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17 15:59:16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余诗泉
核心提示:她如何被邀请到清朝宫廷为当时中国最著名的女人画像?这幅令人惊叹的肖像画又是怎样绘成的?

参考消息网11月17日报道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0月9日发表题为《为慈禧太后绘制第一幅肖像的美国女画家以及那幅著名画像的故事》的文章,作者是保罗·弗伦奇。文章摘编如下:

1903年一个温暖的夏日。上午11时,38岁的女画家凯瑟琳·奥古丝塔·卡尔被领进了北京西郊颐和园的正殿。

67岁的慈禧太后——她当时已经对中国实施了40多年的实际掌管——在御前一等女官兼翻译德龄公主的陪同下进入殿中。德龄是一位驻外公使之女,曾在欧洲和美国居住过。

身穿礼服的慈禧在侍从太监的搀扶下坐上御座,与此同时宫女们为她整理衣服和头饰,卡尔则在准备自己的画架,她身旁的桌子上放着颜料、画笔、旧布、松脂、调色刀以及肖像画师职业所需的其他全部工具。

落座停当,两个女人隔着大殿互相打量对方。太后点了点头,女画家在空白画布上画下她的第一笔。

在漫长的9个月里,这位画家会尝试绘制多幅肖像。主要的那幅真人大小画像会成为1904年密苏里州圣路易斯世界博览会美术展厅中的唯一中国展品,并会在展会结束后赠送给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

今天,这幅画像悬挂在华盛顿的史密森学会博物馆中。但是,一名美国画家如何被邀请到清朝宫廷为中国最著名和最深居简出的女人画像的故事,却并非那么广为人知。

拿笔时“手不停颤抖”

美国驻华公使埃德温·康格的夫人听说卡尔正在上海探望她当时在中国海关任职的哥哥,并且了解到她是一位声名鹊起的肖像画家。康格夫人也知道,当时还没有慈禧的任何画像或照片。美国和欧洲的报纸习惯性地把这位先皇遗孀描绘成阴险的巫婆或是作威作福的悍妇。

康格夫人产生了说服慈禧太后让人为她画像的念头,并设想曾在田纳西女子学院学习绘画、后又去巴黎留学的卡尔会是理想的画师人选。她擅长肖像画,曾在伦敦、巴黎和芝加哥办过画展。或许最为重要的是,她本人当时已在中国。

官僚机构的轮子转动得很慢,但在查阅了黄历后,卡尔被告知要在1903年8月5日出现在颐和园,并准备好在上午11时开始画画。她同意了,并启程前往北京。

慈禧挑选的礼服采用的是御用明黄色绸缎面料,上面绣有紫藤图案,并镶上了珍珠和玉扣。太后胸前戴了一串18颗大珍珠的珠串,脖子上围了一条镶有黄金和珍珠的围巾。

她的黑发从中间分开并围成盘状,头上戴着满族传统头饰大拉翅,上面装饰了花卉、宝石和珍珠串成的流苏。手上佩戴了玉镯、戒指和指套。慈禧坐在坐垫上,脚上是鞋底厚6英寸的花盆底鞋。

当大殿里的85个座钟齐声响起,一起宣告预定开始作画的时间11点钟终于到来时,卡尔跳了起来。她回忆说,当她举起炭笔时,“我的双手不停颤抖!”

大太监李莲英、德龄公主和康格夫人在一旁殷勤地等候。慈禧两眼直视画家。卡尔最初的任务是勾勒出太后全身的草图,并试着画出一定的面貌细节。几小时后,慈禧走下御座,宣布一天工作的结束。她检查了卡尔的作品,不予置评,但邀请画家住下,这样她们就可以在闲暇时随时可以坐下画。卡尔认为这是一个积极的回应。

