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首页 图片频道 中国图片 组图
首页

男子驾车致女友重残拒赔偿 法警爬墙抓捕

2015-09-14 06:42 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熊婉君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左 右→ 查看原图

2015年9月10日消息,江苏镇江。

“我又没犯罪?我哪里杀人啦?大不了一年拘我两次!”9日凌晨,在镇江句容下蜀镇芙蓉自然村一民居内,90后男子陈某被戴上手铐时,不停地叫喊。2010年9月,陈某驾车失控撞击到路边石块,致使副驾驶位上的女友、南京90后女孩筱筱(化名)重度致残。经过45天的抢救,筱筱苏醒过来,但至今大小便都不能自理。2012年筱筱诉至句容法院,法院判决陈某赔付各类款项总额82万余元却无果;2014年在法院的高压下,陈某家人与筱筱家人签署《和解协议》,将赔偿总额降至20万元,但陈某至今仍旧没有履行。

昨天凌晨,镇江7家基层法院执行局联合开展声势浩大的道路交通事故纠纷案件专项执行行动,笔者跟随镇江、句容法院的法官法警行动。经事先侦查,获悉陈某当晚在家后,句容法官法警摸黑直扑陈某家中。敲门、喊话及撬门都无效后,法警爬墙进入陈某家中,将陈某带走。

“姑娘长期服药后,因为激素原因长得又高又大,又瘦又小的妻子搀扶她上厕所,一下子跌到导致骨折。”9日上午,在筱筱家中,其父匡军几欲落泪,他告诉笔者:“这么多天来,洗澡都是我帮她洗,一个大姑娘,大小便都不能自理……”

车辆失控撞石块,女友重度致残

主审此案的句容法院法官杜雪峰告诉笔者,经审理查明,2010年9月27日11时30分许,陈某驾驶轿车,沿句容市下蜀镇山河路由北向南行驶。行至句容市下蜀镇山河路高庄村地段,车辆失控驶出道路左侧,撞击路边石块,致车辆受损,陈某及乘坐人筱筱受伤。

筱筱伤后,先后两次在解放军第三五九医院住院治疗,被诊断为重型颅脑损伤等。原告共用去医疗费197085.64元(含已经先期调解处理的医疗费40000元)。事故发生后,被告陈某给付原告59000元。2010年10月29日,句容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陈某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

2012年4月10日,经句容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委托,句容市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对筱筱的致残程度等作出鉴定,鉴定意见认为:筱筱的伤情为重度致残。

2010年11月9日,原告筱筱向法院起诉,要求被告陈某赔偿先期产生的医疗费用40000元。后经法院调解,达成分期付款协议。2012年7月25日,原告再次向法院起诉,要求被告陈某赔偿各项损失921361.64元。

为筹医疗费,女孩母亲上街乞讨

杜雪峰说,该事故经公安部门认定陈某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2012年9月21日,法院最终判决:被告陈某赔偿原告筱筱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交通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882761.44元,扣除其已给付原告的59000元,计人民币823761.44元,此款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

而筱筱父亲匡军告诉笔者,陈某已支付的5.9万元中,大部分是保险公司的赔款。

句容法院执行局陈琴局长介绍,判决生效后,陈某及家人一直没有履行赔偿,同时避而不见。2014年1月10日,多方布控下,法院方终于找到了陈某,决定对其执行司法拘留。“迫于法院方的强大压力,陈某的父母现身”,陈局长说,最终和筱筱家人达成了一份《和解协议》,陈某父亲还做了担保。笔者在协议上看到,“根据判决书,陈某应赔偿筱筱医疗费等共计人民币823761元,现经双方协议,筱筱同意陈某总计给付人民币20万元,余款予以放弃”。

赔偿总额从82万余元降至20万元,法官们都觉得筱筱及其家人“宽宏大量”,非常不简单,认为也是对法院工作的支持,但是52岁的匡军告诉笔者,自己也是不得已而做出如此巨大让步的。事故后,筱筱送到了镇江359医院,当时只有心跳没有呼吸。经过45天的抢救后,才醒过来。前后用去30万元左右的医疗费用,家中亲戚朋友都借遍了。现在,筱筱还急需后续治疗,并且医生也说经过后续治疗,身体功能有可能进一步恢复,尤其是大小便能自理,为了能尽快有后续治疗的钱,才被迫“降价”。

“在女儿抢救期间,因为实在没有钱了,她妈不得不在下蜀镇街面跪着乞讨了两三天,好不容易募得了七八千元救急……” 匡军揪心的说, “我今年已经52岁了,原本想女儿能晚年照顾我们,但现在她自己大小便都不能自理,还能指望她照顾我们吗?”现在夫妻俩最大的心愿,就是女儿能自己大小便自理,然后最好能自己照顾自己。所以当务之急就是要有钱,有了钱后续治疗才能跟进。

匡军说,几年来,他们先后十多次向陈某及其家人要钱,但每次都碰了钉子,有时甚至还被恶语相向。

法警爬墙开门,陈某被拘留

获悉陈某8日晚睡在家中后,在镇江中院执行局易小辉副局长的统一指挥下,当晚即制定了捉拿“老赖”陈某的方案。9日凌晨5时许,两辆警车载着多名法官、法警,疾驰下蜀镇陈某家中。杜雪峰等法官、法警都憋了一口气:“陈某的行为属于典型的拒不履行,此行出征一定不能扑空!”20多分钟后,警车来到陈某家门外。陈某家是类似别墅样的小二楼建筑,院内还停着一辆红色小轿车。

杜雪峰上前敲院子大门,没人理睬,法官潘玮通过警用喇叭喊话,同样没有效果。众人找来铁棍撬院子门还是无果。这时军人出身的法警江荣,爬上围墙并最终跳进院子,打开大门。众法官、法警直扑二楼卧室。

众人推开门就看到了睡在床上的陈某。宣读执法文书后,在法官和法警的呵斥下,陈某才穿好衣服下楼。其间,陈某嘴里叼着香烟,不停给其父亲打电话,法官制止时,陈某嚣张地喊叫:“大不了一年拘我两次!”法警当即给其上铐后带上警车。

在句容法院内,陈某告诉笔者,自己和筱筱还是有感情基础的。出车祸后,双方就闹翻了。当记者问他“筱筱现在生活已经不能自理,你还能不能做点什么时“,他沉默了一会儿,表示“我也不好说”。

获悉陈某的顽固嚣张,易小辉则警告说,双方自愿达成和解协议,就要自动履行。“如不履行,执行申请人有权申请执行原来生效的判决书”。发稿前,记者从镇江中院获悉,陈某已被司法拘留。

9日上午10时许,易小辉、杜雪峰等赶到筱筱句容家中,代表法院看望慰问。

在筱筱家中,笔者看到她20岁时的影集,身材高挑、活泼美丽,是给人的第一印象。但因为那场不堪回首的车祸以及大量药物的作用下,美丽女孩的身上已经看不到青春丽影,嗓音沙哑,说话困难。更让人心痛的是,因为伤及脑干,她对陈某已经没有印象,只是在父母的提示下,她才依稀知道,自己的今天是陈某造成的。

“就是撞死条狗,也要赔!要他拿钱,我要看病。”这句话从筱筱嘴里蹦出,一字一句,艰难、沙哑却有力。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