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1-21 12:58:07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刁炜

参考消息网1月21日报道(文/凯文·迪金森)我爱书。也许去书店时只想随便逛逛,走时却带走根本不在计划之中的3本书。在“图书馆之友”的二手书大卖场,我会一边成包地买书,一边向妻子解释,买书是为了慈善。

我的爱买书超过了我的阅读能力。这导致一种“错失恐惧症”,而且堆积在书架上的那些没读的书偶尔也会给我带来一阵阵负罪感。听起来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吗?

不过,可能完全没必要产生这种愧疚心理。根据统计学家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利布的观点,这些没读的书即所谓的“未读藏书”,并不意味着我们不想求知。而是恰恰相反。

体现谦卑求知欲

塔利布在其畅销书《黑天鹅:罕发事件的影响》中阐述了“未读藏书”理论。他首先谈到一位多产作家和学者——恩贝托·埃科,他拥有的书籍达到令人震惊的3万册之多。

埃科的访客们往往惊叹于他的藏书之多,并认为这代表了主人的知识渊博——这一点毫无疑问。但有一点头脑的访客都会认识到一个事实:即埃科有这么多的书并不是因为他读了如此多的书;而是因为他想读如此多的书。

从埃科的例子,塔利布得出一个推论:已读的书远远不如未读的书有价值。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会积累更多的知识和更多的书,书架上越来越多的未读书籍似乎会投来威压的目光。事实上,我们知道的越多,积压的未读书籍也越多。让我们把这些买了却没读的书称为“未读藏书”吧。

“精挑细选”网的发起人玛丽亚·波波娃完美总结了塔利布的论点,那就是,我们倾向于高估我们所知道的,低估我们所不知道的。塔利布的“未读藏书”理论颠覆了我们之前的认知。

“未读藏书”的价值在于它会没完没了地提醒我们还有很多不知道的东西。

那些我们所不知道的东西可以促使我们不断读书,不断学习,永不满足于“我们知道的已经够多了”。作家杰西卡·斯蒂尔曼称这种认知是一种求知的谦卑之心。

缺乏这种谦卑之心的人——没有买新书或去图书馆的欲望——可能会有一种把自己买的书都看完了的自豪感,但是,这些已经读过的书不过是悬挂于墙壁上的奖杯,是一种“自我宽慰”,只有装饰作用。它不是一个有生命力的、不断扩大的知识宝库,能让我们直到80岁,幸运的话在80岁以后还能一直从中学习下去。

提醒人们多读书

我很喜欢塔利布的“未读藏书”理论,但我必须承认,我觉得这个叫法有些欠缺。

为《纽约时报》撰稿的凯文·米姆斯也对塔利布的说法有不同意见。他说:“我不太喜欢塔利布‘未读藏书’(antilibrary)的叫法。图书馆(library)就是收藏图书的地方,其中很多书也是长时间没人碰过的。我看不出它和antilibrary有何区别。”

他更偏向使用一个日语词:“积读”。它形容囤积了很多书,但还没有读的状态,融合了“积累”和“阅读”两个词。

这个词起源于19世纪末,是一个讽刺用语,用来嘲讽那些有很多书却没读的老师。但如今,这个词在日本文化中已经没有任何讽刺意味。

当然,肯定会有一些人拥有的藏书堪比小型国家图书馆,然而他们却没翻看过一页。即便如此,研究结果仍表明,买书和读书的关联向来非常紧密。

一项研究发现,在一个拥有80至350本书的家庭中长大的儿童,其成年后的识字能力、计算能力以及信息交流技巧都相对较高。研究人员认为,多接触书,把阅读作为生活的一部分,可以提高认知能力。

杰西卡·斯蒂尔曼在她的文章中还讨论了“未读藏书”理论是否会导致认知偏差的问题,致使无知者误以为他们的知识或能力比他们的真正水平高。

斯蒂尔曼写道:“所有那些没读的书,的确代表了我们的未知。但如果能认识到自己的无知,那就比绝大多数其他人都强。”

1

无论你更喜欢用哪个词,是“未读藏书”还是“积读”,抑或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叫法,一本未读图书的价值就在于它能提醒人们去读它。(潘晓燕译自美国大思想网站2022年12月29日文章,原题为《我是不是买了太多的书?》)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