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1-13 17:59:23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余诗泉

参考消息网1月13日报道 英国《旁观者》周刊1月7日刊登弗雷迪·格雷的文章,题为《再干6年:拜登还能撑多久?》。全文摘编如下:

美国总统是苦差,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但对于要退休的人来说,也是份相当不错的零工。80岁的乔·拜登和第一夫人吉尔刚刚在加勒比海的圣克鲁瓦度过6天假期。拜登的批评者立即指出,迄今为止拜登在任的715天中有大约260天在休假,甚至超过了素有自我放纵之名的唐纳德·特朗普,此前特朗普常在自己位于佛罗里达州的庄园里冷静冷静、放松放松。

有谁知道领导自由世界可以当成兼职来做呢?业余时间这么多,加上权力这么大福利这么多,会有哪位骄傲的领导洗手不干呢?

“转运”刺激连任雄心

有广泛报道称,拜登花了些时间在圣克鲁瓦与吉尔和其他亲人“交谈”,讨论他是否要在2024年再次参选。就连拜登的盟友也承认,拜登算不上年轻了。拜登看起来越来越虚弱,认知能力还经常掉线。他真盼着履职到2029年1月,也就是第二个任期结束时吗?那时他都86岁了。先不说这听起来可能很恐怖,他能坚持到那会儿吗?

6个月前,民主党圈内传言称,拜登也许会顺从时间的命令,退居一旁。然而,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现在华盛顿内部人士普遍认为,拜登期待明年参选,还期待在大选中获胜。

拜登派都提出同样的观点:他花了50年时间试图成为总统,现在为什么要停下来?拜登曾说:“人生在某个时刻失败是不可避免的。但放弃是不可原谅的。”多么美式的口号。或者正如一位更尖刻的民主党特工所说:“谁会放弃‘空军一号’呢?没有人。”

外界常说吉尔才是“坚毅桌”背后的真正力量。据报道吉尔已经告诉密友,在是否连任的问题上回心转意了。她之前还有疑虑,但现在“完全支持”拜登再次竞选的雄心。当然,这可能是有倾向性的陈述,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华盛顿当前的传闻通常是错误的,或者是谎言。但拜登夫妇的日子似乎确实比6个月前好得多:那时通胀仍在飙升,拜登的“在任支持率”降至37%。2022年夏天,拜登转运了:最高法院推翻“罗诉韦德案”,把堕胎问题重新推到美国政治的前线,送上一记助攻;而特朗普助攻的方式是,半推半就地宣布参加2024年大选。

民主党大佬突然开始谈论拜登“接连取胜”:他通过了一些大额开支法案,包括大幅减免学生债务的计划。与此同时,乌克兰在拜登批准的数以十亿美元计军事援助的支持下,从俄罗斯手中夺回部分关键领土。

然后是11月的中期选举。拜登所在的民主党表现超出预期,不仅保住参议院的控制权,而且只以微弱差距输掉众议院。突然之间,拜登“保卫民主”的理论——在国内防范特朗普,在国外防范普京——听起来不再像自由派酩酊大醉后的虚伪说辞,更像是成功方案。

到了年底,通胀猛兽表现出退却的部分迹象——没错,尽管是在拜登声称通胀已经“见顶”约12个月后,但这足以表明,美联储希望“软着陆”而非实实在在衰退可能梦想成真。对民主党来说最棒的是,共和党似乎正在与英国保守党竞相自我毁灭:3日,虽然共和党在众议院占微弱优势,但在国会开张的第一天三次投票都未能确定众议院议长,部分右翼共和党人拒绝投票给建制派人选凯文·麦卡锡。

党内提名几无对手

乌克兰战争对美国来说或许代价高昂,但对于美国庞大的化石燃料行业来说可不是悲剧:2022年液化天然气和石油出口持续增长。俄罗斯北溪管道遭破坏是美国很多外交政策专家长期以来的目标,而大多数西方分析人士认定这是普京所为。随着克里姆林宫陷入东欧的泥潭,美国可以重点针对真正的战略对手,中国。

但拜登的外交政策记录并不是他2024年有望再战的原因。更多是因为没人能阻挡他。外界一度认为卡玛拉·哈里斯是拜登显而易见的继任者,不过事实可能证明,哈里斯是狡猾权谋操弄之下的副总统人选: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对拜登构成威胁,哈里斯是美国为数不多让拜登听上去完全心智健全的公共演讲者之一,她的民调支持率也一直低于拜登。

《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不断公布可能在2024年挑战拜登党内提名的民主党内部名单。这些文章往往读起来更像是只为在网上赚取点击量。事实上,民主党圈内极其缺乏人才。加利福尼亚州州长加文·纽瑟姆经常受到吹捧,但他完全不受欢迎,而且已经表示不会参选。今年可能冒出一位不太知名的州长,例如伊利诺伊州的J·B·普里茨克、科罗拉多州的贾里德·波利斯或宾夕法尼亚州的乔希·夏皮罗。然而,如果拜登决定参选,应该能把潜在对手挤到一边,他凭借的优势包括是现任总统,而且没有重大丑闻、灾难或身体失灵。

制造分裂从中渔利

拜登担任总统说明美国民主严重失调。政府可能对未来几个月感到欢欣鼓舞,但大多数选民并没有这种感觉:南部边境爆发重大移民危机;约63%的美国人认为他们的国家正走在“错误的道路”上;美国财政部会指出数据显示通胀回落和就业强劲,但消费者信心处于近10年来的最低点;近60%的美国人认为国家陷入衰退。

然而,民主党接受了自己或许别无选择的现实,开始自欺欺人地认为拜登主义大获全胜。圣诞节前,白宫高级顾问迈克·多尼伦分发备忘录,声称拜登的“这阵势头”将持续到2023年(“这阵”这个词就很能说明问题)。

多尼伦说:“外界没有报道也没有充分了解的是,总统和民主党所取得的成就和推动的议程,在中期选举中发挥了多么重要的作用。”其实中期选举并没有表明拜登的议程给美国人留下什么深刻印象。在地方选举中,共和党轻松拿下俄亥俄州、佛罗里达州和佐治亚州,这三个州都能左右下届总统选举。事实是,如果不考虑各路特朗普式的高调狂人竞选失利,也不考虑共和党在堕胎问题上取得重大司法胜利引发民众反弹,11月上演的就是反对拜登的“红色浪潮”。

这也引出另一个理由,说明为什么未来几年拜登仍有可能穿着拖鞋在白宫西翼四处溜达:美国人厌恶特朗普。卡尔·罗夫等共和党专家迫切希望走出特朗普时代,民调也显示保守派选民正成群结队地抛弃特朗普,转而支持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但特朗普身后仍有庞大群体,还能在全国各地争取大量支持。

资深民主党人决不会公开承认,但暗中希望有个愤愤不平的极右翼人选出来争夺共和党党内提名,特朗普要么击败这个人,要么以微弱差距落败。如果是后一种情况,可以想象特朗普会生气,拒绝支持共和党提名人选。

正因为这样,尽管民主党大谈把特朗普送进监狱,罪名是唆使2020年1月6日的所谓“暴动”,以及在海湖庄园非法囤积政府文件,但民主党让特朗普待在他们需要的位置:深陷法律问题,但仍是共和党政治中最响亮的声音。

拜登总统在就职演说中承诺,要在经历特朗普制造的恐怖后“团结全国”。他说:“民主是宝贵的。”然而,这个老家伙要想再次获胜,就需要让美国继续恰到好处地分裂下去。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