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01 19:46:23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刘天霖
核心提示:他曾于2003年至2010年担任两届总统,也曾在大选6个月前因“腐败”被判入狱,刚刚又以微弱优势击败极右翼的博索纳罗第三次担任总统,他是如何上演了今年来最出人意料的政治重生的?

参考消息网11月1日报道 “这次选举是两套国家方案的正面对抗,而今天只有一个赢家:巴西人民。这不是劳工党或我的胜利,而是为了民主而抛下党派和意识形态利益的广大民主运动的胜利。”卢拉·达席尔瓦在他作为巴西总统的第一场讲话中表示。

10月30日,卢拉(前中)在圣保罗参加庆祝活动。(新华社发:拉赫尔·帕特拉索摄)

10月30日,卢拉(前中)在圣保罗参加庆祝活动。(新华社发:拉赫尔·帕特拉索摄)

“他们想把我活埋,但今天我在这里”

左翼的卢拉将在巴西第三次上台,他在第二轮投票中以非常微弱的优势击败极右翼的博索纳罗,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新闻网称,这反映出巴西国内的巨大分化。

“他们想把我活埋,但今天我在这里,要在非常艰难的时局下治理这个国家,不过在人民的帮助下,我们将找到一条出路,让这个国家能够再次民主地生活。”这位劳工党领袖在圣保罗市的一家酒店表示。

他补充说:“从2023年1月1日起,我将为2.15亿巴西人,而不只是投票给我的人执政。我们是同一个巴西,同一个国家的人民,同一个伟大的国家。”

“没有人愿意生活在永久的战争状态中。这个国家的人民厌倦了视彼此如仇雠。是时候放下武器了。武器制造杀戮,而我们选择生活。”

他还就巴西的再工业化做出承诺:“我们将投资于绿色和数字经济,支持我们的企业家和创业者的创造力。我们还希望输出知识。”

“挑战是巨大的,必须全方位重建这个国家。我们需要重建这个国家的灵魂,对差异的尊重和对他人的爱。”他在这份试图向这个极端两极分化国家的所有人伸出手的声明中说。

“他没看一眼泰姬陵,一直在接见政要”

很少有人像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77岁,生于伯南布哥州)这样走遍世界各地,却没怎么看过酒店、官邸和办公室之外的风景。在他以巴西前总统的身份对印度进行访问时,他没有在官方行程之外保留片刻私人时间。“近年来,卢拉除了政治什么都没做。他没有利用任何旅行来参观任何景点。在印度,他甚至没有去看一眼泰姬陵。他一直在酒店接见政要,”西班牙《国家报》网站援引卢拉的传记作者兼朋友费尔南多·莫赖斯的话报道。十年来,莫赖斯一直追随着卢拉的脚步。

政治是推动这位务实的领导人不断前行的燃料。他刚刚上演了近年来最出人意料的政治重生。30日,他第三次当选拉丁美洲第一大国的总统。他曾于2003年至2010年担任两届总统。

今天的情景在四年前只会是一种妄想,当时这位从冶金工人成为工会领袖并创建劳工党的领导人,实际上已是一具“政治尸体”。在大选6个月前因腐败被判入狱,他甚至连投票的权利都没有。而最终,67岁的极右翼政客雅伊尔·博索纳罗赢得了大选。

卢拉于2003年走入了史册,当时他成为第一个(迄今为止也是唯一)领导这个以阶层分化和不平等突出而闻名的国家的工人。对于他的一部分同胞来说,他是使千百万人摆脱贫困并给他们带来从前难以想象的机会的英雄。对于另一些人来说,他是巴西石油公司腐败案中侵吞公共资金的团伙头目(尽管腐败定罪已被撤销)。他总是坚称自己的清白和对司法公正的信心。

30多年来,他一直是巴西政治的核心人物。无论好坏,几乎所有事情都围绕着他。几乎没有人怀疑他是一位老练的谈判者,而且魅力四射、善解人意、机智且善于讲故事。据他的传记作者莫赖斯说,在学校读书时,卢拉的口头和书面表达能力已经十分突出,尽管他不是一个成绩很好的学生。

劳工党是巴西最稳固的政党,但它已不再是卢拉鼎盛时期的那种强大选举机器。自2016年迪尔玛·罗塞夫被弹劾以来,劳工党的实力一直在减弱。劳工党及其盟友控制着五个州级行政区,全都在最贫穷的地区。劳工党的议会团体是巴西最大的议会团体之一,拥有56个席位,但未能将自己确立为博索纳罗主义的强大反对者。而卢拉在获释后,担负起了这一角色。

“在穷苦人和国王间,穿梭自如的政治家”

他在竞选演讲中多次提到他的母亲。这个不识字的严肃女人在摆脱一个虐待她的丈夫后成功抚养了七个孩子。而当记者问起他的竞选支出上限时,卢拉通常会转移话题,说他学会打理钱财完全要归功于这位贫困家庭的主妇。经济界担心他会采取激进措施,但事实证明他相当正统,尽管他实施了更公平的收入分配政策:在卢拉治下的进步主义政府时期,巴西人的平均收入增长大幅跑赢了通货膨胀。根据劳工党的数据,最贫穷民众的收入增幅达到84%。

对于最需要帮助的巴西人来说,卢拉是他们中间的一员,因为他深知苦难的滋味。他出生在伯南布哥州一个饱受贫困干旱蹂躏的小地方。1952年,他7岁时与母亲和兄弟姐妹一起乘坐面包车,花了13天,才从偏远地区迁徙到繁荣的圣保罗。

卢拉喜欢在作决策之前听取许多人的意见。他很善于处理模棱两可的问题,并且是一位在穷苦人、银行家和国王之间穿梭自如而又不会看起来像个滑头的政治家。莫赖斯强调说,他具有“多重人格”。他还强调了卢拉不记仇的“能力”。“他比我认识的大多数人都更有能力与以前的敌人结盟。”莫赖斯谈到他的这位朋友时说。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