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0-28 18:21:29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刘天霖

参考消息网10月28日报道(文/丽安农·露西·科斯利特)时间闪回国家分娩信托基金的课上。我问课程负责人艾莉森上厕所的问题:“你说我们不应该让他们处于无人看管的状态……那么坦白说,我到底要怎样才能去卫生间?”

现在过去了6个月,我终于明白,有时候你需要让宝宝哭一下,这样才能上厕所、泡杯茶、往嘴里塞个凉咖喱饺,同时追忆过去精心准备小午餐的时光。我曾经为此感到内疚。我老公4个月回去上班,当时碰巧宝宝突然需要不停玩乐,为此我也开始内疚,因为有时我会把宝宝放在摇椅上,让我自己可以看会儿书。

这种内疚从何而来?不是来自我自己的母亲,也不是我认识的任何年长女性,不是社交媒体上的网红,也不是育儿书籍。

研究让我断定,自己多少沾染了朱迪思·沃纳(美国畅销书作家——本网注)所说的“战火星球式育儿法”。换句话说,这种观念认为,做母亲应该是占据你全部生活的工作,你身份的所有其他方面都要为360度育儿而牺牲。这种要命的意识形态似乎始于上世纪90年代,在世纪之交达到狂热。如今,它通过社交媒体过滤后的野蛮版的依恋理论和温和的育儿哲学折磨着我们这一代人。

插图(视觉中国)

插图(视觉中国)

埃利亚娜·格拉泽(英国作家——本网注)称之为完美母亲膜拜,其他说法包括“精细育儿”或“尽心培养”。不管如何描述,都能归结成这样的信念:每时每刻都要有明显的教育或情感价值。我通过阅读了解到,这基本上是西方建构的想法,不仅对女性不利,也对儿童不利,应该允许孩子自己或通过与其他孩子玩耍来发现世界。

我没有完全从做母亲的内疚中解脱出来——这不可能——但过去两个月,我一直在有意识地少操心,于是开心多了。宝宝也更开心,因为他的母亲没那么焦虑了。那些主张“战火星球式育儿法”的人似乎从没考虑过母亲的心理健康。似乎没有人会承认,比起一瓶配方奶粉或让宝宝花一点点时间学习自主入睡,濒临崩溃的母亲会对孩子造成更大伤害。

如果你想知道我是如何成功戒除完美主义的,答案是我读了两份材料。首先是题为《亲子游戏多变性解析》的论文。其次是帕梅拉·德鲁克曼的《法国小孩不乱扔食物》,这本书有十年了,但能让人完全解脱。

法国女性在西方几乎是特立独行的,她们不接受这种强烈的完美主义。她们不会为了照看孩子而抛弃工作,不会在孩子需要什么的一瞬间冲过去,她们不会执着于各种“里程碑”。最重要的是,她们常常把自己放在第一位——我写到这点时都觉得震惊。

不幸的是,我们自己的儿童看护体系严重欠缺,但还是可以从法国的思维模式中借鉴很多。我真心觉得德鲁克曼保住了我的理智。现在,到了给宝宝喂奶的时间了。但首先,我要喂饱自己。(张熠柠译自10月10日英国《卫报》网站,原题为《我不再试图当完美妈妈,这真是巨大的解脱》)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