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考何时不再疯狂?

中国高考何时不再疯狂?

当诸如“高考誓师大会”、“烧香保过”、“学生撕书”、“城管劝大妈高考期间暂停广场舞”等新闻充斥报端时,你就会知道,中国进入“高考模式”,各种情绪弥漫,紧张、压抑、煎熬与发泄。

高考让中国上下“癫狂”

每年一到六月,高考便成“压倒一切”的大事。全社会皆屏息凝神,一切公共服务为高考让路:工地停工,交警加班,道路让行,各种“高考护考车队”浩浩荡荡上街。

  • 与之相伴而来的,还有诸多近乎匪夷所思的消息:杭州某家长为避免孩子高考受到干扰,居然毒死了楼下一池青蛙;母亲送考被撞昏倒在血泊中,女儿舍身而去含泪进考场;更为甚者,父亲高考前不幸离世,为确保孩子心态稳定,家人联合瞒住死讯。[详细]

  • 考生:“头悬梁、锥刺股”

    莘莘学子为了这一刻的冲刺已经准备好几年。他们有人在深夜和周末的马拉松式学习中依赖吸氧和打氨基酸点滴。一些女孩通过吃避孕药或打避孕针确保他们不会在高考期间碰上生理期。[详细]

  • 据报道,湖北孝感一个班的几十名高中生在准备高考期间边学习边通过吊瓶输液的照片被上传到微博,并被地方报纸刊登。这张在中国的社交网络上受到大量批评的照片不但揭示了一种危险的做法,还说明了面临考试的学生所承受的压力。

  • 有网民称,这是“头悬梁、锥刺股”的现代写照。还有网民说,这一场景让人想起了美国电影《黑客帝国》,人的大脑被控制后,他们的自由意志都被麻痹,成为为机器提供能源的电池。(英国广播公司)[详细]

  • 一家当地报纸报道说,浙江还流行“吸氧疗法”。一些高考或者中考考生的家长支持这种做法,以此来缓解考生由于过度用功而造成的大脑疲劳。

  • 当地一名医生承认,吸氧可以让学生从过度学习中恢复过来,得到一宿安睡。但是,一些家长看上去并不满足于给他们的孩子氧气治疗——他们还希望孩子把书带进治疗室。这位医生说:“既然为了休息而来,就不差这点时间。”

  • 一家医院专门为考生开设了夜间治疗:下午5点到晚上8点,在“加满”氧气之后,学生有充分的余地可以挑灯夜读。(英国《金融时报》)[详细]

  • 家长:尽一切努力“保驾护考”

    高考让考生的全家人都手忙脚乱。葡萄糖摆在身旁,每晚都做头部按摩,父母接下来几天请了假,姐姐也从北京赶了回来。河南的郑继超(音)准备参加高考——在苦读了12年和做完了成堆的家庭作业之后。(德国《法兰克福评论报》)[详细]

  • 另有报道称,中国各地的家长都会在考场附近预订酒店和餐馆,以确保他们的孩子可以学习到考试当天的最后一分钟,并且在附近吃营养餐,不会出现消耗宝贵考试时间的肠胃不适。

  • 官方媒体援引参加过高考大战的学生陈健(音)的话说,上海的父母为了节省通勤时间浪费的几分钟或者避免考试当天出现任何意外而愿意花几百元人民币。

  • 当为这个大日子预订出租车的时候,上海的父母不会像当地居民通常所做的那样——而是拒绝没有吉利车牌号码的出租车。(英国《金融时报》网站)[详细]

  • 教师:痛苦 学校:紧张

    不仅学生受苦,教师的生活也十分痛苦。河北省一名毕业班教师无法忍受这样的作息:早晨6点10分开始早锻炼,晚上的课程到10点结束,学生每个月休息一天,而老师要利用这一天批改模拟试卷。这名教师自杀了,留下仅一岁的儿子(将来这个孩子无疑也要开始为自己的高考做准备)。(英国《金融时报》)[详细]

  • 安徽省六安市毛坦厂镇毛坦厂中学曾在高考前租用70辆大巴车为考生送行,此外还有来自各地家长自发组织的千辆私家车也加入到了送行的队伍中。每年的6月5日,该镇都举行盛大的“送考节”,万人夹道欢送,为考生加油助威。这种万人送考现象已成为当地“高考景观”。

  • 更有甚者,2013年,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的1.5万名考生从5日起便进入全封闭的校园准备应试,不少人像搬家一样,背着一大布袋的日常用品和各类应考书籍进入校园,以应付这四天三夜的人生最重要的“科考”。[详细]

  • 社会:高考优先 其他让行

    中老年妇女夜间爱跳的广场舞被禁止了。为了学生能集中精力温习功课,工地也不许发出噪音。就连警车和救护车也不许鸣笛。有些家长组织起来阻断交通,迫使汽车远远绕开自己心肝宝贝正在解题的考场。一切都进入了紧急状态。[详细]