她的住所在正殿旁,包括两个起居室,一个餐厅和一个卧室,都装饰着中国艺术品和书法卷轴。为方便这位美国人,房间里还配了一张带有丝质靠垫的西式沙发。

次日早上5点被叫醒时,卡尔发现太后是个喜欢早起的人。她用过早餐便开始了第二天的绘制工作。

太后通过翻译问卡尔是否“准备好了”,还给了她一杯茶。她们开始画,仅仅一小时后,慈禧就宣布结束上午的工作。

她用了午餐,小睡了一会儿,然后坐到卡尔面前让她画了一小时。她再次检查了卡尔的作品,看起来很满意。

从颐和园到紫禁城

第一幅肖像慢慢接近完成。这样的日程让卡尔有充足的时间去探索颐和园及其周围地区。几个星期过去,人们开始熟悉起来。有时慈禧会休息一下,命令太监为她们唱歌。她邀请卡尔和她一起登上皇家驳船,穿过拱桥游览昆明湖。她还被邀与太后和她的许多狗(主要是中国哈巴狗)一起散步,或在大果园采摘苹果。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慈禧太后的每一天都是在坐到卡尔面前让她画像、起身去处理国家大事、一个人用午餐或是饭后小憩等场景之间切换。卡尔不能走远,因为慈禧可能会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突然回来,让她继续为自己画像。

每天,当慈禧最后一次离开正殿时,卡尔的所有绘画工具都被收起来存放到一个上锁的房间里。画布上盖上一个特制的罩子以保护画作。尽管尚未完工,但用李莲英的话说,画像已经是一件“圣物”了。

在第一幅画像完成后,第二幅便立即开工——第二幅与第一幅类似,只是增添了竹子为背景,以及慈禧手中握了一把中式团扇。然后是第三幅,这一次太后身上穿的是绿色礼服。

第四幅画像是预定送去圣路易斯展出的。此时慈禧和朝廷已从避暑地颐和园回到了紫禁城。宫里为卡尔找到一个宽敞的大殿,并把场景布置得与原先差不多。

人们选了一张雕花柚木御座,尽管慈禧佩戴的饰物基本保持不变,但她薄薄的夏季礼服则换成了内衬毛皮的冬衣。太后建议增加一道绘有凤凰图案的屏风和一件刺绣披肩。

画上不能有任何阴影

卡尔画好草图后呈给慈禧,得到了她的肯定。如果这幅画要被送去世界博览会,那么它的尺寸得很大。卡尔要了一块高10英尺、宽6英尺的画布。人们制作了一个竹架,但没有人知道怎样把这么大的画布绷上去。卡尔只得爬上一张6英尺的高凳,让太监们站在架子基座四周把钳子递给她,由她亲自绷紧画布。

当时出现了两个问题。物流部门要求这幅画像在1904年4月前抵达圣路易斯,以便能赶上博览会开幕,而卡尔被告知,中国没有另一块这么大尺寸的画布。不可能有试验:她必须一次成功。

随着冬天来临,太后坐在画家面前的时间越来越短,而卡尔常常要单独工作到深夜,“就像一个匠人那样,每天要画很多英寸”。

卡尔最终绘制出的慈禧肖像到今天仍令人惊叹,而在1904年更是如此,当时人们还没有看到过任何慈禧的画像。整幅画雍容华贵,比真人更好看,色彩鲜艳且富有质感。

不过,尽管卡尔接受的是法国肖像技法训练,但是鉴于外务部衙门的坚持,她绘制的慈禧画像需要遵守许多中国的惯例。例如,画上不能有任何阴影或明显的透视,一切都必须画成充分光照下的样子。

卡尔抱怨说,这意味着画像会一定程度失去她最初曾希望拥有的那种生动魅力。这些束缚让她烦恼。

卡尔后来声称,在朝廷坚决要求慈禧处于画像的绝对中央位置以及两侧花瓶与御座的距离必须完全一样的情况下,她曾为如何表现身后屏风上的凤凰而一筹莫展。

4月19日下午4点被认为是完成这幅肖像最吉利的时刻。随着日期临近,慈禧经常造访卡尔工作的宫殿,评论小细节和涂色。有时慈禧会觉得珍珠或玉饰不太对劲,就把它换了,卡尔就得重画。

