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08 15:16:25 来源:参考消息网
核心提示:美国在乌生物实验室的秘密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美在俄周边乃至在全球多国的生化实验室,其肮脏龌龊深不见底。

参考消息网3月8日报道(文/木子)

毫无意外地,俄国防部3月6日揭露的美国在乌克兰生物实验室的消息,又一次被西方媒体称为“假消息”,美官方至今一言不发。然而,如果细梳理包括西方媒体及美英的部分科学界人士自己近年来有意无意透露的种种消息,就会发现,美国在乌生物实验室的秘密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美在俄周边乃至在全球多国的生化实验室,其肮脏龌龊深不见底。

首先,最早的质疑并非源于俄方,恰恰来自乌克兰本国的议员。

俄国防部最新的披露,只是近年来俄方对于美国军方在一些前苏联国家设立生物实验室涉嫌秘密研制生物武器的重重质疑之一。据俄新社和《共青团真理报》等报道,俄国防部6日公布了乌克兰学者交给它的相关文件,五角大楼出资在乌开设了15个生物实验室,在俄对乌军事行动后,美驻乌使馆迅速删除了相关介绍,实验室紧急销毁危险病原体库存。

而实际上,早在2020年初新冠疫情开始肆虐时,乌克兰本国官员公开对美质询就引发了外界的关注。

2020年4月乌议员在最高拉达提出问题:乌克兰境内的美国秘密生物实验室在做什么?之后,乌反对派联盟领袖维克托·梅德韦丘克直接向美国发去问函。

参考消息网3月8日报道(文/木子)

毫无意外地,俄国防部3月6日揭露的美国在乌克兰生物实验室的消息,又一次被西方媒体称为“假消息”,美官方至今一言不发。然而,如果细梳理包括西方媒体及美英的部分科学界人士自己近年来有意无意透露的种种消息,就会发现,美国在乌生物实验室的秘密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美在俄周边乃至在全球多国的生化实验室,其肮脏龌龊深不见底。

首先,最早的质疑并非源于俄方,恰恰来自乌克兰本国的议员。

俄国防部最新的披露,只是近年来俄方对于美国军方在一些前苏联国家设立生物实验室涉嫌秘密研制生物武器的重重质疑之一。据俄新社和《共青团真理报》等报道,俄国防部6日公布了乌克兰学者交给它的相关文件,五角大楼出资在乌开设了15个生物实验室,在俄对乌军事行动后,美驻乌使馆迅速删除了相关介绍,实验室紧急销毁危险病原体库存。

而实际上,早在2020年初新冠疫情开始肆虐时,乌克兰本国官员公开对美质询就引发了外界的关注。

2020年4月乌议员在最高拉达提出问题:乌克兰境内的美国秘密生物实验室在做什么?之后,乌反对派联盟领袖维克托·梅德韦丘克直接向美国发去问函。

最早收到的回复非常惊人,美方首度承认了实验室的存在。美国大使馆网站还发布了一份声明,辩称这个从1993年开始的美国防部在乌的“应对生物威胁计划”“是为了确保病原体和危险有毒物质得到共同的可靠保护,是为了可以开展和平的研究和研发疫苗”。然而,就在乌克兰人尚处在惊愕中时,美国大使馆很快又删除了声明。

事实上,乌克兰议员发出疑问不只是由于新冠疫情,更因为数年来乌一些地方出现的各种疫情。包括但不限于:2016年在哈尔科夫某种流感导致20名乌克兰军人死亡、200多人住院。2017年乌克兰发生肉毒中毒事件也被疑为源于“人为制造的”研究用生物材料……

其次,令外界觉得更诡异的是,在这些海外“合作计划”中,与当地卫生部门接洽的机构却是——美国国防部。

2020年在乌议员的追问下,乌克兰卫生部出来说明,承认根据2005年乌美签署的《乌克兰卫生部和美国国防部关于防止可用于生物武器研发的技术、病原体和知识扩散的条约》,美国在乌建有8座实验室。乌克兰新闻社2020年5月26日援引乌卫生部的话说,从2005年开始,美国防部减少威胁局为实验室的建造和现代化改造提供了技术支持。

