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28 15:08:03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郭庆娜
核心提示:“经济学到了对性别、种族的不平衡进行反思的时期。不过,在讨论中还是缺乏全面的地理多样性。如果不加以解决,经济学将无法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学问。”

参考消息网8月28日报道 哈佛大学教授丹尼·罗德里克8月26日在《日本经济新闻》发表文章,题为《经济学应尊重地理多样性》,全文摘编如下:

据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施蒂格利茨旅居肯尼亚时,对当地的经济运作印象深刻。比如,那里地主与佃农平分收成的“共享利益佃农制”似乎很盛行。施蒂格利茨用当事人之间的信息差(比如地主不清楚佃农花费了多大力气进行耕种)即“信息不对称”理论对此进行了分析。他回忆说:“在肯尼亚的经历,对于发展我关于信息经济学方面的理论极为重要。”

同样,经济学家阿尔伯特·赫希曼也注意到了尼日利亚一个令人费解的现象。尼日利亚的铁路,尽管没有面临与其他运输工具竞争的情况,仍未能改善其低下的效率。赫希曼认为,这是因为乘坐的旅客减少,导致无法获得回馈。

上述小插曲证明了懂得世界多样性的价值。在未知的环境中,常识被“例外的”行为和结果所挑战,于是当地状况的多样性逐渐被考虑到,社会科学因而变得更加丰富多彩。

这是毋庸置疑的观点,但仅限于经济学这门学问来看,情况未必如此。撰写经济学主要书刊的,主要是一小部分居住在富裕国家的人。检验经济学的部门也由发达国家的学术研究机构等组成。听不到世界其他地区人们的声音,不仅仅会产生不公平,还导致经济学变得贫乏。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