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加金箔,谁能喝?

白酒加金箔,谁能喝?

国家卫计委日前发文,拟准金箔成为食品添加剂新品种,但仅限用于白酒。专家及业界均直言不理解卫计委想法,舆论更批评此举或将助长奢侈之风。

喝前摇一摇:金光闪闪 面子足

平时喜欢喝点白酒的赵先生说,他曾经喝过添加了金箔的白酒,“金箔酒看上去金光闪闪,很有面子,但其实口感也没什么区别。”

  • 金箔酒曾是身份的象征

    卫计委在《意见》中简短定下食用金箔的统一质量规格要求,除了仅限用于白酒,最大用量为每公斤白酒二十微克外,更要求入酒的金箔必须是金色、呈粉末状或微小薄片。金箔入酒的做法之所以引起争议,是因为害怕此举将助长奢侈之风,另有人认为金箔酒将成为“土豪”们追逐购买的对象。(香港《东方日报》)

  • 据了解,金箔酒在中国已有多年历史,90年代初由南京金箔集团提供金箔、西安酒厂灌装生产的金箔酒曾风靡一时,后来在江苏、山东、河北、广东等地均有生产销售。由于黄金不在中国食品添加剂之列,金箔酒在国内一直没有合法地位,但也有多家厂商打擦边球生成金箔酒、金箔饭、金箔化妆品等。国内一些人“食金”不仅是为了保健,更成为一种身份的象征。

  • 一些人特殊的心理需求

    在中国古代,黄金与不朽联系在一起,富人们会用金制的容器来盛放饮品和食物。炼金术士甚至倡导食用这种金属本身。不过,食用黄金也有消极的含义,比如“吞金”在中国古典文学中被描述成一种自杀的方式。(美国《纽约时报》)

  • 如果有人就是有钱、任性,喜欢在酒里加金箔,以满足自己的面子,或者想达到某种保健和药用功效,可视为民俗或传统工艺范畴,哪怕纯粹为了炫富,或者就是迷信,只要吃不出问题,也可以允许其存在。

  • 有食品专家认为,金箔用于食品自古就有、中外皆然,不过有的为了炫富,有的作为色素。如果是纯度较高的金箔,吃下去对人体无害,但也不会被吸收,喝完了就会排出,当然也没什么益处。因此可以说,白酒里加金箔,纯粹是出于饮用之外的其他目的,或是为了外观着色的需要,或是满足一些人特殊的心理需求。

问题来了:吞金会不会要命?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营养与食品安全系副教授范志红表示,从营养学的角度看,目前已确定人体必要的元素有20多种,不过肯定不包括金。

  • 食品中使用金箔是违规的

    现在来考虑如何让这种粮食酿造的烈性酒变得再上档次一点,似乎有些不合时宜。把微量黄金加进一些烈酒中的做法在欧洲长期存在,金施拉格肉桂酒和金水酒便是如此。一些中国酿酒商也在销售带有金箔的白酒,不过,这种做法显然没有获得官方的批准。(美国《纽约时报》)

  • 现在已经有人翻出“旧账”,早在2001年,卫生部已对江苏卫生厅“金箔酒”的卫生监督问题进行批复,禁止将金箔加入食品中。

  • 卫生相关部门曾于2011年下发过对于金箔酒卫生监督的批复文件,当中明确表示金箔既不是酒类食品的生产原料,也不能作为食品添加剂使用。(香港《东方日报》)

  • 中国食品科学领域三院士之一中国工程院院士孙宝国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对食品添加剂采取许可管理,食品中使用金箔肯定是违规的。

  • 适量金箔原则上对人体无害

    据了解,金箔入药早在唐代已有记载,明朝李时珍《本草纲目》中记载食金“镇精神、坚骨髓、通利五脏邪气”。以金箔入丸散服,破冷气、除风。但目前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添加金箔对身体有利。香港中医师公会会长关之义称,金箔只要分量合适,原则上对人体无害。(香港《东方日报》)

  • 口服摄入时,金粉无毒,因为它不易吸收。但据美国国家生物技术信息中心维护的在线数据库PubChem介绍,至少出现过一例人体对添加了金的酒品出现过敏反应的案例。(美国《纽约时报》)

  • 据营养与食品安全硕士阮光锋的一篇文章介绍,对于将金属金作为食品添加剂,国际上已有权威安全评估;欧盟2013年最新的标准也显示,金属金可用于一些糖果、巧克力的涂层,也可以用于一些酒类,主要用途是作为色素使用。但从营养学的角度看,金不是人体必需的营养素。

含金自然涨价:谁出的主意?