  • 北京考生近日在重兵保护下参加高考:防暴警察持枪巡逻,考卷由武装巡逻车运送。这在高考历史上还是第一次。据报道,针对北京大约7万名考生采取的特殊安保措施是中央政府反恐行动的一部分,此项行动是在内地其他地区发生爆炸袭击后展开的。

  • 这些考生将在100多个考点参加为期两天的考试。北京西城区有19个考点,警方将在每个考点部署一辆武装处突车,配备枪支和防暴装备。丰台区将派7辆武装巡逻车押运考卷。之后,这些武装巡逻车将继续在考点附近执行巡逻任务。(香港《南华早报》)[详细]

  • 为了尽可能给考场“最安静”的应试环境,广州交警部门曾宣布在高考考试期,将对全市59个考场中的34个实施临时交通管制,禁止一切机动车辆进入管制路段。交警部门表示,高考期交警部门将全员上路,全力以赴加强考场及周边道路的巡逻管控,严格执罚车辆乱停放、机动车鸣喇叭等违章。[详细]

  • 为了确保高考期间的交通顺畅,安徽芜湖交警支队曾组成“爱心护考”车队,分布在芜湖10个考点处理应急事件。山西运城近500名出租车驾驶员、私家车主也组成护考车队,当地考生只要看到贴有“爱心送考”车贴的车辆,就可凭准考证免费乘车前往考点。[详细]

  • 高考期间商业和军用飞机要改变飞行路线,以减少头顶上空传来噪音。通往考场的路口有警察设立路障,汽车严禁鸣笛,出租车为考生提供免费乘车。各大寺庙挤满了来祈祷的家长们。建筑工地停工了。网吧接受整顿。2008年奥运会火炬接力时也要绕行,以免喧哗影响正在考试的学生。(美国《纽约时报》报道)[详细]

越来越多学生“躲避”高考

对高考的“过分重视”带来了普遍的恐惧和挫败感,使得越来越多精英家庭的父母开始考虑其他的选择,例如把孩子送到国外。而没有条件出国的考生,似乎也在寻找“其他选择”。

越来越多学生“躲避”高考
  • 上周末,近940万学生参加中国的高考。一些学校通过采取系统性的作弊手段来规避高考的压力。去年,湖北省对高考作弊进行严厉打击后,学生们的家长来到学校外面闹事。这些家长宣称,高考作弊是一种普遍现象,不让他们的孩子作弊,就把他们的孩子置于一种不利地位。中国政府今年已经警告将严惩高考作弊者。

  • 还有不少专家认为出现了逃避高考的现象。有些农村学生根本不报名参加考试。如果考上了大学,却付不起高昂的学费,那考上了又有什么用?而付得起学费的家庭往往直接把孩子送到西方去上学。许多中国人说,这些学生由此避开了国内的高考压力,也享受了一种比较自由、个性化的教育。(日本外交学者网站)[详细]

  • 英国媒体称,在中国,有越来越多的高中生不参加国内高考,转而参加国际考试,比如美国的学术能力评估考试(SAT)。

  • 教育部当时的数据显示,高考人数已经连续5年下滑。2013年有912万人参加高考,是2008年高峰后人数最少的一年。2008年的考生人数为1050万。有些人甚至在最后一刻“弃考”。中国国家媒体称,2013年有近100万人“弃考”。教育部表示,在过去5年有近10%的报名考试者没有参加考试。(英国《金融时报》网站 )[详细]

  • 据报道,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移民海外去读大学甚至中学,就是为了躲避高考。近年来参加高考的学生明显减少,从2009年的1020万减少到今年的约900万。[详细]

  • 有报道称,仅是在2010至2011学年,就有近2.4万名中国高中生到美国留学,占赴美中国留学生总数的15%以上,而5年前这个比例几乎为零。根据美国国土安全部的统计数据,2011年,美国中学招收了6725名中国学生,而2006年仅有65名。外媒称,这种现象——被称为中国学生“日益年轻化”——是由于两个关键的、相互关联的因素产生的:中国教育制度僵化和避免残酷的高考。

  • 目前就读美国高中的许多学生之所以离开中国就是为了避开高考。根据中国教育部最新统计数字,超过20万名学生称“避免高考”是他们寻求国外高中教育的主要动机。(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详细]

如何治疗高考“癫狂征”?

