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11 10:53:15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刁炜
核心提示:一年过去了,在美阿富汗难民仍未开始他们想要的新生活。

参考消息网9月11日报道 美国《国会山》日报网站8月29日刊登题为《一年过去了,来自阿富汗的难民在美国找到了庇护所,但生活无着》的文章,作者是丽贝卡·贝奇。全文摘编如下:

哈利斯·努里与美国政府有一个共同点:都没想到喀布尔会如此迅速地陷落。

在英国生活多年后,他于2021年4月返回阿富汗,准备在阿富汗财政部担任国际援助顾问。

但阿富汗政府的迅速瓦解永远改变了他的生活。

8月初,努里还在为新工作做准备,而到了8月中旬,他就被两个留着胡须、戴着头巾的亲戚夹在中间直奔机场。

约有8.5万名阿富汗人逃离阿富汗,来到美国,其中就有努里。

落差巨大

自从最后一趟撤离航班8月30日从哈米德·卡尔扎伊国际机场起飞以来,这些阿富汗撤离人员一直想要重新开始他们的生活。

许多人在海外的军事基地一待就是几个月,然后在美国境内的军事基地一待又是几个月——也就是说,在美军撤离阿富汗一年后,一些撤离人员仍处于寻找新工作、新住所、新学校和新生活的初期阶段。

许多人既面临离家之苦,又担心留在阿富汗的亲人。

赫亚是8月27日那天乘飞机离开阿富汗的,但他直到10月初才抵达美国。当时,他待在弗吉尼亚州的一个军事基地,直到12月。

他说:“这给了我一些思考人生的时间。我36岁了,我想我已经把所有问题都想清楚了。我曾经有一份不错的工作,漂亮的房子,有汽车,有家产。”

他现在的目标很卑微。他只想工作和养家糊口。他的梦想只是孩子有出息。

但难民的生活与他们想要的生活之间的落差是很难让一些人接受的。

努里几乎每天都听到这样的担忧。他现在是位于弗吉尼亚州的路德教会移民与难民服务组织旗下一个全由阿富汗人管理的办公室的负责人。这个办公室是在从阿富汗撤离几天后为应对大量难民涌入而成立的。

挣扎求生

在努里看来,显然许多撤离阿富汗的人从未能够完全摆脱求生模式。

“他们在所有事情上都苦苦挣扎。他们脑海中首先想到的就是房租,每月要付的房租。谁来买单?怎么能负担得起?然后是水电费。”

一些撤离人员竭尽全力去理解一个与他们的预想完全不同的美国。尽管美国很有钱,而且是一个著名的移民国家,但他们发现,美国向新移民提供的社会服务很少,而且往往预算有限,所以他们盼望着自己赶快走向自给自足。

食品券等援助还在发,但安置机构提供的许多服务仅能维持几个月。联邦政府为帮助新移民而提供的资金还有不到3个月就枯竭了,一些维持就业安置之类服务的拨款只够几个月了。这些安置机构提供的服务大多只覆盖到撤离人员在美国的第一年。

几名撤离人员说,他们在抵达时十分震惊地得知援助时间竟然这么短,而且没有专门针对阿富汗人的援助。

许多人沮丧地了解到,他们花了数年时间学习才拿到的证书——医学、工程学——在美国是无效的,而回到学校再去考证意味着背负数千美元的债务。

穆希布拉曾是阿富汗政府的一名高级官员,负责制定各种国家安全政策。现在他决心要攻读博士学位。

他还说:“政府精英、记者、教授——他们来到这里,(现在)却不得不在亚马逊打工,在利夫特开出租车。”他说,这违背了“我们的基因、灵魂和本心”。他说:“这哪叫生活。”

在这些挑战背后,还有许多难民竭尽全力应对离开阿富汗所带来的精神创伤。

喀布尔流离失所者营地里的孩子(新华社)

喀布尔流离失所者营地里的孩子(新华社)

努里每周为那些内心挣扎的阿富汗人组织心理帮助活动。他看到了从创伤后应激障碍到严重抑郁等各种事情发生。在最严重的情况下,他们必须聘请私人心理咨询师。

还有一些人仍与留在阿富汗的亲人保持着联系,在听到国内发生的一个又一个绝望的故事后担心他们的安全。

对许多人来说,他们不是撤离,只是家散了。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