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16 19:42:12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刘天霖
核心提示:在基地里,美国军人将关塔那摩湾称为一个岛,一个岛中岛,一个特殊的司法之地。维护宪法权利中心前负责人迈克尔·拉特纳谴责说,这是一个“法外之地”。

参考消息网9月16日报道 法国《回声报》网站近日刊登题为《关塔那摩,一座司法“岛中岛”》的文章,作者是韦罗妮克·勒比永。全文摘编如下:

清晨,当阳光从东北门(关塔那摩湾海军基地通往古巴大陆的唯一出入点,自从美古两国在1961年断绝外交关系后,这个大门便对基地人员关闭——本报注)一侧照射进来时,闪闪发光的铁丝网勾勒出了关塔那摩湾海军基地和“真正的古巴”——军人们如此称呼那个他们从未去过的地方——之间的界线。等太阳升到更高的地方,这些界线就消失在绵延不绝的山峦中。

在首批“敌方战斗人员”于2002年抵达关塔那摩20年后,名为“X射线”的第一个拘留营里已经长满了荒草,而执行军事司法的“司法营”区域看起来仍然是一个延续的临时性场所。

为了长久关押在“9·11”事件之后逮捕的数百名囚犯,美国有意选择了关塔那摩湾:该基地位于美国家门口(距离迈阿密的直线距离为800公里),却不在美国本土;位于一个共产主义国家境内,比起可能会抱怨的盟友,美国更容易无视前者的意见;比太平洋中央的关岛基地更近。“作为一个敌对国家的主权领土,它赋予了美国军事人员司法和外交豁免权。”《关塔那摩,一段美国历史》一书的作者乔纳森·汉森总结道。当时的美国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则称之为“最不差的地方”。

在基地里,美国军人仍将关塔那摩湾称为一个岛。一个岛中岛,一个特殊的司法之地。维护宪法权利中心前负责人迈克尔·拉特纳谴责说,这是一个“法外之地”。

然而,美国在关塔那摩湾的存在比现在的名声要早一个世纪。1903年12月10日正午,在海湾中央的“基萨奇号”两栖攻击舰上,上尉指挥官W·H·艾伦成为这个面积为115平方公里(比巴黎稍大一点)的美国海军基地的第一任指挥官。在数月之前,哈瓦那和华盛顿签署了一项协议,确定了美国在古巴东南部的存在,这是对刚刚将西班牙人赶出古巴的美国的战略补偿。

在这个基地,所有东西的“建造成本都高达四倍,建造时间则是10倍长”,一所耗资6500万美元的学校刚刚建成,为了接纳随父母来此的250名到300名孩子。

在华盛顿,美国政界人士仍在讨论关塔那摩的未来,前总统奥巴马未能关闭关塔那摩监狱,乔·拜登亦是小心翼翼地处理这个问题。去年12月,民主党参议员迪克·德宾主持了一场名为“关闭关塔那摩监狱:结束20年的不公正”的听证会,而他在8年前就组织过同一主题的听证会。他在开场白中抗议道:“关塔那摩的历史是一个步入歧途的国家的历史,一段正义一次次被推延、被拒绝的历史,不仅仅对于被监禁者如此,对于‘9·11’事件的受害者及其家属亦是如此。”

美国没有过多考虑就接受了转移囚犯而导致增加的人均成本——仍有1500名士兵被分派到拘留中心,现在这里只有36名囚犯(以前有780名)。无论如何,随着囚犯(其中大多数人从未被起诉)转移,人们对关塔那摩的关注逐渐减弱。非政府组织现在派年轻的法学毕业生参加“司法营”的听证会,让他们观摩这种奇怪的美式“无法无天”。

军事律师和民事律师的轮转也在加速。一位前军人说:“那些为了案件辩护来过一段时间——因为这很诱人——的大牌民事律师们都离开了。”《纽约时报》记者卡萝尔·罗森伯格是最后一位完整报道关塔那摩听证会、掌握着囚犯花名册、在国家档案馆寻找现在已经解密的照片的媒体代表。X射线营可能也会被以集体记忆的名义保存下来——有人曾说要摧毁它。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