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29 21:13:4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董磊
核心提示:就在美方拉拢东盟“抗衡”中国的努力受挫之际,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28日宣布:应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邀请,印度尼西亚外长蕾特诺、泰国副总理兼外长敦、菲律宾外长洛钦、缅甸外长温纳貌伦将于3月31日至4月3日分别对中国进行访问。

参考消息网3月29日报道(文/唐立辛)

如果一切都按美国设想推进,这两天(3月28日至29日),华盛顿应该在举行一场盛大而隆重的“美国与东盟特别峰会”。

但事与愿违,今天美国总统拜登见到的唯一一个东盟国家领导人就是新加坡总理李显龙。

此前,美国《政治报》网站25日引述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白宫已“无限期推迟”原定于3月底举行的美国与东盟国家领导人特别峰会。

从高调“官宣”到落寞收场,前后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但事实上,美国为这场“难产”的特别峰会已谋划许久,美国副总统、防长和国务卿等多位军政高官在去年下半年轮番到访东南亚,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去年12月在马来西亚访问时更直言:“我们非常期待与东盟举行特别峰会。”他表示,东盟十国“对印太地区架构至关重要”。

既然美国对这场峰会如此“上心”,却为何只得到如今这个结果?

这当然与美国一贯的傲慢作风脱不开干系,不说别的,单从峰会日期协商一事上就足以看出问题。

在3月28日至29日举行特别峰会的消息,是白宫在2月28日首先宣布的,当时白宫发言人宣称,这是一个展示美国对东盟承诺的机会,也是一个纪念美国与东盟建立关系45周年的机会。

参考消息网3月29日报道(文/唐立辛)

如果一切都按美国设想推进,这两天(3月28日至29日),华盛顿应该在举行一场盛大而隆重的“美国与东盟特别峰会”。

但事与愿违,今天美国总统拜登见到的唯一一个东盟国家领导人就是新加坡总理李显龙。

此前,美国《政治报》网站25日引述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白宫已“无限期推迟”原定于3月底举行的美国与东盟国家领导人特别峰会。

从高调“官宣”到落寞收场,前后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但事实上,美国为这场“难产”的特别峰会已谋划许久,美国副总统、防长和国务卿等多位军政高官在去年下半年轮番到访东南亚,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去年12月在马来西亚访问时更直言:“我们非常期待与东盟举行特别峰会。”他表示,东盟十国“对印太地区架构至关重要”。

既然美国对这场峰会如此“上心”,却为何只得到如今这个结果?

这当然与美国一贯的傲慢作风脱不开干系,不说别的,单从峰会日期协商一事上就足以看出问题。

在3月28日至29日举行特别峰会的消息,是白宫在2月28日首先宣布的,当时白宫发言人宣称,这是一个展示美国对东盟承诺的机会,也是一个纪念美国与东盟建立关系45周年的机会。

说得好听,但东盟其实是被“突然袭击”了。

泰国《曼谷邮报》网站8日透露了东盟与美国方面确定峰会日期时的曲折过程:东盟领导人向拜登团队先后提过数个日期建议,但美方一再修改日期,这令半数东盟领导人感到恼怒,甚至有人开始觉得“最好取消这次特别峰会”。

察觉到东盟领导人的不满,拜登亲自致函东盟领导人,称峰会仍将正常举行,但十天之后,令东盟领导人更加懊恼的事发生了:白宫单方面宣布了特别峰会的日期。

VCG31N1229767882

白宫新闻简报室讲台(人民视觉)

如果这场峰会真的如白宫所说,是拜登政府的“重中之重”,美方会如此草率地“先斩后奏”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东盟领导人们当然也对此作出了合理回应:不捧场。

路透社9日引述东盟轮值主席国柬埔寨的外交大臣布拉索昆的话报道称,由于一些东盟国家领导人不能在拟定日期出席会议,特别峰会已经推迟。

本月中旬,白宫仍对外宣称正在与东盟就峰会新日期进行讨论,但下旬出现的“无限期推迟”消息说明,讨论进行得仍然很不顺利。

问题出在日期上,但绝非仅有日期问题。

白宫口口声声说美方的首要任务是“成为一个强大、可靠的合作伙伴,并巩固一个自信和统一的东盟,以应对这个时代的挑战”,但美国《外交学者》杂志网站一篇文章道出了美方的“潜台词”:“美国认为,东南亚对抗衡中国在亚洲日益增强的影响力至关重要”。

拜登政府2月初发布的首份“印太战略”概述文件已明确指出,该战略在相当程度上是针对中国的,华盛顿还将为此“有意义地扩大”在东南亚的外交存在。那么原定于3月底举行的这场峰会,是否会为美方借题发挥提供舞台?这想必也是东盟领导人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就在美方拉拢东盟“抗衡”中国的努力受挫之际,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28日宣布:应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邀请,印度尼西亚外长蕾特诺、泰国副总理兼外长敦、菲律宾外长洛钦、缅甸外长温纳貌伦将于3月31日至4月3日分别对中国进行访问。

汪文斌指出,四国外长来访再次体现了中方同东盟邻国间的亲密友好关系,以及各方对推进中国东盟合作的高度重视。中方期待通过此访,与各方共同落实好去年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30周年纪念峰会成果共识,推动全球发展倡议在周边率先落地,携手打造和平、安宁、繁荣、美丽、友好的共同家园。

“扎堆”访华的,还有阿富汗邻国的外长或代表们。在28日举行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汪文斌宣布:王毅将于3月30日至31日在安徽屯溪主持召开第三次阿富汗邻国外长会,巴基斯坦、伊朗、俄罗斯、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六国外长或代表将出席。

这些阿富汗邻国同东盟国家一样,也领教过美国“先斩后奏”带来的苦恼。甚至可以说,美式单边主义给这些国家造成的麻烦更大。

这是一张拼版图片。上图显示的是1975年4月美军直升机在美国驻西贡的“大使馆”上空飞行,下图显示的是2021年8月15日在位于阿富汗喀布尔的美国驻阿富汗使馆上空的美军直升机。(网络图片)

这是一张拼版图片。上图显示的是1975年4月美军直升机在美国驻西贡的“大使馆”上空飞行,下图显示的是2021年8月15日在位于阿富汗喀布尔的美国驻阿富汗使馆上空的美军直升机。(网络图片)

去年8月,全世界共同目睹了美国从阿富汗仓惶撤军的“喀布尔时刻”,美国不负责任地一走了之,给阿富汗人民留下深重的人道危机,给地区稳定带来巨大的安全挑战。拜登政府单方面决定撤军的时机和方式,就连派兵支持美国的欧洲盟友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阿富汗众多邻国当时更是紧张不已。在此情况下,阿富汗邻国外长会发挥了稳定局势的独特作用。

正因为如此,中方期待通过主办第三次阿富汗邻国外长会,进一步凝聚邻国在阿富汗问题上的共识,商讨下阶段共同推动阿富汗局势向稳、支持帮助阿富汗人民的“邻国方案”,向国际社会传递“邻国声音”。

更值得一提的是,第三次外长会在中国举行,是去年10月第二次阿富汗邻国外长会上,根据各方共识确定的。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