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04 17:50:34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余诗泉
核心提示:当前的能源危机引发化石能源需求量冲高,或许最终也有助于加快向清洁能源转型。人们很容易对气候变化政策持悲观态度,但未来或许还存在乐观的空间。

参考消息网11月4日报道 英国《新科学家》周刊10月29日发表题为《第27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召开在即:全球气候变化目标完成得怎样,未来有何期待》的文章,作者是迈克尔·勒·佩奇。全文摘编如下:

全球变暖的危险从未以如此骇人的方式明明白白地表现出来。然而,就全球行动而言,我们在许多方面正在倒退。一年前,在英国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COP26)上所做的关键承诺迟迟没有兑现。几乎没有理由希望下个月在埃及沙姆沙伊赫举行的第27次缔约方大会(COP27)会带来很大变化。

但还是能看到部分振奋人心的迹象:可再生能源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经济竞争力,电动汽车逐渐畅销。即使当前的能源危机引发今年化石能源需求量冲高,或许最终也有助于加快向清洁能源转型。虽然人们很容易对气候变化政策持悲观态度,但未来是否还存在乐观的空间?

理想与行动的鸿沟

COP27即将召开,要了解气候变化政策的现状,回溯到2015年的《巴黎气候协定》会有些帮助。该协定设定了以下目标:将全球变暖幅度控制在不超过工业化前气温的2摄氏度范围内——最好是1.5摄氏度。

各国没有做到的是就实现这一目标所需采取的减排行动作出承诺。它们也无须承诺,因为根据该协定,是由每个国家各自决定将在2030年前采取什么措施来应对气候变化。这种自愿计划被称为“国家自主决定贡献方案”。

理想与承诺之间存在巨大鸿沟,更不用说理想与行动之间的鸿沟了。这种鸿沟原本要通过“棘轮机制”来弥合,也就是各国应定期上调目标,提交加强版的国家自主决定贡献方案。第一轮上调本应在COP26召开之前,但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大会推迟一年。

作为评估气候政策和计划影响的独立组织,“气候行动追踪”组织说,在《巴黎气候协定》达成前,到2100年全球气温将上升3.6摄氏度,考虑到如今实施的政策,到2100年将升温约2.7摄氏度——误差为1摄氏度上下;如果各国全面落实国家自主决定贡献方案,到2100年将升温2.4摄氏度左右。

因此,一方面,巴黎气候大会以来确实取得一些进展,可能将升温幅度缩减了1摄氏度;但另一方面,“气候行动追踪”组织在COP26期间表示,要想将全球变暖幅度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当前政策和计划“力度不足”。事实上,未来五年全球气温的平均升高幅度可能短暂超过1.5摄氏度,而在21世纪30年代的某一时刻,温度升高或许永久性超过这一幅度。

为兑现1.5摄氏度的目标,在COP26上达成的《格拉斯哥气候协议》呼吁各国在COP27召开前,提交加强版的国家自主决定贡献方案。最后期限是9月23日,但在此之前只有23个国家提交了更新方案。

“气候行动追踪”组织称,事实上,没有一个国家的自主决定贡献方案符合1.5摄氏度目标的要求。

埃及外长萨迈赫·舒凯里9月19日在视频声明中承认:“遗憾的是,人们越来越感到与巴黎协定的目标渐行渐远。”COP27将由舒凯里主持,他在视频中呼吁各国更加迅速果断地行动。

错误应对能源危机

一些国家在气候目标上倒退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俄乌战争引发的能源危机。

德国“新气候”研究所的尼克拉斯·赫内说,面临天然气短缺的国家有三种选择:减少能源使用量、加速可再生能源项目或寻找化石燃料的替代来源。他说,这些都是必要的,但目前重点几乎完全放在化石燃料上。“很多事情都在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赫内说,“出现了寻找新化石燃料的淘金热。”

欧洲国家一直从世界各地购买煤炭来替代天然气发电,煤炭发电的碳排放量更高。一些原本要关闭的火电厂将继续运营,而一些刚刚关闭的火电厂已经恢复运营。

欧洲国家替代俄罗斯天然气的另一种方式是,从美国和卡塔尔等国通过船只而不是管道进口液化天然气。世界各地都在规划和建设新基础设施,用于压缩和出口液化天然气,以及将进口的液化天然气重新气化。

据报道,德国正在就为期数十年的合同谈判。“如果所有这些基础设施都建成并投入使用,我们将无法实现1.5摄氏度的目标。”赫内说,“这一点很清楚。”

很多国家还推出计划,帮助民众和企业应对能源价格的急剧上涨。但在这方面,大多数政府仍然是支持现状,而不是加速向绿色经济转型。赫内认为,帮助支付能源账单的政策应针对低收入人群。他还认为,保护较富裕群体免受能源价格上涨的影响,会削弱他们采取以下行动的动力:减少能源使用,比如调低暖气温度;投资节能措施,比如安装隔温设施。

因此,当前应对能源危机的举措错失了机会。英国独立气候变化智库“第三代环保主义研究所”的汤姆·埃文斯说:“各国政府并没有普遍认识到,以更大力度加倍投入可再生能源、投入提高能效,才真正是走出这场危机的最佳途径。”

发展清洁能源的契机

或许能源危机最终会带来化石燃料使用量减少并推动气候行动。毕竟,能源危机赤裸裸地提醒我们,依赖不可持续的化石能源有多危险。正如国际能源署署长法提赫·比罗尔9月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撰文所说:“冬天过去就是春天。上世纪70年代的石油危机促成能源效率、核能、太阳能和风能等领域取得重大进展。今天的危机可以产生类似影响,有助于加快转向更清洁、更安全的能源未来。”

欧盟目前正就一系列政策谈判,旨在实现到2030年较1990年减排55%的目标。为应对当前危机,其中一些政策制定得更加雄心勃勃,现在可能会超出上述目标。这应该能让欧盟加强其国家自主决定贡献方案,尽管不是在COP27之前。

此外还有推广电动汽车,其进度要比大约10年前预想的快得多。现在很多国家计划停止出售内燃机新车,比如挪威计划在2025年停售。

也许保持乐观的最大原因是,过去10年左右,可再生能源已经从贵得令人望而却步,变成很多情况下最廉价的能源。

“清洁技术的成本已大幅降低,而且还在继续降低。”埃文斯说,“到目前为止,几乎在所有地方可再生能源都是最廉价的能源。”

现在风能和太阳能占全球电力增长的75%,而2008年只有20%。但这还远远不够:我们需要低碳能源取代化石燃料,即使在全球能源消耗增加的情况下都能让化石燃料的使用量减少。不过,这一转折点越来越近。埃文斯说:“可再生能源的经济竞争力令人难以置信,而且将继续如此。”

这意味着当前开采更多化石燃料、新建更多化石燃料基础设施的热潮很可能只是暂时现象。赫内认为,其实目前规划中的化石燃料基础设施有一大部分永远不会动工或使用,尤其是火电厂。他说:“运营火电厂不可能划算。”

很多人希望我们正接近一个经济、社会和政治的拐点,过了这个拐点,脱碳步伐将大大加快。加拿大蒙特利尔康科迪亚大学的戴蒙·马修斯认为,拐点还没到来,但随着可再生能源成本下降、全球变暖的骇人后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明显,政界人士可能会鼓起勇气,采取前所未有的雄心勃勃的行动。

“政治和社会变革的运转方式是一连串的量变,然后出现质变。”马修斯说,“总有某个时刻,我们会迎来质变。”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