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23 07:30:26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孙鹏 作者: 凡凡

近来,阿富汗局势变化令美国备受批评。在西方主流媒体评述中,美国抛弃阿富汗盟友的做法不仅让阿富汗亲西方人士“心凉凉”,让跟在美国后面撤员的西方盟友“匆忙忙”,更惹得不少长期以来得到美国所谓安全承诺的地区普遍忧虑,质疑美国的信誉和能力。

美国《纽约时报》日前援引法国国防分析人士埃斯堡的话调侃道,当拜登说“美国回来了”时,很多人会说“是的,美国回家了”。英国《卫报》专栏作家西蒙·蒂斯代尔发文讽刺说,美国在全球要么遗憾地缺席,要么霸道地参与终至以泪水告终,“美利坚和平结束了”,欧洲不能再依赖美国,需要“更平衡的欧美关系”。

▲8月20日,美军士兵与阿富汗民众站在阿富汗喀布尔机场的铁丝网两侧。新华社/法新

近来,阿富汗局势变化令美国备受批评。在西方主流媒体评述中,美国抛弃阿富汗盟友的做法不仅让阿富汗亲西方人士“心凉凉”,让跟在美国后面撤员的西方盟友“匆忙忙”,更惹得不少长期以来得到美国所谓安全承诺的地区普遍忧虑,质疑美国的信誉和能力。

美国《纽约时报》日前援引法国国防分析人士埃斯堡的话调侃道,当拜登说“美国回来了”时,很多人会说“是的,美国回家了”。英国《卫报》专栏作家西蒙·蒂斯代尔发文讽刺说,美国在全球要么遗憾地缺席,要么霸道地参与终至以泪水告终,“美利坚和平结束了”,欧洲不能再依赖美国,需要“更平衡的欧美关系”。

图片

▲8月20日,美军士兵与阿富汗民众站在阿富汗喀布尔机场的铁丝网两侧。新华社/法新

“美利坚和平”是美国盟友在谈论联盟关系时常用的词,以此指代美国主导建立的国际秩序,及其对应的二战后“相对平静”的一段时期。这似乎有对“美国带来和平”的褒扬意味,但并未涵盖这一概念的全部。美国《大西洋月刊》今年早些时候在一篇关于“美利坚和平终结”的文章中指出,“在这一秩序中,美国利用其压倒性的力量来重塑和指导全球事件”,“充满了强大的美国例外观念和美国永恒霸权”。英国《卫报》近日一篇文章也指出,二战后,不管做出何种庄严承诺,美国基本上还是以自身利益为中心。近年来,由于国际格局的变化,关于“美利坚和平终结”的观点屡见报端。

显而易见,如今美国在阿富汗问题上的表现,再度触发了西方社会有关“美利坚和平终结”的话题,而这并令人意外。

“美利坚和平”因何终结?西方普遍认为首先是因为硬实力对比的变化。其中,被讨论最多的就是中国相对于美国的快速崛起。此外,巴西、印度、土耳其和印度尼西亚等新兴经济体也在不断发展中改变全球经济格局,冲击着西方工业国的优势地位。

在《大西洋月刊》看来,立足于经济和军事地位相对变化之上的,是美国的威望、软实力和议程设置能力的相对不足。二战后,在美国军事和经济实力达到顶峰时,其拥有强大的物质能力,可以为国际体系提供大量旨在维持经济和政治稳定的财政援助。但现在,由于战后的几次经济危机严重恶化美国财政、美元储备货币地位受损、去工业化等问题,都让美国愈加力不从心,国内滋生的保护主义和反全球化等思潮也阻挠了相关议程的推进,使得美国不得不进行战略调整和收缩。此外,美国数十年来在海外到处炫耀肌肉,“战线”拉得过长,耗资巨大,也使其自食恶果。

反过来,美国在阿富汗只知毁坏不知建设、忽略甚至无视盟友利益等,也会进一步加重其盟友——尤其是近年来与美国关系屡经波折的欧洲国家——对美国维护联盟能力和意愿的质疑。其实,联想到美欧近年来在碳减排、跨国数字巨头监管、军费分担、监听欧洲政要以及自疫情暴发以来双方在争夺防疫物资、疫苗专利权上的龌龊,美欧之间的离心离德,似乎愈加顺理成章。正如蒂斯代尔撰文指出的:拜登总统“对北约盟国牺牲的漠视充满了傲慢和背叛”,欧洲需要自力更生,需要建立更平衡、更相互尊重的欧美安全关系。

《大西洋月刊》在谈及“美利坚和平终结”时曾唏嘘,国家和文明一直处于兴衰之中,没有一个时代是永恒的,历史一如既往地向前发展。此话自然有理,但对于美国而言,显然需要反思的更多更深。拜登可以轻飘飘地宣称,不会再犯对别国内战投入过多精力、通过无休止军事干预重塑他国的错误,但曾受害于美国的军事干预和穷兵黩武,“丢失”无数和平安宁岁月的无辜人民,又能向谁去讨得一个说法呢?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