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28 14:14: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黄晋一
核心提示:文章称,美空军新型“陆基战略威慑”洲际弹道导弹系统(GBSD)项目下一代洲际弹道导弹正进入生产的快车道。出于几个重要原因,美空军的第六代战斗机已经比计划提前数年飞行。原因之一就是数字工程,这一技术在广泛的武器系统中显示出进步。

参考消息网9月28日报道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9月26日发表题为《数字工程在美国洲际弹道导弹中鲜为人知的角色》的文章,作者为克里斯·奥斯本,全文摘编如下:

美空军新型“陆基战略威慑”洲际弹道导弹系统(GBSD)项目下一代洲际弹道导弹正进入生产的快车道。出于几个重要原因,美空军的第六代战斗机已经比计划提前数年飞行。原因之一就是数字工程,这一技术在广泛的武器系统中显示出进步。

诺思罗普-格鲁曼公司副总裁兼总经理格雷格·曼努埃尔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说:“数字工程正令我们能够快速前进。我们将在2026年启动我们的生产计划,在2024年的一些早期采购可能需要一或两年的时间生产。数字创新为我们提供了建造、交付和填补本可能是‘民兵’-3洲际弹道导弹与GBSD项目之间潜在差距的机会。我们将满足空军的期望。”

数字工程令GBSD项目能够以新的瞄准和制导技术水平将美国地面发射的洲际弹道导弹维持至本世纪70年代及以后。这些软件升级可以改进武器的制导系统、技术和传感器。这是一个重要因素,因为新型洲际弹道导弹要在未来数十年里应对新一代敌人威胁和反制措施。

参考消息网9月28日报道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9月26日发表题为《数字工程在美国洲际弹道导弹中鲜为人知的角色》的文章,作者为克里斯·奥斯本,全文摘编如下:

美空军新型“陆基战略威慑”洲际弹道导弹系统(GBSD)项目下一代洲际弹道导弹正进入生产的快车道。出于几个重要原因,美空军的第六代战斗机已经比计划提前数年飞行。原因之一就是数字工程,这一技术在广泛的武器系统中显示出进步。

诺思罗普-格鲁曼公司副总裁兼总经理格雷格·曼努埃尔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说:“数字工程正令我们能够快速前进。我们将在2026年启动我们的生产计划,在2024年的一些早期采购可能需要一或两年的时间生产。数字创新为我们提供了建造、交付和填补本可能是‘民兵’-3洲际弹道导弹与GBSD项目之间潜在差距的机会。我们将满足空军的期望。”

数字工程令GBSD项目能够以新的瞄准和制导技术水平将美国地面发射的洲际弹道导弹维持至本世纪70年代及以后。这些软件升级可以改进武器的制导系统、技术和传感器。这是一个重要因素,因为新型洲际弹道导弹要在未来数十年里应对新一代敌人威胁和反制措施。

这种武器的早期设计包括潜在升级的途径。鉴于美空军长期以来都在升级和维护洲际弹道导弹,因此建造这些武器以适应现代化是合乎情理的。

曼努埃尔还说:“我们在武器系统的设计上取得了良好的进展。数字工程正在为我们带来成功。”

数字工程还带来额外的优势,也就是能够通过在“弯曲金属”之前对设计进行评估和测试来节省时间并降低成本。这可以很可靠地通过模拟来复制武器系统性能,令研发人员对关键的性能参数以及设计的有效性有一个实际且快速的估计。

曼努埃尔还说:“你可以想象,‘民兵’-3型洲际弹道导弹的设计利用了上世纪60年代的技术,使用了10年……GBSD项目的设计是在数字环境中,将使用50年,利用现有技术,排除项目研发的风险,并整合具备适应性和灵活性的能力。”

曼努埃尔说,这一数字蓝图可以大幅降低操作维护费用。

ICBM

资料图片:存放在陆基发射井中的美军“民兵-3”型洲际导弹。(美空军官网)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