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穿山甲:酒肉穿肠过,还请放了我

穿山甲:酒肉穿肠过,还请放了我

我是一只穿山甲,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世界极危、濒危物种,据说,我的伙伴们在中国已经快被“吃绝”了。最近,我在网上“火”了,因为有人因为吃我而受到争议,好像背后还有些其他的事儿……——来自一只无辜的穿山甲

富二代晒穿山甲“美食” 网友戏称:“猪队友”

一名香港青年在微博“晒”“野味”,不曾想“晒”出了麻烦。

  • 最近,一位出身香港的男青年因为晒出一盆“野味”而“火”遍网络。香港《星岛日报》报道,一名香港富二代(微博名@Ah_cal)2月6日被曝光,因他近年经常在微博上晒出在内地接受各级官员豪华款待的场面,比如喝茅台特供酒、坐飞机驾驶舱,甚至获广西官员宴请穿山甲——“各部门领导都很热情,特别是李局长黄书记请我们到他办公室煮穿山甲给我们吃,第一次吃,口感味道很好,已经深深爱上了这野味了!”——令无数网友穷追猛打这位食用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的“穿山甲公子”。经查,这名富二代名为李加和,是香港钟表富商之子。

  • “穿山甲公子”成为网红,事件亦引起网路议论沸腾,批评事主:小小年纪即三观不正,热衷权势,炫耀特权,甚至做出违法违规之事,不以为羞,反以为荣,拿出来发微博炫耀。

  • 有趣的是,网友虽然一边倒的“讨伐”这名“穿山甲公子”,但在另一方面却对他 “既爱又恨”,因为通过他在微博晒出的种种,而暴露出背后涉腐败的现象,有网友调侃“男子以一己之力成功扭转了反腐靠小三的尴尬局面”、“小伙子,你是人民派出的卧底吧”、“感谢你们这样的‘猪队友’为反腐做出的贡献”。

  • 据《法制日报》,2016年9月28日,第17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缔约方大会上,全部8种穿山甲物种被从CITES附录II提升至附录I,全球范围内禁止穿山甲及其制品的一切商业贸易。在国内,穿山甲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违法捕食涉嫌刑事犯罪。博主@Ah_cal、“李局长”、“黄书记”等人吃穿山甲的行为事实上已经违法。

  • @Ah_cal遭到网友曝光之后,立刻感到不妙,删除了几年间的所有微博,最后注销了微博帐号。但其食用野生动物的行为已得到广西有关部门、国家林业局关注。国家林业局保护司动物处值班工作人员表示,若食用野生穿山甲属实,肯定涉及行政案件,他们已经关注到网络反映的这一热点问题。广西自治区森林公安局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已经对此展开调查,“但是嫌疑人名单还不方便透露”。

吃穿山甲,吃的是特权幻觉?

“吃穿山甲”背后,可能没那么简单。

  • 据香港《星岛日报》报道,有网民对这位香港富二代的“自我曝光”表示难以理解,“怎么和韩国的崔顺实的女儿一样傻”。对此,有媒体评论认为,这次“吃穿山甲”事件背后,有着对“特权”的盲目推崇。

  • 澎湃新闻网评论称,理性来看,野味普遍十分昂贵,野生动物却并不具备额外的营养价值。由于不少野生动物携带未知的微生物和寄生虫,还会产生健康风险。然而,不少人仍然痴迷于把穿山甲之类的野味端上餐桌。根源在于部分人的畸形心理,他们认为消费野生动物有面子、有地位。吃的是野味,享受的是特权感觉。野味在一些“高级场合”便具有了特殊的含义,所以吃上穿山甲才会成为一件值得炫耀的事。

  • 《香港商报》则评论称,类似“穿山甲君”的“事迹”还有待进一步调查,但是敢于在微博上,公开炫耀吃穿山甲、喝特供酒、进飞机驾驶舱,则说明,其享受的不仅仅是珍奇的美味、奇妙的视野,而是一种走了“上层路线”后被特权光环笼罩的精神享受。许多初入社会的年轻人都会有这样的感受:我出席了一个什么会议,参加了什么规格的饭局,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件令人陶醉的事情。感觉自己处在权力的中心,或权力的边缘也行,给人一种虚幻的成就感和高亢的存在感,无论从官方话语还是民间价值看,醉心特权的“穿山甲君”都属于“三观不正”的类型。

  • 特别是,对于晒出盘中餐穿山甲大快朵颐,“穿山甲公子”起先并不以此为耻,他更在微博上与网友对骂,称“不就吃了顿饭吗?至于吗!” 有媒体评论认为,当事人自己无视法律与社会公德,以一种近乎法盲的“勇敢”坦承吃穿山甲,总之是没有了底线与边界意识。从@Ah_cal未删前的微博内容看,类似的吃吃喝喝、勾肩搭背几乎是一种常态,这显然会给人一种站在舞台中央,至少也是坐在前几排的优越感、漂浮感。症状体现在“穿山甲公子”身上,病根却还是在地方胡吃海喝的风气上。

穿山甲快被中国人“吃绝”了?

