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13 09:39:12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刁炜
核心提示:我想让人们明白,阿斯伯格综合征并不意味着你是什么外星人。

参考消息网8月13日报道 美国《新闻周刊》网站8月4日发表题为《我是一名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以下是大家对我的误解》的文章,作者是马修·肯斯洛。全文摘编如下:

在我过去27年的人生中,人们瞪我、嘲笑我、骂我,对我大喊大叫,尾随我、躲避我、在网上求我不要生孩子,因为这个世界不需要更多“怪胎”。

对交友有信心

我是一名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这是一种“轻度”自闭症。这意味着,在社交场合,我可能会看上去不舒服,因为我的头感觉一直在转。

我的专注力也存在障碍。阅读或整理想法等简单的任务可能需要比正常人花更长时间。

因为我的行为与别人不同,我相信,他们会认为我不适应社会。有一种误解是,自闭症患者将一事无成。但我是证明这种说法错误的若干患者之一。

我6岁时确诊阿斯伯格综合征。那时候,我语言表达困难,别人很难理解我在说什么。我分不清一些字母的发音,比如f和th,th和s。我学生时代一直在接受语言治疗,这帮助我克服了这个障碍。

在幼儿园,我有时理解不了为什么其他孩子觉得某些活动很有趣,比如玩玩具恐龙或假扮小狗。即便如此,有一天我跳出了舒适区,加入了那些扮狗的孩子。带头的小孩一开始欢迎我,但几天后,她对我说:“不!你不能跟我们玩!”也是在这一年,我路过秋千,班里的两个同学对我大喊:“马修,走开!你不是我们的朋友!”这两次经历令我终生难忘。

作为学前干预计划的一部分,我开始上特殊教育班。经过三年的观察,我在三年级终于可以和正常孩子一起上课了。但我仍然面临着严重歧视。他们骂我,对我做鬼脸,一个人甚至用手球打我的脸。

小学快结束时,我交了一些朋友,但我很少在校外和他们一起玩。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高中。我很害羞,但我也不想妨碍我的朋友。我的兴趣比较传统:我喜欢在家附近散步、玩拼图和棋类游戏。

到我高中毕业时,我已经交了很多朋友,但很少有人会邀请我跟他们一起去除了食堂以外的地方。他们对我很好,但我一直感到孤独。我总是感觉自己被遗忘了,但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经历了什么,因为我发现表达情绪很难。但从这时起,我对交友有了信心。

为梦想而奋斗

我发现,成年后交朋友更容易。我在社区大学、大学和集市上遇到了一些人。我仍然害羞,但这些年来我越来越有勇气了。我现在可以主动与人攀谈。

在过去几年里,我目睹了人们对自闭症的无知。有些人认为,我们没有感情,比如不会共情,或者我们讨厌社交。还有一些人认为,我们智力低下,没有幽默感,我们应该停止自我刺激行为,自闭症是父母教育不当引起的。

这些说法都不对,我就是活生生的证明。如果我智力低下,怎么可能获得两个科学学位?我一生中,朋友和老师都会为我的幽默感而大笑。没有我的母亲,就没有今天的我,因为她一直是我的头号支持者。我想让人们明白,阿斯伯格综合征并不意味着你是什么外星人。

关爱自闭症群体要从消除误解开始(新华社发)

关爱自闭症群体要从消除误解开始(新华社发)

由于我的走路和说话方式,以及我的相貌,人们会在公共场合盯着我看。我会设法掩饰,比如在没人看到的时候耸肩整理衣服。即便如此,当我出门时,人们还是会用困惑甚至愤怒的眼神来看我。有些人低着头快速从我身边走过,还有人会看着我,低声对同伴说些什么。

尽管我是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但我相信我过着充实的生活。我为自己大大小小的梦想奋斗:成为作家、杂耍演员、钢琴演奏家,拿到两个科学学位,成为专业的YouTube博主。

我现在是一名数学教师,我觉得在生活中找到了自己的激情和目标。绝大多数学生对我很友好,他们接纳并尊重我。我很感谢他们,因为并非所有人都能接受我。

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自闭症患者能够完成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历史上不乏这样的例子。可能有些日常工作对我们来说很困难,但也有些事对我们来说可能更容易。我们并非注定失败。只要下定决心,我们可以做任何事,无论可能遇到什么样的偏见。然而,如果人们能认可并接纳我们,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