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17 15:17:06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刘天霖

参考消息网11月17日报道 (文/坦普尔·葛兰汀)

你向一个孩子提出的最无用的问题之一是,你长大后想做什么?较有用的问题是:你擅长什么?但学校没有给孩子们足够的机会去寻找答案。

作为一名畜牧学教授,我有大量机会观察年轻人是如何在我们的教育体系中成长起来、开展进一步研究并进入职场的。作为一名视觉化思考的自闭症患者,我经常思考教育为何不能满足我们形形色色头脑的需要。我们正将学生置于一套一刀切的课程中,而不是培养我们国家需要的建筑工、工程师和发明家。

1

回到我上学的上世纪60年代,劳技课是我一天中的重头戏。木制工作台以及钉板上整整齐齐挂成一排的手弓锯、锤子、钳子、螺丝刀和打蛋器仍历历在目。我也喜欢家政。虽然我是个假小子,但我喜欢做各种各样的手工。我如今还在使用那时学的刺绣、缝纫和测量原料等技能。

如果你是上世纪90年代或更晚上的公立学校,你可能不记得有这些课程。这些课程从那时开始被取消了。

学生需要更多地接触日常事物的运转方式以及制造这些东西的方式。在数学教学中,这一点最为明显,我们坚持一种刻板的方法:这种方法奖励那些“懂了”的人,而给其他人——包括那些拥有我们未来最迫切需要的那种头脑的人——带来一种深深的失败感。

我4岁才开口说话,8岁才开始阅读,此后才开始接受大量语音辅导。世界不是通过句法和语法来到我身边的,而是通过图片,一系列相关可视教具,就像我在浏览谷歌图片或在Instagram和TikTok上看视频一样。

我在低年级学习的传统算术对我是有意义的,因为我可以把它与现实世界的事物联系起来。后来,当我学习如何设计时,算出圆面积对确定液压缸和气缸的大小等实际任务至关重要。例如,我可以通过将悬索桥上的缆绳可视化来做三角函数。但代数不是。

10年前,政治学家安德鲁·哈克撰写的文章《代数是必要的吗?》犹如一枚重磅炸弹落在教育界。哈克抨击学校对代数的坚持不懈,指出在学校教的数学与人们在工作中使用的数学完全不同。哈克写道:“让数学成为必修课阻碍我们发现和培养年轻人才。为了保持严谨性,我们实际上正在消耗我们的人才池。”

他并不主张放弃基本技能或数量方面的技能,我也不主张放弃。数学是重要的。但存在不同种类的数学、不同种类的学习者以及不同种类的现实世界应用。问题在于,哪些将帮助学生沿着其职业道路走下去。

尽管我在学校中历经挣扎,但我对自己所受的教育心存感激。我的成功离不开一块又一块基石。没有什么是轻易或很快就获得的。首先,是学习如何阅读这项艰苦工作。然后,是不想离家去寄宿学校,但在那里,我发现门向我打开了。我照顾马厩和马匹,得到的奖励是骑马,这巩固了我对动物的终身热爱。一位理科教师凭直觉认为,我的思维方式与其他人不同,他让我做一些在视觉上具有挑战性的科学实验,比如建造一座艾姆斯小屋——一个制造错觉、让人觉得尺寸相同的物体大小不同的房间。

珍视我看待世界的不同方式,因为它造就了我。

没有两个人有同样的智力,连同卵双胞胎都没有。然而,我们仍坚持以同样的方式对人们进行测试和教育。我们不需要美国人在代数本身方面表现得更好。我们需要能够建设和维修基础设施、彻底改革能源和农业、研发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子孙后代。我们需要在成长过程中充满想象力的孩子去想出应对大流行病和气候变化的办法。如果学校辜负了他们,也就辜负了我们所有人。(裘芳译自10月6日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原题为《反对代数》)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