一年只生一只幼崽,珍贵的的穿山甲在中国已经快要被“吃没”了。

  • 穿山甲的作为濒危动物,其珍贵不言而喻。《澳门日报》报道称,全球穿山甲得到最高级别保护,禁止一切国际贸易。

  • 不过,如此珍贵的穿山甲在中国却面临着“被吃绝”的危险。英国《独立报》网站曾报道,穿山甲非法交易的规模非常巨大,有人正在非法买卖和宰杀这种独特的哺乳动物,以获得它们的肉和鳞片——后者可入中药,非常抢手。另外,中国人喜欢吃“野味”,由于存在感染疾病的风险,中国规定只有某些人工养殖的野生动物才能端上餐桌,但人们对“真货”的需求依然存在。这对穿山甲来说具有灾难性,穿山甲一年只生一只幼崽。而自然资源保护论者也担心人们在优待大象、犀牛和老虎等巨型动物的同时忽视了穿山甲所面临的困境。

  • 在一些地区,穿山甲得到了名副其实的“珍稀动物”级别的保护。比如在中国台湾,为保育穿山甲,不惜将之送往德国进行繁殖。台媒曾经披露,去年年底,台北市立动物园为强化穿山甲在欧洲的域外保育基地,将一公一母两只穿山甲“水里”及“穿芎”,借殖至德国莱比锡动物园,期望让穿山甲在欧洲建立起稳定的卫星族群。

  • 台湾报纸上还曾刊登过一首名为《穿山甲被抓走了》的小诗:我被抓走了/卷起的身子抵抗/但马上被丢进箱子里/没有光线/一片漆黑/我不知道/会被带去何处/摇摇晃晃有好几哩路吧/然后/我连同箱子又被拖下车/又被关进呼喊也没有用的地方/听见外面传来的朦胧声音/“抓到一个值钱货”/我的肉和我的皮肤可以延续/但我在箱子里面的生命/倒数中

  • 事实上,中国这两年也出现了更多保护穿山甲等濒危珍稀动物的声音。去年5月,国际公益组织野生救援(WildAid)在北京启动穿山甲保护项目,并联合大自然保护协会(TNC)发布了首支呼吁大众拒绝消费穿山甲制品的公益广告。野生救援中国首席代表子雯女士在活动现场表示,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关注动物保护和环境问题。“但另一方面,我们在中国六大城市展开的公众意识调查发现:63%和15%的人认为市场上的穿山甲鳞片和肉是来自‘养殖’和‘自然死亡’的穿山甲。这让我们看到在宣传和教育方面,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她说。

吃穿山甲,违反了法律法规;“秀吃穿山甲”,还暴露出一部分人在价值观和道德观方面的缺失。改变这些人也许有点难,但为了穿山甲等珍稀动物,更需要劝诫一句:酒肉穿肠过,还请放了“穿山甲们”。

外国如何保护野生动物

  • 美国:严惩走私野生动物者

    在美国,保护野生动物的观念深入人心。人们与飞禽走兽和平相处,大大小小的野生生物保护区随处可见,钓鱼打猎要遵守相应的法律规定。

  • 近半个世纪以来,国会制订了联邦濒危物种法、国家森林管理法和联邦土地政策管理法、超级基金法和1990年以后的几十项保护野生资源的法律,以及对雷斯法案等过去制定的法律进行补充修订,再加上各级法院直至最高法院对环境诉讼案件的裁决,使得美国野生生物得到了较好的保护。

  • 美国严格执行相关法律,曾有人因为走私金龙鱼被判一年徒刑和4000美元罚款。

  • 英国:加大资金投入保护野生动物

    英国的动物保护起步最早,也是世界上对动物保护比较完整的国家。英国的动物保护法不区分大小动物,或者家畜野生动物,而是统一制定了一部动物保护法。

  • 2015年,英国伦敦政府出资500万欧元成立专门小组,用于打击非法野生动物交易,以保护包括大象、犀牛、老虎等濒临灭绝的物种。该小组将合作各地方政府,抓捕捕猎者,找到其犯罪网络,从而有效减少非法野生动物制品的供给和交易。

  • 不仅英国政府专门成立打击非法野生动物交易小组,不少航空公司也相继发布声明将不再运输如狮子、猎豹、水牛等大型野生动物。

  • 日本:所有动物均受保护

    在日本,所有动物均是受保护对象。日本的宠物按规定要终生喂养,成为家庭的一员。日本1973年曾出台《关于爱护及管理动物的法律》。日本法律所指的动物非常宽泛,不只是稀有野生动物,还包括狗、猫、鸽子等常见动物。该法规定,任意伤害动物要处一年以下徒刑,同时处100万日元的罚款;虐待和遗弃动物要罚款30万日元。

  • 由于法律的威慑和人们环保意识的提高,日本国内已经很多年没有发生滥捕滥杀野生动物的现象了。至于吃野生动物,日本人在国外不受法律的约束,或许有人偶尔为之,但在国内,他们不敢吃,也不往这方面想,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不吃野生动物的良好习惯。

  • 当然,日本人保护野生动物还缺乏世界眼光,如捕鲸就受到了全世界的谴责,但在保护本国野生动物方面,还是做得不错的。

  • 韩国:明令禁止食用野生动物

    韩国政府于2004年首次单独制定了《野生动植物保护法》, 2011年该法正式更名为《野生生物保护及管理相关法律》。韩国对禁止食用的野生动物的规定较为严格,很多在中国可以食用或处于管理边缘状态的野生动物都被禁止使用。以哺乳类动物为例,包括水獭、黑熊、山羊、麝香鹿、海狗、貂、獐子、狐狸、狍子、獾、野猪、野兔等在内的动物都禁止被食用,违者将视情节严重受到不同惩处。而各种青蛙类动物也在明令禁止食用之列。

  • 不仅如此,韩国还很早就开始注重生态道德教育。韩国高校生态道德教育课程从政治、经济、道德伦理等多个视角切入生态环境问题,对于认知和生态科学素养较为重视,但相比日本和中国台湾,其技能的培养和参与性活动设置仍显不足。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