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路费为何要收这么多?

过路费为何要收这么多?

交通运输部12月23日发布了2013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根据交通运输部公报,2013年度全国收费公路通行费收入3652亿元,支出4313亿元,年度亏损661亿元。难道这就是我们要交那么多过路费的原因?

中国过路费有多贵?

中国过路费有多贵?
  • 中国:截至2013年年底,中国全国公路网总里程达到435.62万公里。目前,中国10万多公里的高速公路中九成以上要收费。全国收费公路共有主线收费站1728个。全国高速公路一年收费在4000亿元以上。有数据显示,中国收费公路占全球70%,收费公路里程可环绕地球四圈半。

  • 美国:全美国约有9万公里的高速公路,其中收费路段只有8000公里,而且集中在东部城市。在美国中西部地区,绝大多数高速公路很难看到收费站。美国高速公路,即使收费也不高,一般从两美元到20美元不等。有记者2013年曾经驱车从美国东部横穿到西部,一路基本上都是走州际高速公路,全程6000多公里,没有缴纳一分钱的过路费。

  • 德国:德国是欧洲最后几个对轿车不收取高速公路养路费的国家之一。德国的高速公路网络是全欧洲最大的也是最贵的,至今绝大部分的道路维修保养费用都是由政府从税收中支付。对于12吨以上的卡车,德国从2005年元月开始征收平均每公里15欧分的使用费。

  • 日本:大部分日本的高速公路按里程收费,征收标准全国统一。装有里程表的普通车辆6公里以内500日元(约合人民币28元),每6公里收费100日元(约合人民币6元),上限为900日元(约合人民币51元)。日本高速公路普遍采用各种打折方法。在高速公路上的行驶里程在100公里至200公里之间的,超出100公里的部分可优惠25%,如果超过200公里,则超过部分可优惠30%。

  • 澳大利亚:澳大利亚99%的高速公路不收费,全国收费站总数不超过15个,其中悉尼渡海隧道和M2、M5、M7就占了近10个,剩下的全国各地只有两三个。所有的城市之间的公路都没有收费站,收费站只是在市区范围。就算碰到收费站,收费也很便宜,也就几块钱,而且在收费站前后一般至多两三公里处都有上下口,便于你在收费站前出去走几公里普通公路再上来。

  • 印度:印度的高速公路全部为国家所有,总长度只有700多公里,全部为收费公路。这些公路是印度的主要交通干道。小型车的收费为每公里0.65卢比(约人民币7分钱),客车和卡车的费率稍高,为2.2卢比(约合人民币0.25元)。据世行的数据,2010年印度人均国民收入为4.2万卢比,因此每公里0.65卢比的价格对印度人来说非常便宜。

第二部分:过路费都干啥用了?

在中国,收费公路政策可回溯到1984年。当时,在财力有限的情况下,为破解落后的交通状况对经济发展的瓶颈制约,只能采取“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的方式。时至今日,中国公路网中97%的高速公路、61%的一级公路和42%的二级公路,均依此方式建成。

第二部分:过路费都干啥用了?
  • 2004年后建的高速全亏?

    截至2013年底,全国收费公路累计建设投资5.44万亿元,累计债务性资金投入3.75万亿元,债务余额3.43万亿元。债务居高不下,其中一个原因在于公路造价的提升。“2011年全国高速公路平均造价为每公里5067万元,2013年上升到9082万元。国家发改委监审结果显示,2004年后建成的高速公路全部亏损。”

  • 过路费本该全用于还贷

    前不久河北将一条已经到期停止收费的高速公路又恢复了收费,而山东省则宣布对省内15条高速公路延长收费期,一个强大的理由就是尚未还清借贷。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关键就在于,收费公路收到的通行费并未100%地用于还贷。

  • 国务院2004年出台的《收费公路管理条例》规定,政府还贷公路的车辆通行费,除必要的管理、养护费用从财政部门批准的车辆通行费预算中列支外,必须全部用于偿还贷款和有偿集资款,不得挪作他用。事实上,在此次交通部公布的账本中,确实有这方面的支出。然而,公路养护、管理的费用是否应该从收费中列支,却是一个值得斟酌的问题。如果允许这样做,那么,在将来还清借贷、取消收费后,这笔费用又应该从哪里列支?如果是从政府财政中列支,那么目前在收费期间从过路费中列支的理由是不充分的。

  • 中国现存的公路,除了收费公路以外,还有大量不收费的公路,它们同样需要养护管理,所产生的费用只能由地方政府的财政承担。公路本质上是一种公共资源,政府的公共财政需要为此提供兜底服务,而目前对各类车辆收取的购置税和车船税、在成品油价格中包含的消费税,本就应该用于这方面的支出。 

  • 过路费支撑高额福利

    审计署曾对18个省份的高速收费进行专项审计,结果发现,有一些地方的高速公路经营企业,一边是高额福利,一边是人浮于事、超编严重。有一家企业编制27人,实际多达156人。有些企业甚至把资金挪用建设楼堂馆所、投资理财。

  • “账本”上还列明“其他费用”共104亿元。北京圣大律师事务所主任赵瑛峰说,“其他费用”是个筐,金额不大又没有明确二级明细科目的支出,都可以“装”进去,很容易成为隐藏“秘密”的“黑洞”。

真实的数据摆在这里,收费公路亏损也绝非是笑话。不得不承认的现实就是,亏损是事实,高利润也是事实。

网友评论

收费公路改革方向

  • 交通运输部正在考虑对收费公路进行改革,未来形成两个公路体系:

  • 普通公路由政府公共财政承担,提供均等化基本公共服务;高速公路通过收费方式,由用路者支付,提供效率服务。同时努力做到每一条收费公路的附近或平行走向上有一条以上可供选择的非收费公路。

  • 未来中国将形成两个公路体系,最终将收费公路在公路网的比重控制在3%左右,非收费公路比重占到97%。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