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23 06:04: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帅蓉
核心提示:随着人们开始重返工作岗位,我们需要用人单位重新考虑关怀丧亲者的政策。我们需要向没有得到照拂的群体提供更好的身心健康支持。或许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记住,悲伤是生活中正常的一部分,它始终伴随我们左右。

参考消息网4月23日报道 (文/玛丽萨·勒妮·李)2008年2月28日,母亲倒在我怀里,在我从小长大的家中突然发病。我把她放平在地板上,知道已回天无力。几小时后,她被正式宣布死亡。妈妈是乳腺癌晚期,伴有多发性硬化症。2月的那天,病魔胜出,我发觉自己输了。

当时,我并未意识到我所熟悉的生活已经结束,新生活已然开始,这是没有母亲的生活。我再不能让她鼓励我去追寻梦想的工作,她再不能在我婚礼那天出现,而且10多年后,当我和丈夫失去尚在孕育中盼望已久的小生命时,她也再不能给我安慰。这只是少数几个重要的人生节点,不过如果你尝过失去的滋味,你会明白就算在最平常的时刻,我始终感觉到她的缺席,悲伤如同纸张割出的伤口——不会把人击垮,但足够锋利,迫使你承认自己失去的一切。

根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冠状病毒资料中心的数据,近100万美国人死于新冠疫情。成百上千万美国人试着、也被迫在失去亲人后去生活,他们正琢磨未来将要面对怎样的人生。亲人过世一个月甚至一两年后,这种将破碎的生活重新拼凑起来的过程并未结束;这是他们余生都要面对的一个持续不断的过程。悲伤是反复学习在失去后继续生活的心路历程。

有时,生活也许看上去在继续。由于疫情来了又走、走了又来,生活有时候看似比较“正常”。不过对悲伤中的人而言,即便比较正常的时候也不复往日心境。如果在疫情中失去了丈夫、孩子或父母,就不可能轻松体会疫情过后更加光明的未来。安葬母亲两周后,我回去工作。我决心以“继续前行”的形象示人,可是每天早上,当我踏上地铁站台阶,将列车抛在身后,开始朝办公室走去时,我的胸口如同被烈火灼烧。我耳朵里听到的全是自己心脏狂跳、血液翻涌的声音,我的手掌心冒汗,机械地迈着步子,走到我所在投行的地下室,在那里隐藏我每天发作的恐慌症和排山倒海的悲痛,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几个月。千万不要误以为回归“正常”生活就是痛苦的终结。

失去带来的痛苦永远不会彻底消退,在学着与悲伤共存的同时获得高质量的关怀是伤口愈合过程的重要一环。令人遗憾的是,许多伤痛存在于最没有能力应对它的人身上。在死于新冠病毒的人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穷人、有色人种、受教育程度较低人士或者退伍老兵。从统计学上讲,他们是与高质量身心保健最脱节的人群,而且与其他美国人相比,他们享受带薪休假、心理疏导或者托幼服务的可能性更低,而所有这些有助于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悲伤带来的重负。没有安全感,没有外界的支持,没有空间让你支离破碎并暴露自己的脆弱,你就无法充分释放自己的悲伤——也就无法痊愈。你需要人们正视你的失去。

我来自纽约,如果你开车在这座城市转上一两天,肯定会发现一些贴纸、指示牌甚至车牌上印着“永不忘记”字样。我们都知道这说的是“9·11”事件。我们的文化显然明白铭记、承认、纪念悲剧的重要性。我们必须为新冠病毒夺走的近100万生命做同样的事情。我们决不能简单地继续前行;而是必须问自己,如何去缅怀逝者?不仅对失去亲人的人而言,也对我们所有经历了这场集体创伤的人而言,该怎样去纪念并带来某种解脱感?

有些答案就在于我们如何对待彼此——在于牢记我们身边许多人在这场疫情中失去了亲人,在于真心实意地询问他们的近况,在于认真倾听他们的回答。我们需要感同身受、心存悲悯、胸怀善意。随着人们开始重返工作岗位,我们需要用人单位重新考虑关怀丧亲者的政策。我们需要向没有得到照拂的群体提供更好的身心健康支持。或许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记住,悲伤是生活中正常的一部分,它始终伴随我们左右。(李凤芹译自4月12日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原题为《悲伤,无处不在》)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更多新闻

参考人物|黄循财:新加坡新晋候任总理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2022-04-23

“流媒体一哥”奈飞用户流失为哪般?

美国沃克斯网站2022-04-21

参考人物|赢得波士顿马拉松冠军的“黑马”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新闻网2022-04-14

参考人物|藤子不二雄A:哆啦A梦的共同创造者

西班牙《阿贝赛报》网站2022-04-13

参考人物|玛丽娜·勒庞的几度转身

西班牙《世界报》网站2022-04-12

参考人物|泽穆尔:法国“零移民”的支持者

西班牙《世界报》网站2022-04-12

西媒看马克龙:身陷欧洲战争的失意舵手

西班牙《世界报》网站2022-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