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04 21:46:04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刘天霖

参考消息网11月4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近日发表题为《重读二战》的文章,介绍了四本关于二战历史的新书。全文编译如下:

讲述一位高级指挥官如何指挥战争的优秀作品在书架上永远有一席之地。资深海军历史学家克雷格·西蒙兹的新作《战争中的尼米兹:从珍珠港到东京湾》就是这样一本书。

西蒙兹聚焦切斯特·尼米兹上将的一些显著特点。

首先,尼米兹具备一种令人羡慕的能力,可以冷静耐心地和各种人共事。日本偷袭珍珠港事件发生数周后,他到珍珠港担任指挥官,对司令部惶恐的工作人员说:“我完全信任你们的能力和判断力。”然后,他跟每个人握手。

他还有权衡模糊数据的能力,这大概使他克服谨慎的天性去冒一些险。1942年,他在珊瑚海和中途岛附近的“赌博”都取得成功,打赢了两场重要的海战。

战时似乎流行这种思维方式。地球另一端,詹姆斯·加文在第一场战斗前思索死亡。他在战时日记中写道:“我将承担可以预计的风险。”加文是那个时代最有趣的陆军将领之一。他在孤儿院生活过一段时间,八年级辍学,入伍后通过努力学习进入西点军校,36岁升任准将。

《战争中的加文:詹姆斯·加文中将的二战日记》就像一幅生动的自画像。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他对战友和自己的军队持怀疑态度。他在1945年写道:“我们的炮兵很了不起,空军也不错。但步兵糟透了。每个人都希望活到老年。”

那些可怜的步兵很可能不同意。在《一名机枪手的战争:在二战中跟随第一步兵师从诺曼底直至胜利》这本新书中,欧内斯特·安德鲁斯讲述了自己如何作为一个不知名的步兵努力战斗并生存下来。

1944年6月6日,从田纳西州查塔努加高中毕业仅一年的安德鲁斯准备在奥马哈海滩登陆:这是盟军登陆法国的行动之一。他在诺曼底登陆的第一天,就看到两名背着重负的士兵试图从船上爬下来,结果却落入波涛汹涌的大海,其中一人再也没出来。

出乎意料的是,他经历的最艰苦战斗不是在诺曼底,而是在后来部队逼近德国的时候。在一个雷电交加的战斗之夜,一道闪电突然照亮两名德国士兵,他们就在6英尺(约合1.8米)开外,正准备杀死他。他开枪把两人都打死了。天亮时分,他转过身,看到身后的水泥墙有数百个小弹坑,都是敌人向他发射的子弹。

一次战斗结束后,安德鲁斯注意到一名从前线押送过来的新俘虏。安德鲁斯羡慕这个人:“看着他作为战俘被带到后方,我心想,他多幸运啊,再也不用打仗了。”

这个德国俘虏大概是二战期间被俘的2000万军人当中比较幸运的人之一。他们被囚禁的关键事实是:不同的地方,情况相差很大。

正如英国谢菲尔德大学历史学荣誉教授鲍勃·穆尔在《战俘:欧洲(1939-1956)》中描述的,当战俘的最佳地点是加拿大,那里的德国军人有啤酒厅、足球场和藏书丰富的图书馆。一项医学调查发现,在某个加拿大战俘营,战俘们10个月平均增重5.4公斤。

穆尔的叙述完整但枯燥,这在处理被一些影片(尤其是《大逃亡》和《战地军魂》等影片)浪漫化了的战俘营时反而是好事。他引用的数字令人难以置信。在二战期间德军俘虏的570万红军中,有330万人在囚禁中死亡。

因此,事实再次证明,二战确实还有更多值得说的内容。不幸的是,许多内容都强化了一个惨痛教训:人类相互虐待的方式难以尽数。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