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20 14:41:34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余诗泉
核心提示:有一种颜色被描述为世界上最丑陋的颜色,那是一种深棕色和灰绿色的混合色。它曾被选中用于香烟包装,以期在吸烟群体中制造对吸烟的厌恶感。

参考消息网11月20日报道 西班牙《国家报》网站11月1日发表题为《世界上最丑的颜色以及比黑色更黑:各种色调背后的故事》的文章,作者是埃娃·莫雷利。全文摘编如下:

有一种颜色与黑洞如此接近,就连光都无法从中逃逸出来。2016年,英国艺术家阿尼什·卡普尔买下了这种被称为“世界上最黑的黑色”的使用权。这种实际名为Vantablack(垂直排列的奈米碳管阵列)的颜色是由专门从事纳米技术研究的英国公司NanoSystems开发的一种颜料。它是一种由碳纳米管创造的物质,能够吸收99.9%的可见光光谱,因此当光线照射到这种颜料时,不会被反射,而是被困在一片微型“囚笼”中,随后再通过热的形式被排出。

极端色归属之争

此外,为了制造Vantablack,温度必须达到400摄氏度。它保持着人类创造的最黑暗物质的世界纪录。Vantablack似乎是一种不会陷入任何争议的黑色,因为这意味着卡普尔是世界上唯一可以使用这种颜色进行创作的人。然而,当时全世界艺术界为之哗然,艺术人士纷纷指责此举无异于垄断,甚至是对艺术的犯罪。

自2016年以来,阿尼什·卡普尔和英国画家斯图尔特·森普尔之间的争执从未停止过。在卡普尔收购Vantablack的使用权之后,森普尔非常气愤,决定在2019年创造自己的最黑的黑色,并通过在美国“启动者”网站上发起活动,在短短38小时内就筹集了用于开发的全部资金。“黑色3.0”是一种在技术上与Vantablack类似的颜料,但只吸收98%至99%的光线。

然而,更重要的是,斯图尔特·森普尔成为卡普尔的克星,并彻底封死了卡普尔购买他最著名的发明之一——“最粉的粉红色”的渠道。森普尔在网站上发布了一个免责声明,要求任何买家必须确认既不与卡普尔合作,也不与这位印度裔英国艺术家产生任何关联。因此,最粉的粉红色将永远不会落到卡普尔手中。此外,森普尔也是世界上最纯净的“白色2.0”的发明者。这种白色比世界上任何其他白色都要亮50%,能反射75%的太阳光,只有戴上太阳镜才能勉强看到它。

艺术史最重要色调

世界上最黑的黑色并不是唯一备受关注的颜色。普鲁士蓝是艺术史上最重要的色调之一。它是由德国化学家海因里希·迪斯巴赫在1704年意外发现的,并被认为是第一个现代合成颜料。作家本杰明·拉巴图特在他的小说《恐怖的绿色》(2020年)中把它描述为“一种如此耀眼的蓝色,以至于迪斯巴赫认为他找到了hsbd-iryt(人造青金石,埃及蓝),即天空的原色,传说中埃及人用它来修饰神的皮肤”。

起初,普鲁士蓝在德国被用作染军装面料的染料。在18世纪,它很快备受画家和艺术家追捧,因为它的诞生降低了在此之前使用的蓝色颜料的成本,因为后者是从青金石中获得的,是市场上最昂贵的颜色之一。葛饰北斋的《神奈川巨浪》和梵高的《星空》等作品都使用了这种颜料。到了20世纪,毕加索在其艺术生涯中的“蓝色时期”也将普鲁士蓝作为绝对的主角。

成为品牌身份标志

除此之外,有些颜色已经成为一个品牌身份的标志,如可口可乐的红色和英国“橙”电信公司的橙色。品牌意识到与其产品相关的巨大商业价值,因此许多品牌都对其最具特色的颜色拥有独家所有权。“芭比粉”是美国玩具公司美泰公司的商标,2012年推出了一个穿着219C色号的芭比娃娃。与此同时,珠宝商蒂芙尼拥有绿松石蓝色的版权,即1837C色号,亦称“蒂芙尼蓝”,并用这个数字向公司成立的那一年致敬。

这种情况也发生在时尚界的很多大人物身上,比如鞋类设计师克里斯蒂安·卢布坦和他那无可挑剔的红色鞋底,时至今日红底鞋依然是人们崇拜和迷恋的对象。他在2008年为这种鞋底申请国际商标注册,但从那时起这也成为他与模仿其风格的品牌之间的一个不和谐话题。这使他在欧洲和亚洲发起了数起有关侵犯版权和剽窃创意的诉讼。他赢了这些诉讼,并确立自己作为世界上唯一的红色鞋底生产商的地位。

然而,有一种颜色却一直被描述为世界上最丑陋的颜色。共有7项不同的研究证实,448C色号,即一种深棕色和灰绿色的混合色。2012年,澳大利亚政府签约的一个机构发明了这个颜色,随后用于香烟包装上,以期在吸烟群体中制造对吸烟的厌恶感。事实证明,该机构的这项研究取得了成功,因为实验参与者都表示这种颜色没有吸引力,几乎没有正面的形容词可用来描述它,甚至让他们丧失了拿起香烟的兴致。然而,依然有一小部分人将其描述为一种“优雅”的颜色,毕竟各花入各眼,是非在人心。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