白酒专家称,白酒是透过生物发酵过程生产,添加金箔对其发酵毫无帮助,绝非必要,唯一解释就是为涨价提供一个借口。(香港《东方日报》)

  • 卫计委声称提议来自酒企

    面向中国富有阶层销售烈酒的酿造商,是中国持续进行的反腐运动的受害者之一。由于铺张的饮酒行为正在受到严厉审视,过去两年,白酒等酒类产品的销售增长受到了严重影响。(美国《纽约时报》)

  • 一位卫计委的工作人员说,金箔作为食品添加剂国外早有先例,在此前的专家评估中,并没有收到反对意见。上述工作人员表示,这次将金箔放入酒中的提议来自一家白酒企业。具体是哪一家,不得而知。“既然意见到了我们这边,那么它从安全性和公益必要性方面,是经过了专家的审查的。”

  • “金箔入酒早在去年8月就已经公开征求过一次意见,时间跨度为一个月,不过公众和媒体未关注到。在这一个月内,标准管理部门组织了专家评审,未收到任何不同意见。”该工作人员说,实际上这次卫生计生委征求意见并非常规做法,而是特例。

  • 普通酒加金箔立马变高档

    有商家将金箔酒包装成价值不菲的“高档酒”,标价近4000元人民币,并吹嘘有强身健体等功效,借此谋取暴利。但实际上添加金箔的白酒额外成本只需2元。

  • 有黄金生产商透露,按现时制金工艺,500毫克的24K金能打造成面积相当于100元钞票大小的金箔。以目前金价200多元人民币计算,一瓶金箔白酒的金箔原料成本仅需2元,意味这些“高档酒”的售价与成本相差极大。(香港《东方日报》)

  • 从白酒企业的角度看,白酒里添加金箔的确是“无害地满足消费者面子”的妙招,如果再辅以一些似是而非的养生学说,会成为具有营销价值的新卖点。从江苏一些地方之前的案例来看,尽管成本很低的金箔一加,白酒的身价立马提升。

一旦认可了金箔的“合法地位”,就可能有一些白酒品牌借机炒作,甚至对其功效进行虚假和夸大宣传,助长“无用的奢侈”。

黄金的那些花样吃法

  • ●金球奖宴会用金箔做甜点

    在甜点中,金箔的作用被发挥得淋漓尽致。金箔一般会被碾磨的金箔粉,或特制的金箔花,搭配在巧克力、奶油、冰淇淋上,可以起到配色的作用。2012年美国金球奖的颁奖宴会,餐后甜点配的就是撒了金箔的布丁。

  • 用金箔配色,价格当然不菲,在甜点界的好几个世界最贵的吉尼斯纪录,都是金箔的功劳,纽约一餐厅曾推出售价15730英镑(17万人民币)的巧克力。

  • ●金箔寿司 日本人爱吞金

    上个世纪80年代,日本开始流行食金,日本人大量地在食物上贴上金箔,借“吞金”来显示自己的富裕。日本有个叫金泽的城市,是生产金箔的专业户,日本99%的金箔都是那里生产的,这里有添加金箔的果子、寿司,还有金箔酒、金箔咖啡等。

  • ●黄金丸 让粪便闪闪发光

    网上还有一种由24K金制成的胶囊丸销售,卖家承诺,服用由24K金制成的2厘米长的胶囊丸后,能“让你最私密的部位变成黄金殿”,排泄物将会带着闪闪发光的黄金碎片。“黄金丸”售价每盒为425美元(约2580元人民币)。让粪便闪闪发光的秘密,实际上不过是因为金箔不能吸收。

  • ●墨西哥餐厅用金箔做冰棍

    墨西哥一餐厅曾推出一款龙舌兰酒冰棍,冰棍中裹着24K金箔,售价1000美元(6259人民币),看来在冰棍界,想要创造最贵世界纪录,也得靠金箔。

  • ●金箔代替鱼籽的“鱼子酱”

    这款名为“天使泪珠”的“鱼子酱”是山寨版,里面一粒鱼籽都没有,代替鱼籽的是金箔。这一罐“金箔酱”大约200美金(1252人民币)。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