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15 16:34:1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余诗泉

参考消息网7月15日报道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7月4日刊发林青霞写的一篇题为《手机》文章,全文摘编如下:

“啊!啊!啊……”一名女子跪坐在湖畔这样尖叫了至少两分钟,一双手向着眼前的湖水,在空气中作势要捞东西。除了身旁坐着一位气定神闲垂钓的女孩,再没有其他人。这个画面是不是很有电影感?

那名似疯非疯的女子就是在下,那钓鱼的女孩是咱家闺女。黄昏时刻,小女儿要钓鱼,老妈自告奋勇陪同,难得有机会跟女儿独处。女儿坐在反扣着的绿色塑胶桶上,把小帆布凳子让给我,她静静地把事先准备好的鱼饵虾子钩在鱼杆上。别人眼里的大明星,在女儿面前妈妈相就出来了,这钓鱼跟水温有啥关系,我愣是去试水温。我蹲下来,弯腰伸长了手,水都还没碰到,说时迟那时快,胸前挂着的小包包里的手机已经飞出去了,眼看那白色的手机在湖水里平躺着慢慢下沉,我除了大叫却什么也做不了。

R4

拿着手机的林青霞(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

回过神来,我问女儿iPhone防不防水,女儿冷静地说防水。我的希望又燃起来,这年头没了手机简直不能过日子,即刻请女儿打电话搬救兵。来人手拿一张大网,拉出卷尺,探测湖水的深度,拉了老半天都没停,怪怪!可真深。看着连在网上的棍子,来人摇摇头说不行,长度不够,恐怕他得潜下水才有可能找到。我见天色已黑,晚风凉飕飕袭来,叫他等明天有太阳时再说吧。女儿提醒我iPhone只能防水半小时,我只好望洋兴叹,接受失去手机的事实。

回到家,惋惜地跟二女儿诉说手机掉进湖里的经过,她即刻说:“跳下去抓啊!”“水这么冷,是手机重要,还是你妈的健康重要?”她竟然说:“当然是手机重要喽!”

说到丢手机,去年有一天,没事儿耍帅,把手机插在牛仔裤袋里,上车前摸了一摸,确定手机跟身。我和二女儿下车买好了衣服,一摸裤子口袋,电话不见了,到服装店找,没有;司机说车上也没有。几次拨打自己的手机都没人接。我六神无主,要去喝杯东西定定神。习惯了没事儿抓抓电话,看看时间,看看留言什么的,这会儿下意识地抓,老是抓空。

我若有所思地喝着饮料,女儿电话响了,听女儿的口气,知道有希望了。原来司机打我的电话号码,有人接了,说是在置地广场管理处。我和女儿匆匆忙忙赶去,女儿一边走一边问:“你带身份证没有?”我打趣地说:“我的大脸就是身份证。”她说:“现在人出门哪有不带身份证的。”

到达失物认领处,工作人员问了我几个问题,确定电话是我本人的,微笑着交给我。我珍惜地捧着手机,刚刚掉的魂全回来了,那失而复得的感觉真是太美好了。

时代进步得太快了,我们读书的年代,家里有一部电话,已经算是小康之家了,约同学见面,对方没来,就只有白等。台北火车站有一面专门给人留纸条的墙,整面墙都是纸条,那些约了见面的人没到,等的人临走前就在墙上留话。现在,人人一部手机,无论你在哪儿都能联络上,还会标明大家所在的位置。21世纪人类的生活方式,因为有了手机,已经翻天覆地地转变了,当初谁会想到有这样的一天。

手机变成现代人的躯壳,软件是灵魂,灵魂和躯壳合而为一,整个人才好像活了过来。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