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07 19:54:3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黄晋一
核心提示:文章称,疫苗接种不足和接种过量都有缺点,绝不是简单的“越多越好”。

参考消息网1月7日报道 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12月29日发表题为《我们与新冠疫苗的关系才刚刚开始》的文章,作者为凯瑟琳·吴(音)。全文摘编如下:

从2020年秋天到现在,沃尔特·巴克已经打了五针新冠疫苗。现在,他又在想,什么时候可能得去打第六针。

38岁的巴克是纽约一名白领,一年多前接种了头两针疫苗,那是作为阿斯利康疫苗试验的一部分。但这种疫苗没有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他仍然不能自由出入某些场所。因为受够了每次去看橄榄球赛都要核酸检测,巴克又在2021年春天打了两针莫德纳疫苗。后来,当政府敦促打加强针时,他觉得自己“宁要安全不要后悔”,于是打了他的第五针。

现在,巴克已经为“每年打一到两次加强针”的可能性做好了准备。当前,在“每个人从长远来说需要注射多少针疫苗”这个问题上,我们还没有达成共识;就在过去几周,世界上许多知名的新冠疫苗专家都改变了立场。华盛顿大学的免疫学家阿里·埃莱贝迪曾认为“我们不可能每年都需要打疫苗”。但他对我说:“现在,我只有五成把握了。”

参考消息网1月7日报道 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12月29日发表题为《我们与新冠疫苗的关系才刚刚开始》的文章,作者为凯瑟琳·吴(音)。全文摘编如下:

从2020年秋天到现在,沃尔特·巴克已经打了五针新冠疫苗。现在,他又在想,什么时候可能得去打第六针。

38岁的巴克是纽约一名白领,一年多前接种了头两针疫苗,那是作为阿斯利康疫苗试验的一部分。但这种疫苗没有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他仍然不能自由出入某些场所。因为受够了每次去看橄榄球赛都要核酸检测,巴克又在2021年春天打了两针莫德纳疫苗。后来,当政府敦促打加强针时,他觉得自己“宁要安全不要后悔”,于是打了他的第五针。

现在,巴克已经为“每年打一到两次加强针”的可能性做好了准备。当前,在“每个人从长远来说需要注射多少针疫苗”这个问题上,我们还没有达成共识;就在过去几周,世界上许多知名的新冠疫苗专家都改变了立场。华盛顿大学的免疫学家阿里·埃莱贝迪曾认为“我们不可能每年都需要打疫苗”。但他对我说:“现在,我只有五成把握了。”

警惕:接种不足与接种过量

如果未来每年只用打一次疫苗,几乎已经值得庆幸了。在过去一年里,美国政府建议几乎所有能接种新冠疫苗的人都去打第三针,现在可能又会有专门针对奥密克戎变体的疫苗推出。

但是,接种加强针的最佳频次并不那么容易找到——接种不足和接种过量都有缺点。或许我们足够幸运,会从现在接种的几针疫苗中获得真正持久的防护。又或许今天的我们,只是站在一场有史以来最密集、最广泛的全球反复接种疫苗运动的起点。

为已经接种疫苗者补打加强针有两个主要原因:我们身体的防御能力大幅下降,或者病毒的进攻能力大幅增强。

埃默里大学的免疫学家拉菲·艾哈迈德说,在感染新冠或接种疫苗的几个月后,其抗体都会下降。但加强针可以使抗体水平回升,有时可达到新的高度;接种三针能更好地抵御病毒,甚至能对抗此前身体没有遇到过的新变种。

在接种前两剂mRNA新冠疫苗后,中和抗体水平在大约6个月内会从峰值水平降至五分之一或十分之一的水平。现在,免疫学家正在监测注射第三剂后的情况——抗体将稳定在什么水平,以及需要多长时间达到稳定期。稳定水平越低,下降越快,我们就会越早被要求再次接种疫苗。

也许第三针之后抗体下降会不那么明显,或者至少是缓慢的。这么希望是有依据的。在注射加强针后,我们释放出的抗体比我们在头两针后释放的抗体更多;这样它们自然需要更长时间才会跌破防护最低限。多次接种疫苗还能提高抗体的质量。如果在第三针或者第四针之后这个过程能持续下去,我们打疫苗的频率可能会比现在降低很多。

