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1-24 14:07:20 来源: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1月24日报道 英国《经济学人》周刊网站近日刊登题为《从街名看英国变迁》的文章,全文摘编如下:

英格兰的烟花巷不同寻常。这倒不是因为它们的名字:在粗秽的中世纪,街道通常以职业命名,比如以屠夫、面包师和蜡烛匠命名。因此,据说最为古老的职业有几条街巷来纪念它不足为奇。在牛津,它曾堂而皇之地夹在牛津大学的大学学院和奥里尔学院之间;在什鲁斯伯里,它曾与鱼市街交汇。伦敦自然曾经有好几处。

但这些街巷的不同寻常之处在于,它们现今踪迹全无。在牛津,市民们现在沿着更体面的喜鹊巷漫步;在什鲁斯伯里,人们或许仍能在探寻巷享乐一番。但整体而言,较为下流的街巷名称已经消失,英国的污秽旧貌已经清洗干净(喜鹊巷和探寻巷都曾经是烟花巷——本网注)。

街名很能说明问题。浏览一下英国的街道列表就会很快看出,耶稣巷、女王街、特拉法尔加广场(为纪念“特拉法尔加海战”而命名——本网注)和帝国路不仅代表着街街巷巷,还体现着理想:它们是思想观念和志向抱负在地图上的呈现。因此,剑桥大学的如下举动可谓意义深长:它宣布2023年将以黑人校友和废奴主义者的名字命名新的街道,因为它的研究发现它“在许多方面与奴隶制有牵连”。

2021年,学者们分析了四座城市(伦敦、纽约、巴黎和维也纳)的4932个街道名称,某些国家特色逐渐清晰起来。浪漫不羁的巴黎人或许会漫步于维克托·雨果大街(艺术家是巴黎最被人纪念的职业),伦敦的街道则往往向王室和军队谄媚。伦敦的另一个特色是更自我:在国际化的维也纳,近一半路标纪念的是外国人;而在偏狭的伦敦,这一比例只有15%;不过在大熔炉纽约,这一比例更是低至3%。

并非所有街名都关乎政治。像墓碑一样,许多街名只是为了纪念长眠于该地的事物:比如草场街和果园路。另外一些街名完全是异想天开:在伦敦北部,古典主义热情的突然爆发导致居民们居住在阿喀琉斯路、阿贾克斯路和绝对不吉利的阿伽门农路。还有一些街名体现出帝国的骄傲感:诗人拉迪亚德·吉卜林命名了伦敦的帝国路;在伦敦南部,你可以从开伯尔路前往喀布尔路,或是沿着牙买加路步行。

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英国街道的特点还是一成不变:伦敦的许多街道名称可以回溯至1600年。这并不意味着所有东西都没变。至上世纪80年代,伦敦有40%的街道以女性命名。但是,变化往往由累积而来,不是革命般剧变:语言层层叠加,每一层都几乎无人察觉地掩盖前一层;默默承载着从古至今的理想。(编译/冯雪)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