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1-13 19:31: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余诗泉

参考消息网1月13日报道(文/保罗·贝内代蒂)只可惜,“肉馅橄榄”这种叫法远远不能传递出这道小小开胃菜所代表的历史传统、制作工艺和美食乐趣。

不是那种,而是倾注感情、手工炸制的橄榄肉丸,历史能追溯到几个世纪前。在我们家,这种橄榄近乎受到膜拜。

每年12月我都会和两个姐妹、两个兄弟一起做肉馅橄榄。我们追随母亲和两位姨妈的脚步,她们每年都会聚在一起,做肉馅橄榄,还有其他一些时令菜,比如奶酪比萨和茴香脆饼。

肉馅橄榄就像饺子,虽然相对简单但费时费力。一旦下定决心做肉馅橄榄,干脆就做很多。所以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会留出整整一天时间。从某种程度上说,制作肉馅橄榄就是聚在一起的小小借口。

无论是复活节、圣周五还是圣诞节,我们家的聚会总是以食物为中心:米兰炸肉排、热气腾腾的汤团、炸鱿鱼、烤碎肉卷,数都数不清。

但是,随着我们每个小家庭都在添丁进口,所有人聚在一处吃节日晚餐变得越来越难。后来父母双双离去,我们左右为难。我们的家庭中心,也就是父母的房子被卖掉了,我们是在那里长大的。有一段时间,我们不再聚在一起吃节日饭。后来有一年冬天,我的姐妹罗萨娜提出一个替代方案:为什么不聚在一起来个“烹饪日”,专门烹制肉馅橄榄呢?大家一拍即合。

之所以需要好多人和一整天,是因为烹制肉馅橄榄的第一步就是削橄榄。没错,每一枚橄榄都要手工削好。如果掌握要领,就能轻巧地削下大部分橄榄果肉,得到不中断的完整一条。

橄榄削好后,变成长长的丝带状,就能包在作为馅料的肉丸外面了。这正是制作肉馅橄榄的关键:不是给橄榄填馅,而是轻轻用橄榄皮裹住肉馅,形成美味的丸子。

烹制肉馅橄榄需要相互配合和团队协作,是流水作业。罗萨娜和葆拉负责将肉馅搓成完美的小丸子。

我们小心翼翼地用橄榄包好每个肉丸,放在托盘上,然后让每个丸子浸泡蛋液、裹上面粉,再浸泡蛋液、裹上面包糠,再小心翼翼地将丸子下到热油中。当丸子变成金棕色时就捞出来,晾在铺着吸油纸的托盘上。这条流水线会不间断运转,直到所有肉馅橄榄都炸好。

在大多数“橄榄日”,我们从早上10点开工,一直忙到下午6点多。一天下来,我们先削再包、连蘸带炸,一共做出大约300个肉馅橄榄。当然,在我们忙活的同时,会聊聊最近孩子的情况、健康问题,还会翻看那本家庭旧照,交流着父母和亲人、朋友以及我们童年共同成长的故事。中间我们还会停下来,吃顿美味的午餐,一边喝着葡萄酒一边开怀大笑。

这天结束时,我们把肉馅橄榄分成五份,小心翼翼地装进塑料容器。然后相互拥抱,各自回家,精疲力竭。

因此,今年圣诞节我用烤箱重新加热肉馅橄榄、小心翼翼咬下第一口时,就会想起烹制时的工夫和耐心。当我们全家在厨房里忙活一整天时,我会想起兄弟姐妹的亲情和欢笑。我会想起我们卡尔帕尼家族在意大利阿斯科利皮切诺的根,主要是想起我的父母,尤其是我母亲,她系着围裙、戴着发网,站在厨房里,深情地为圣诞节烹制她拿手的肉馅橄榄。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肉馅橄榄这么好吃。(张熠柠译自加拿大《环球邮报》网站2022年12月22日文章,原题为《烹制意式肉馅橄榄真是个大工程,但让我们全家聚在一起》)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