目标:避免重症与阻断传播

疫苗接种的最终频率也取决于我们想要实现什么样的目标。只是遏制重症需要的接种次数较少;试图阻断大多数感染和传播就意味着需要接种更多。我们要做的就是合理设定我们的预期。

哈佛大学免疫学家、新冠疫苗研发者基兹梅基娅·科比特最近对我说,无限期预防感染“是疫苗学一直以来所未能真正实现的”。

如果新冠病毒本身不断变异,所有这一切就会变得更复杂。针对一种变体的可靠保护可能不足以挫败另一种变体。目前,奥密克戎毒株变异已经非常严重,以至于我们的许多经过疫苗“训练”的抗体都无法很好地识别它。这就使得那些很久之前接种过头两剂疫苗的人处于一个更易感染的境地:他们的防御围墙很低,而这种变体天生就能“跳”得很高。

权衡:需要几针与能承受几针

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更古怪的病毒版本正在演化当中。病毒的突变性是我们每年都要提供流感疫苗的一个重要原因。新冠病毒的变化不会那么迅速,但北卡罗来纳大学查珀尔希尔校区的疫苗学家戴维·马丁内斯等专家认为,“我们的加强针政策将由病毒的变异程度决定”。困扰我们的变种越多,我们与它们遭遇的次数越多,我们所需要接种的疫苗剂次就越多。

与判断我们需要多少针疫苗同样重要的是,要确定我们的免疫系统(和心理)能承受多少针疫苗。到了某种程度之后,再次接种同样的疫苗对人体的防御力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我们目前的疫苗接种计划还不至于带来这种风险。但每隔几个月就打一次疫苗可能增加不必要的成本。

有些成本是后勤方面的。我们需要打的疫苗越多,就意味着要制造的越多,公共卫生官员也要更频繁地去说服人们接受它们。

抉择:给抗体时间还是跟病毒赛跑

等一段时间再打下一针也有充分的理由。拉长间隔会让抗体有充分的时间成熟。埃莱贝迪的团队一直在跟踪这种长期的抗体成熟期,他们发现,间隔至少几个月再打后续疫苗会确保那些平庸的抗体被淘汰,只留下最好的抗体。

华盛顿大学的免疫学家玛丽昂·佩珀说,过早地给一个仍然充满抗体的身体重新注射疫苗,也可能意味着在疫苗可以“教会”人体细胞任何新东西之前,这些抗体分子就“消灭了疫苗”。

不过现在,新增病例数量正在打破纪录;人们没太多时间等待免疫细胞进步或抗体下降。即使是超强的免疫防御也可能挡不住数量庞大的病毒。英国和以色列最近将第二针和第三针疫苗之间的间隔从五六个月缩短到三个月,因此更多的人可以更快地加强防御。如果病例数几个月后下降到不那么令人担忧的水平,也许我们大多数人就可以不用着急忙慌地打第四针了。

未来:短期策略还是长久之计

无论如何,我们的下一针很可能不会完全重复我们之前打过的疫苗。之前的疫苗都是以最初的新冠毒株的刺突蛋白为模型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免疫细胞可能无法跳出旧的、没用的防御模式。这种现象已经发生在流感病毒应对上——芝加哥大学的戈斯蒂奇和同事记录的一些实例显示,有些人的身体因为旧流感毒株而“分心”,以至于即使接种了新版流感疫苗,也无法正确抵御新的流感毒株。

但是,新冠病毒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削弱我们的防御能力。艾哈迈德说,即使少数人的防御力确实因为多次接种同样的疫苗或多次感染同样的毒株而卡在旧毒株那里,也很可能有办法修正。“我们现在肯定应该打加强针,但这是一个短期策略。”他告诉我,“希望我们的下一剂加强针是与周围的毒株相匹配的。”

马丁内斯对此表示同意。他正试图从大处着眼。他在北卡罗来纳大学的团队正在寻找一种通用的新冠疫苗,可以抵御一系列变种。但即使这些新配方在遏制病毒方面表现更佳,也不一定万用万灵。我们仍然要找到办法来哄身体长期记住疫苗,并且可能保持足够的抗体以抵御大多数毒株。持久的疫苗保护可能意味着感染者更少,新冠病毒进一步变异的机会更小。于是,更多的人会去打疫苗。群体免疫会慢慢建立。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