作为通往大学录取的唯一桥梁,高考“癫狂征”势必年年发作。高考改革乃至中国教育体质改革,才是治病的药。

如何治疗高考“癫狂征”?
  • 有一幅漫画是反对突击备考的教育工作者所众所周知的,画面上一群动物列队站在一张书桌前,书桌后坐着一名男子。队列中有大象、鱼、海豹、狗、猴子和企鹅,男子宣布说:“为了选拔的公正,每个人都要接受同样的考试:请爬上这棵树。”外媒称,作为通往大学录取的唯一桥梁,中国目前的高考体现的就是这种做法。批评之声铺天盖地,改革正在进行之中。中央政府已经表示,改革将包括一个多元评价系统和一个甚至可能会导致美国大专院校委员会先修课程(AP)大学学分制度的中国翻版的考试计划。

  • 报道称,中国对创新经济的需求已经造就了一个极其向往改革的教育基础环境。正在进行的许多变革都是对东亚及西方模式的仿效,并针对中国的环境作出了相应调适。尽管如此,它们在今后10年内取得的结果将引起西方教育领袖们的兴趣,以便作为对于中等和高等教育之差异的一个比较模型。中国已经加强了鼓励实验性课程模式的努力,期望学习西方的教育管理范例并建立自己的特许学校群。

  • 报道称,两国的大学入学考试正在进行改革以拓宽学生基数。最近发布的高考改革方案减少了对高考的强调,同时将针对每一门课程提供多次考试机会,这对于在一次性考试中把精力集中在技术性课程的学生来说将是一个福音。其他的潜在改革预示将减少对高考本身作为关键入学标准的重视程度,并增加其他入学标准的比重。

  • 报道认为,尽管拥有中国的特色,但本土的AP考试制度对于缓解学生和家长的高考压力将会起到很大作用。当然,这些变革需要时间才能给国际留学生人数和机构信心带来影响,不过它们毫无疑问会有助于越来越多有才干的中国学生爬上那棵学术之树。(日本《外交学者》杂志)[详细]

  • 在过去30余年中,高考尽管成为中国最重要的人才选拔方式,但“一考定终生”所带来的负面效应,如片面追求分数、人才评价标准单一、增加社会的集体焦虑等弊端,也一直是争议焦点。一张试卷检验所有考生、一个标准答案衡量对错,这无形中扼杀着中国孩子的想象力。

  • 分析称,今年以来,局面有所改观,一些地区及高校开始种种探索,以求打破目前唯分数而论的录取模式。浙江、广东等地区的高校,录取考生时不仅看高考成绩,还要结合学校面试或笔试成绩、高中平时成绩对考生进行评定。

  • 这些探索和尝试增加了学生和高校双方的选择权,有助于那些综合素质良好、具备一定特长,考试成绩却不够突出的学生脱颖而出。过去,择优录取指的无非是分数第一,而现在,这个“优”具有了更多元化的涵义。机会多了,标准不唯一了,也有利于整个社会以更加平和、轻松的心态来对待高考。

  • 只不过,外界担忧,在目前的社会大环境之下,如果缺乏监督,缺乏完善的制度设计,这些看起来选贤与能的新政,只怕沦为新一轮“拼爹”的战场,甚至反而更利于隐蔽的寻租活动。到那时,改变中的高考仍逃不出“形式上的公平”魔咒。

  • 文章认为,高考是基础教育与高等教育之间的枢纽,三者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高考改革之外,基础教育如何推动素质教育,尤其是如何在教学条件落后的地区推动素质教育;高等教育的学科设置、培养方式、办学思路如何最大化激发学生潜能?如果脱离了整个中国的教育体系,只单纯着眼于高考改革,从高考一路拼杀过来的年轻一代,依旧会堕落在当下大学舒适的安乐窝里。

  • 文章指出,教育改革的链条上一环扣一环,对应的正是一个孩子的一个阶段扣下一个阶段。每年高考也就两三天时间,但教育改革的弦应时时绷紧。[详细]

高考是基础教育与高等教育之间的枢纽,三者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作为枢纽的高考出现“癫狂”,身为整体的中国教育估计也很难“健康”,是时候整体改革了!

网友评论

韩国高考也疯狂

  • 11月7日,是韩国2014年度大学修学能力考试即高考的日子。早晨7点半左右,18岁的高考生郑文玉刚到考场门口,就被一辆正在倒车的车辆撞倒轧伤。幸好当时附近有很多送孩子前来考试的家长,在他们的帮助下,郑文玉很快就被送到附近的医院进行治疗。

  • “我一定要参加考试!”医院里,不顾身体的伤痛,文玉向父母和医生强烈要求道。经多方紧急协调,当地市教育厅在郑文玉所在的医院设置了一处只有两名监考老师和一名考生的临时考点。

  • 考试后文玉向媒体表示“出事的瞬间,我只是想一定要参加考试。虽然是在医院病床上考试,但是拿到试卷的时候,我还是觉得自己很幸运。”

  • 而文玉的母亲回想起7日那天的事情,表示“看着女儿一边考试,一边打着镇痛剂,真的很心痛。当女儿答完所有的试题放下笔的那一刻,我感到非常欣慰和骄傲”。

  • “眼看就要实现上大学的梦想了,我不想所有的一切在一瞬间都变成泡影,所以再辛苦,我也要坚持。”文玉坚定地说。

  • 与中国一样,高考也是韩国一年一度的“大日子”。韩国大报《京乡新闻》以“这是一场改变人生的考试”来形容高考。对许多韩国的考生来说,高考的好成绩,就是一张通往成功人生的“门票”。数十万跟郑文玉一样准备了三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考生,为了各自的梦想,挤上同一座“独木桥”。[详细]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