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08 14:46:04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黄晋一
核心提示:文章称,研究人员和气候事务倡导者一向认为,尤其令人担忧的是美国军队,在石油消耗方面,美国军队是全球最大的机构消费者,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单个温室气体产出机构。最近20年来,美军在中东发动战争的做法也让全世界因它制造的温室气体排放而深受其害。

参考消息网11月8日报道 英国“中东之眼”新闻网网站11月6日发表题为《COP26:美军是“中东头号污染者之一”》的文章,全文摘编如下:

中东已成为世界上受气候变化影响最突出的地区之一,严重的干旱、极具破坏性的山火、来势汹汹的洪水和污染影响着数百万人的生活,并让一些地区几乎不适宜居住。

但是,在各国领导人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六次缔约方大会(COP26)之际,有一个排放源不大可能在讨论中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各国政府没有义务公开披露本国军队的排放情况。

研究人员和气候事务倡导者一向认为,尤其令人担忧的是美国军队,在石油消耗方面,美国军队是全球最大的机构消费者,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单个温室气体产出机构。最近20年来,美军在中东发动战争的做法也让全世界因它制造的温室气体排放而深受其害。

美国布朗大学“战争成本核算”项目负责人内塔·克劳福德对“中东之眼”新闻网说:“据我所知,美国军方排放的温室气体是全世界最多的。由于军方是美国最大的单个能源消费者,美军制造的排放量非常惊人。”

参考消息网11月8日报道 英国“中东之眼”新闻网网站11月6日发表题为《COP26:美军是“中东头号污染者之一”》的文章,全文摘编如下:

中东已成为世界上受气候变化影响最突出的地区之一,严重的干旱、极具破坏性的山火、来势汹汹的洪水和污染影响着数百万人的生活,并让一些地区几乎不适宜居住。

但是,在各国领导人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六次缔约方大会(COP26)之际,有一个排放源不大可能在讨论中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各国政府没有义务公开披露本国军队的排放情况。

研究人员和气候事务倡导者一向认为,尤其令人担忧的是美国军队,在石油消耗方面,美国军队是全球最大的机构消费者,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单个温室气体产出机构。最近20年来,美军在中东发动战争的做法也让全世界因它制造的温室气体排放而深受其害。

美国布朗大学“战争成本核算”项目负责人内塔·克劳福德对“中东之眼”新闻网说:“据我所知,美国军方排放的温室气体是全世界最多的。由于军方是美国最大的单个能源消费者,美军制造的排放量非常惊人。”

他说:“如果美国真的想在气候变化,尤其是减排领域在全球发挥领导作用,那么它需要关注军方及军工产业。”

据“战争成本核算”项目估算,2001年到2017年,美国军方排放了约12亿吨二氧化碳,其中有4亿吨可以直接归因于“9·11”事件后在阿富汗、伊拉克、巴基斯坦和叙利亚的军事行动。

克劳福德指出,美国军队制造的排放量“在任何一年都高于许多国家的排放量”。

根据英国杜伦大学和兰开斯特大学研究人员获得的数据,2017年,美国军方平均每天购买269230桶石油,当年释放的二氧化碳总量超过2500万吨。

美军方最具破坏性的排放来自于燃烧航空燃油,这种燃料带来的全球变暖影响是其他类型燃料的2到4倍,因为它的燃烧地点位于较高的海拔高度。

参与这项研究的杜伦大学副教授奥利弗·贝尔彻说:“就碳氢化合物而言,航空燃油的污染程度是最高的;它们给大气带来的不利影响最大。”

然而,消耗燃料只是造成排放量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贝尔彻指出,为世界各地的美军提供补给的后勤保障活动留下了“可能没有得到充分重视的”巨大碳足迹。

开展这些行动的国防后勤局能源部门负责监督向38个国家的2000多处军事哨所、营地和站点运送燃料,此外还要向230个和美国军方签有合同的地点输送燃料。

不过,在贝尔彻看来,“对军事行动加以统计并对排放情况进行核算是极其困难的”。他说:“追踪在路上来来回回的车辆有多少,行驶了多长时间,加了几次油,所有这些维持军事行动所需的基本日常活动,相关数字是很难获得的,但这是真正的具体细节。”

此外,制造武器系统、弹药和其他装备所导致的排放让美军给气候带来的影响又增加了一层。

“战争成本核算”项目估计,“9·11”事件后的战争期间,美国军工产业每年排放的二氧化碳约为1.53亿吨。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