也就是说,由五角大楼所辖机构直接出资、管理和运营在他国的生物实验室。

由此,美国国防部的一个机构浮出水面——“国防部减少威胁局”(Defense Threat Reduction Agency,DTRA)。该局及其负责在海外设立实验室的“纳恩-卢格减少威胁合作计划”(Cooperative Threat Reduction Program,CTR)要追溯至苏联解体。

1992年,由美参议员纳恩和卢格提出来的CTR计划,宣称为缓解国际社会对解体后苏联庞大核生化武器库安全的担忧,由美方出资帮助莫斯科处理核武器及安顿核武专家。该计划经美方一再延长持续了近20年。

其间,“减少威胁合作计划”并非仅限处理核武问题,其“业务范围”向前苏联国家的生物和化学领域拓展,1996年开始交由美国国防部的“国防特殊武器局”(DSWA)负责,1998年该局更名为“国防部减少威胁局”。除运营CTR,该局还另出资至少21亿美元,在海外多国设立生物实验室推进所谓“生物合作参与计划”(Cooperative Biological Engagement Program,CBEP)。

随着时间的推移,外界发现美在海外开设的生物实验室与当地暴发罕见传染病之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巧合”。2019年,由于乌兹别克斯坦暴发了不明原因的麻疹和水痘疫情,乌克兰暴发了非洲猪瘟和鼠疫,俄罗斯总防疫医师安娜·波波娃在独联体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人会议上发言时,边展示地图边提请与会者注意:“第一张是世界各地的美国国防部减少威胁局实验室的分布图。第二张是暴发新流行病的中亚地区分布图”,两张图高度吻合。

资料图片:美国一家位于格鲁吉亚的生物实验室门口的警示标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资料图片:美国一家位于格鲁吉亚的生物实验室门口的警示标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网站2020年4月30日的报道认为,当年在原苏联加盟共和国境内,包括乌克兰等国在内至少有7个国家18处地点有美国生物实验室在工作。

再则,即便是根据西方科学界人士及一些研究部门、调查记者的部分公开文章资料,也直接或间接地印证了美国在海外的这些腌臜勾当。

2018年10月,美国科学促进会的期刊《科学》刊登了一篇题为《农业研究还是新生物武器系统》的文章,由来自法国蒙彼利埃大学、德国马克斯·普朗克进化生物学研究所和弗赖堡大学的5名科学家共同署名。他们认为,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的“昆虫同盟”项目研究成果未必能用于农业,可能是为了“研发用于敌方目标的生物制剂及其运载工具”。而DARPA的生物技术部门职能就是研发生物武器。

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尚佩恩分校国际法教授弗朗西斯·博伊尔曾指出,在美国设在境内外的约400个实验室中,约有1.3万名科学家在致力于创造对疫苗有抗性、对人体有攻击性的细菌的新菌株。

概言之,美国在海外的生物实验室根本经不起深挖和追问,至少有以下几大疑点:

其一,职能上,美国官方一再辩称用于所谓“和平用途”“协同合作”的实验室为什么对外界秘而不宣,在海外做好事不留名难道是美国外交的一贯作风?不妨就把真正的功能对外展示一下?

其二,地点上,这些在冷战结束后新设立的实验室为什么不设立在美国本土或是欧洲国家?从目前的信息看,美国海外新增生物实验室大多设在前苏联范围的一些国家、一些亚洲和非洲国家。这难道是因为美欧已如此先进不需要此类实验了,还是某些类型实验的极度危险不宜在美本土增设?

其三,机制上,美国为什么不同意接受相关核查的建议?美国虽是联合国《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缔约国,但自2001年起,俄罗斯和其他一些国家,多次倡导就起草《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补充议定书形成共识,议定书的核心是设立相应核查机制以便对缔约国是否履行不研发生物武器义务进行相互监督。但该提议一直遭到美国的反对和阻挠。如果美国的一个个实验室没鬼,怕什么核查?

其四,数量上,美国在全球到底还有多少个生化实验室?

俄罗斯安全会议秘书尼古拉·帕特鲁舍夫认为,美国在世界各地生物实验室的数量高达200多所,其中大多数分布于俄中两国周边。在他看来,“这些四处开花的设施,在很大程度上与美国位于德特里克堡军事基地的科研机构并无两样”,而这个绰号为“死亡实验室”的机构一直是从事军事生物学研究之重地。

美国究竟能否回答:它到底在海外还藏了多少“德堡”的肮脏秘密?!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