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06 10:09:24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汤立斌
核心提示:报道称,成为市场混乱因素的是,如果特朗普连任可能继续实施强硬的对外政策,对高科技领域主导权的争夺也将加强,国际社会的裂痕有可能损害世界经济的长期增长预期。

参考消息网11月6日报道 日媒称,美国总统选举于当地时间11月3日开始计票,大部分州的计票工作接近完成。现任总统特朗普(共和党)与指出其新冠对策不完善的前副总统拜登(民主党)的激战仍在持续。选战最终尘埃落定需要较长时间,如果产生政治空白,有可能成为影响美国经济的因素。

据《日本经济新闻》11月5日报道,在小布什(美国第43任总统,共和党)与戈尔(民主党)竞争的2000年大选中,选举结果一个半月仍未确定,道琼斯30种工业股平均指数在选举后的一个月里一度下跌5%。

报道称,原本新冠疫情就令本届总统选举的前景有很强的不确定性,如果政治混乱导致投资者心理进一步恶化,股价下跌和美元贬值的情况可能暂时加剧。

金融市场一直预期拜登胜选、民主党掌握众参两院多数席位的“蓝色浪潮”。民主党提出追加实施2万亿至3万亿美元规模的巨额疫情对策,市场强烈期待尽早启动。而共和党在参议院选举中也表现强劲,市场有可能不得不修改2021年以后的政策预期。

报道称,美国大选令舆论完全分裂,而特朗普和拜登的经济政策原本就完全相反。拜登承诺在四年里向可再生能源和基础设施等领域投入2万亿美元。有估算认为,如果考虑社会保障费用的增加等,财政支出的增加将在10年里达到10万亿美元的规模。如果实现,由于财政恶化和经济改善预期相互作用,长期利率将面临上升压力。

拜登的经济政策以缩小收入差距为目的,其财源是对企业和富裕阶层的大规模增税。据估算,增税额在10年里超过4万亿美元,税制改革规模接近“特朗普减税”(1.5万亿美元)的3倍。此外,拜登还计划加强对股票和房地产交易的征税,根据制度设计情况,难免会对市场产生影响。

另一方面,特朗普一直承诺下调劳资负担的工资税等“第二轮减税”,也在探讨第一任期内未能实现的基础设施投资,据估算,追加减税的规模在10年里将达到1.7万亿美元,公共投资为2.7万亿美元。此外,他还提出了“为美国制造减税”。

报道称,成为市场混乱因素的是,如果特朗普连任可能继续实施强硬的对外政策,对高科技领域主导权的争夺也将加强,国际社会的裂痕有可能损害世界经济的长期增长预期。

报道还称,强化对大型IT企业的监管也是焦点。美国司法部近期以违反反垄断法为由对谷歌提起诉讼。而民主党则考虑拆分脸书和谷歌等的业务。根据白宫和美国国会的势力格局变化,大型IT企业将面临强劲的逆风。

报道注意到,市场认为拜登一直在选战中占据有利地位。不仅是要求消除贫富差距的中低收入阶层,华尔街也支持拜登。证券和投资行业对拜登的政治捐款达到7400万美元,是捐给特朗普的金额的4倍以上。虽然特朗普实现了大规模减税等,但很多经济界人士不喜欢特朗普反复无常的政策运作,更倾向于拜登带来的稳定政治体制。

报道指出,然而,制造业工人等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人数众多。通过退出《巴黎协定》等措施,特朗普一直贯彻落实曾做出的过激承诺,以回应狂热支持者的期待。在奥巴马政府治下的八年里,制造业就业岗位减少了19万个,但在特朗普政府治下,在截至新冠危机前的三年里增加了48万个。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也在2019年转为缩小。

报道还指出,美国经济受益于3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措施,正在走向复苏。9月的美国舆论调查显示,56%的选民称“最近四年生活改善”。从暂时没有面临失业等风险的中高收入阶层来看,经济方面的决定性不满也并未扩大。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