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20 15:10:48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周晨
核心提示:“当我们在屏幕上看到阿富汗的消息时,这让我们的头发都竖起来了。我们不敢看电视。”

参考消息网8月20日报道 据美联社美国亚拉巴马州蒙哥马利8月19日报道,美国首名阵亡军人的父亲说,阿富汗战争在“耻辱”中结束。

报道称,迈克·斯潘是一名海军陆战队出身的中情局官员,在2001年“9·11”袭击事件后,他感到有责任前往阿富汗。

迈克·斯潘的父亲琼尼回忆称,在最后一次打电话回家问候孩子时,迈克告诉父亲,希望能在那里收集到情报,以找到“9·11”袭击的策划者本·拉丹。

几天后,即2001年11月25日,迈克在一场囚徒骚乱中被杀。当时他正在监狱审问极端分子。这位来自亚拉巴马州温菲尔德的32岁中情局准军事行动官员,是2448名在阿富汗战争中阵亡的美国军人中的第一人。

报道援引琼尼的话说,他对周一美国混乱撤离阿富汗的画面感到厌恶。画面上人们拼命想要逃离塔利班的接管,紧紧抓住一架即将起飞的美国军用飞机的机身。

他说:“我一看到它就恶心。这令人沮丧。我认为这是可耻的。我认为我们这样做是可耻的。”

琼尼刚把孙女送走,在听到撤离场面的描述后,他不得不把车停在路边,看手机上的画面。他说,人们从飞机上坠亡的场景让他想起了从世贸中心塔楼上跳下的美国人。

参考消息网8月20日报道 据美联社美国亚拉巴马州蒙哥马利8月19日报道,美国首名阵亡军人的父亲说,阿富汗战争在“耻辱”中结束。

报道称,迈克·斯潘是一名海军陆战队出身的中情局官员,在2001年“9·11”袭击事件后,他感到有责任前往阿富汗。

迈克·斯潘的父亲琼尼回忆称,在最后一次打电话回家问候孩子时,迈克告诉父亲,希望能在那里收集到情报,以找到“9·11”袭击的策划者本·拉丹。

几天后,即2001年11月25日,迈克在一场囚徒骚乱中被杀。当时他正在监狱审问极端分子。这位来自亚拉巴马州温菲尔德的32岁中情局准军事行动官员,是2448名在阿富汗战争中阵亡的美国军人中的第一人。

报道援引琼尼的话说,他对周一美国混乱撤离阿富汗的画面感到厌恶。画面上人们拼命想要逃离塔利班的接管,紧紧抓住一架即将起飞的美国军用飞机的机身。

他说:“我一看到它就恶心。这令人沮丧。我认为这是可耻的。我认为我们这样做是可耻的。”

琼尼刚把孙女送走,在听到撤离场面的描述后,他不得不把车停在路边,看手机上的画面。他说,人们从飞机上坠亡的场景让他想起了从世贸中心塔楼上跳下的美国人。

报道称,琼尼说,他不反对美国人离开阿富汗,但不赞同撤军的时间和方式。随着塔利班的接管,他立刻想到了曾经帮助过他儿子和其他美国人的阿富汗人。

他说:“他们会死的。他们要杀了他们。当我们知道我们作出了承诺时,人们怎么能接受这一点?如果没有这些人帮助我们,我们会损失多少人,无从知晓。”

另据埃菲社西班牙弗里奥尔8月18日报道,在阿富汗阵亡的第一名西班牙女兵伊多娅的父母说,“我们不敢看电视”。

报道称,每当电视里播放阿富汗冲突的画面时,伊多娅的父母——康斯坦丁诺和孔苏埃洛——都会换台或干脆关掉电视。2007年,他们的女儿就死在那里,年仅23岁,正准备结婚。她所在的车队在行进中触发了地雷。她成为在阿富汗阵亡的第一名西班牙女兵。

在伊多娅的家乡弗里奥尔,有一座纪念她的花岗岩石碑。她的父母依然在当地的诺达尔村生活。康斯坦丁诺对记者说:“我们还能去哪里?变化越多,情况就会越糟。”

报道称,失去爱女的伤痛难以抚平,现在更令他们深受折磨。康斯坦丁诺说:“当我们在屏幕上看到阿富汗的消息时,这让我们的头发都竖起来了。我们不敢看电视。这会使我们本已沉重的心情雪上加霜。我们会强忍世界上所有的痛苦,换台或干脆关掉电视。”

他说:“在我看来,我妻子更加痛苦。伊多娅是我们唯一的女儿。只要在电视上听到和看到那个国家的名字,我们就会受到刺激。”

报道称,在车队遇袭前,伊多娅已经开始放松心情,准备回国。在与家人的交谈中,这名刚晋升下士的女兵当时非常开心。

她终于回国了,却是以一种人们最不希望看到的方式回来的。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