最后的工作是把绘好的画像放入雕刻精美的高16英尺、重半吨的樟木画框内。当这幅画像首次在朝廷上展示时,曾由一个名叫勋龄的年轻男子最早拍下照片,他那时刚从巴黎回国,是中国驻法公使之子。

此后不久,慈禧也屈尊让他为自己拍照——从而有了她最早的一批肖像照片。

作品展出后毁誉参半

画像绘制完成和装框后要运往美国。但是,对于中国太后的画像不可能采用普通的邮递服务。画像被装入一个带铜把手的特制木箱中,由一辆专列从北京运至天津。上了锁的箱子外面包裹了绣有双龙图案的红黄两色绸缎。画像从天津经水路运送到上海,并从那儿由轮船送往旧金山。

再一次查询黄历后,画像在6月19日下午4时由御前大臣溥伦亲王、驻美公使梁诚和清政府派去参加博览会的专员黄开甲共同在圣路易斯揭幕。

人群举起香槟为慈禧祝福,但对画像的最初评价不是很好。《纽约时报》对画像的巨大体量和慈禧的精致发型念念不忘。卡尔的艺术才能得到赞扬,《阿肯色民主报》称她为“拥有罕见才能的肖像画家”。

在政治上,美国媒体并没有受到这幅画像的影响。它并没有像康格夫人曾希望的那样消弭对中国、尤其是对慈禧太后的总体负面看法。报界声称,慈禧逼迫卡尔把自己画得更加年轻、美丽和不那么凶悍。

佐治亚州《梅肯新闻报》派了一位专栏作家去圣路易斯观摩画像。他写道:“一个美国女孩给慈禧太后画像肯定是一项艰巨的工作。一根画得过分难看和走样的线条就会让人掉脑袋。”

卡尔否认这些指控,而且她在1906年出版的《慈禧写照记》一书中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尽管她知道清廷会认为这是轻率和违背礼节之举。该书对她的经历以及一幅比真人好看的慈禧画像作了基本如实的记述,强调了她们之间的良好关系。德龄公主在1911年——即慈禧死后三年——出版了《清宫二年记》,书中称慈禧经常因为卡尔坚持要她为了画像而坐着感到恼怒,曾试图躲开她以及让德龄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假扮自己。

慈禧决定在博览会结束后将画像送给罗斯福总统,于是画像被再次装箱送往华盛顿。罗斯福后来把画像赠送给史密森学会,该学会曾在上世纪60年代把画像借给台湾一家博物馆。

这幅画像在台湾存放了40年之后才被归还给史密森学会国立亚洲艺术博物馆,并于最近在那里得到了全面修复。

卡尔在完成画像后留在了北京,并于1904年4月搬回颐和园,在专门为她设计的工作室里作画,享受着颐和园的清幽与美景。她继续画那些杰出的外交官,以及研究她喜欢的末代皇帝溥仪。

1931年,年近60岁的她回到美国,继续在她位于纽约的工作室画肖像。她仍是一位受欢迎的画师,尽管她的作品再也没有像她的慈禧太后肖像那样毁誉参半。她于1938年在纽约去世。

卡尔谈到在颐和园给慈禧画像时说:“那是我一生中最迷人的经历。”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更多新闻

参考文苑|孩子能否成功,毅力是关键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网站2022-11-17

参考文苑|珍视看待世界的不同方式

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2022-11-17

中国译者是如何翻译简·奥斯汀作品的?

澳大利亚“对话”网站2022-11-12

内塔尼亚胡:戏剧性东山再起

英国广播公司网站2022-11-11

外媒文章:白金汉宫不那么光鲜的往事

西班牙《辩论报》网站2022-11-11

参考封面|美式选举的“黑历史”

美国《理性》月刊2022-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