道。“我不希望你看到的第一个死人是我。”让-马里回答。或许他的小女儿那时已经明白,她的父亲也不普通。

从律师到议员

玛丽娜·勒庞的生活与它看起来的样子完全不一样。首先,她本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玛丽昂,但在家里大家开始叫她玛丽娜,于是这名字就留下来了。她本也不打算掌控政党,她的大姐才是受过这方面训练的人。

大学毕业后,玛丽娜·勒庞开始在巴黎一家法院担任刑事辩护律师。在那里,这个将反对移民作为政党基石的人,必须要保护非法移民不被驱逐。她的客户之一是一个叫努尔丁·哈米迪的阿尔及利亚裔法国人,他从百货商场偷了一件毛衣、一块奶酪和一瓶啤酒。玛丽娜·勒庞曾担任他的律师多达六次。多年后,当被问及这段有讽刺意味的过往时,她说:“我看不出有什么矛盾。他们是人,不应该因为移民政策而责备他们。”

玛丽娜在24岁时完成了她的第一次竞选活动。那时,玛丽娜几乎不懂政治文化。1998年,29岁的玛丽娜作为地区议员获得了她的第一个政治任期。同年,她完全放弃了低薪的律师职业,转而领导国民阵线的法律部门。她靠这份工作每月赚约3万法郎,相当于6000欧元,而这是一份非全日制的工作。

从继承到摧毁

2002年,她参加了让-马里·勒庞的总统竞选,在该国历史上,极右翼首次进入第二轮投票。其余的政治组织呼吁大规模投票给希拉克,从而阻止勒庞。它们成功了。从那一刻起,在接下来的十年里,玛丽娜就单单痴迷于一个想法,那就是去除国民阵线的污名,使其脱离种族主义和反犹太主义形象。为此,她必须摧毁她的父亲。2011年她担任党的领导人,2015年将父亲开除党籍。

在经过两次总统选举和政党更名后——该党在2018年更名为“国民联盟”,以扩大选举基础——玛丽娜·勒庞在进入第一轮总统选举之际,缩小了与马克龙的差距,并拉大了与泽穆尔(被认为比勒庞更激进)的差距,支持率排在第二位(而且数周以来她的排名不可阻挡地上升)。

根据4月5日的民意调查,这位极右翼候选人与现任总统马克龙之间的差距仅为5个百分点,是迄今为止的最小差距。还不止于此。近期另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假如在这两个人之间进行第二轮投票,总统将获得51.5%的选票,勒庞则获得48.5%的选票。这是闻所未闻的情况。

从钦佩到谨慎

勒庞各种矛盾中最新的一个叫做弗拉基米尔·普京。

自从她占据国民阵线领导位置以来,对克里姆林宫的支持一直被认为是不容置疑的事实。2014年,俄罗斯通过公投“吞并”了克里米亚半岛,联合国和大多数西方国家都认为公投是非法的。然而,玛丽娜·勒庞表示,公投的结果“不容讨论”。

两周后,国民阵线与俄罗斯签署了200万欧元的贷款协议。据媒体披露,又过了六个月后,该党从一家捷克俄罗斯合资银行又获得了一笔900万欧元的贷款。

当被问及这一实质性经济支持时,玛丽娜·勒庞回答说,“由于得不到法国银行的回应,不得不寻求外国融资”。在几年前表达过对普京的“钦佩”的玛丽娜在俄乌战争开始后,不得不销毁了100万份选举宣传册,里面有一张她在普京身边的照片。

勒庞谴责了“侵略”,但没有谴责总统,并认为“当然”要出于“团结”而收容那些逃离这场战争的人。相反,在2015年,对于那些逃离叙利亚的人,她说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但也有人留下。”

大多数法国人并不关心这段对普京的“爱”的旧历史。

“玛丽娜·勒庞选择了谨慎,”让·饶勒斯基金会舆情观察部门主任安托万·布里斯蒂埃勒说,“法国人越是担心乌克兰的局势,泽穆尔在民调中的跌幅就越大,但这对勒庞的支持率没有影响。”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