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2-31 17:02:27 来源: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12月31日报道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网站12月15日发表菲奥娜·辛克莱·斯科特的文章,题为《文化回顾:从名人奇观到冲突中的艺术,以下是塑造2022年的那些瞬间》。全文摘编如下:

如果说2021年是试探性地回归面对面聚会和社交活动,那么2022年则是更自信地恢复我们所熟悉的那种生活。但让我们紧张不安的重大新闻事件仍层出不穷。从乌克兰战争、美国最高法院推翻罗诉韦德案、极端天气事件到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2022年这个世界还是那么复杂。作为重要的表达渠道和必要的娱乐方式,艺术、时尚和文化的地位得到进一步巩固。

以下是我们对这一年最难忘的一些文化瞬间和主题的回顾。

艺术品价格创新高

拍卖会大张旗鼓地回归,一些拍品拍出创纪录的高价。11月,已故微软创始人之一保罗·艾伦收藏的艺术品(乔治·秀拉、文森特·梵高和保罗·塞尚的作品)拍出16亿多美元高价,是拍卖史上成交价最高的私人珍藏。

今年早些时候,安迪·沃霍尔的《枪击玛丽莲(鼠尾草蓝色)》成为拍卖槌下最昂贵的20世纪艺术品,拍出1.95亿美元。与此同时,曼·雷的《英格尔的小提琴》以1240万美元成交价成为世界上最昂贵的照片类艺术品。20世纪荷兰画家皮特·蒙德里安的抽象派代表作《构图第II号》11月拍出5100万美元,成为他个人拍卖价最高的作品。

元宇宙出“小故障”

在去年对未来主义虚拟世界的期许之下,科技公司、奢侈品品牌和风险资本家纷纷行动起来,投入高达千亿美元,但元宇宙在2022年却困难重重。5月,元宇宙在“去中心化乐园”虚拟平台举办的首个时装周吸引了顶级时尚公司,但距离流畅体验相去甚远。与此同时,游戏平台罗布乐思继续吸引数以百万计访客参与其时尚和奢侈品激活活动,元宇宙平台公司则努力打造一个人们愿意花时间沉浸其中的数字世界。在世界经济前景恶化、加密货币崩溃和技术公司大量裁员之际,主流群体对虚拟世界的接受度可能不会像人们希望的那样一帆风顺。但随着该领域的技术进步和无限创造力的涌现,2023年将发生什么,请拭目以待。

新“时尚”女性蹿红

2022年,一些新面孔闯入名人网红行列,“时尚”女性这一概念重新焕发生机。虽然根据中国的十二生肖,今年是虎年,但从某些方面来说,它更像是狐狸(Fox)年。今年1月,朱莉娅·福克斯(Fox)在巴黎时装周期间进入我们的社交媒体信息流——挽着饶舌歌手侃爷的胳膊,双牛仔搭配,画着她标志性的黑色夸张眼线。她迅速蹿红,成为一名“惊世骇俗”的时尚名人,她挑战低腰裤的含义,32岁将头发染成灰色,美其名曰“准备好衰老”。

但并非所有“时尚”女性都需要像福克斯那样造型怪异。今年,曾达娅·科尔曼在获奖造型师劳·罗奇的帮助下继续巩固她毫无瑕疵的红毯声誉。现在,这位演员已牢牢确立起时尚宠儿的地位,今年9月,她穿上预发行的罗威品牌服装,甚至重新定义了“T台新品”一词。

一直默默在时尚界积累声誉的滑雪运动员谷爱凌在2022年成为奢侈品时尚巨星。她的双语能力和在北京冬奥会上展示的运动造诣,都是她持续吸引亚洲和西方观众的原因。

致敬梦露弄巧成拙

玛丽莲·梦露短暂而动荡的一生为电影电视和时尚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素材,但今年两次备受瞩目的致敬行为让许多人反思该如何妥善处理对她的回忆。

数月来,安娜·德阿马斯在安德鲁·多米尼克执导的电影《金发梦露》中的演技遭到嘲笑,该影片改编自乔伊丝·卡萝尔·奥茨的小说,影片对梦露一生的刻画多少有些超现实。批评者还把矛头对准这部充满创伤且详细生动的电影,认为这是纯粹的剥削。而另一次令人质疑的致敬是,梦露那件透明的“生日祝福”裙穿在金·卡戴珊身上。有人指责卡戴珊损坏了这件具有象征意义的服装,而其所有者“信不信由你”博物馆坚称,这件衣服完好如初。但许多人仍对别人穿了梦露这件意义非凡的衣服表示谴责。

时尚界巨星陨落

时尚界告别了多位有影响力的人物。1月18日,以极繁主义风格闻名的行业先驱、曾长期担任《时尚》杂志创意总监的安德烈·莱昂·塔利去世,享年73岁。数日后,与其年龄相仿的法国标志性时装设计师蒂埃里·穆勒去世。8月,日本最重要的创意设计师之一三宅一生在东京去世,享年84岁。

女王成为文化符号

虽然公众、媒体和王室成员一直在为这一刻做准备,但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9月8日去世这一消息公布时,其超现实性并未减弱。在女王去世与王室葬礼之间的那段时间,她的遗产占据了全世界的头条新闻,受到的赞扬就深度和广度而言仅有极少数历史人物才能享有。她的形象无处不在,在全世界的画家和摄影师手中传之不朽。

作为英国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以及稳重优雅的象征,她以团结人心的演讲、对艺术和文化的支持以及服饰外交而闻名。然而,她的离世也重新唤起了对充满暴力的英国殖民统治的痛苦回忆。

世界名画接连遭殃

初夏时,一名参观者在卢浮宫给《蒙娜丽莎》抹了一层糖霜后,2022年对艺术品而言成了不安全的一年。气候问题抗议者瞄准了众多杰作,一些人还把自己粘在画框上,包括古斯塔夫·克利姆特、巴勃罗·毕加索和桑德罗·博蒂切利的画作。

英国停用石油组织希望将来停止向化石燃料生产发放许可证,他们以此策划了一些噱头,包括向梵高的《向日葵》泼番茄汤。欧洲各地的气候激进分子纷纷效仿,从将自己粘在约翰内斯·弗美尔的《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上的两个比利时人,到用土豆泥攻击克劳德·莫奈的《干草垛》的德国示威者。

一些抗议者后来被判入狱,事实证明,这些噱头引起巨大分歧。一些批评人士认为,这些激进分子的行为最终使公众疏远了他们,并不利于他们的事业。

更奇怪更有戏剧性

从海迪·克卢姆在万圣节派对上穿的那件让人做噩梦的巨型“蚯蚓装”,到奥利维娅·怀尔德的新片《别担心,亲爱的》的首映礼演变成比电影更抢镜的大戏,今年,火爆互联网的红毯和T台瞬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奇怪、更有戏剧性。

在10月的巴黎时装周上,贝拉·哈迪德发觉自己成为一年中最受关注的时尚时刻之一的焦点。这名模特担任法国品牌Coperni2023春夏时装秀的大轴,但在她走上T台时,她的最后一套服装尚未制成。两名科学家给她身上喷Fabrican涂料,在短短10分钟内制成一件白色礼服,令观众惊喜不已。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更多新闻

看完这些电影,再跟2022说再见

西班牙《先锋报》网站2022-12-31

美国《时代》周刊评出2022年十佳非虚构图书

美国《时代》周刊网站2022-12-31

美媒:2022年非洲文化大事件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2022-12-31

外媒盘点2022年世界政坛面孔

《印度斯坦时报》网站2022-12-31

英国《自然》周刊评出2022年度十大科学影响者

英国《自然》周刊网站2022-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