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路在何方?

希腊,路在何方?

希腊公投,被外界视为“决定国运”之战。希腊对国际救助计划说NO,不啻于给了债权人一记重重的耳光。无论今后走哪条路,希腊民众与欧元区的对立情绪已经被公投刺激得越发严重。

要面子,还是要里子?

希腊公投否决了债权人提出的纾困条件,虽然国家前途面临了更大的不确定性,不过许多希腊人感觉他们展现了不屈服的骨气,值得骄傲。

  • 7月5日,深陷债务“愁云”的希腊人举行全民公投,决定是否接受国际债权人的新一轮救助提议。最终结果显示,反对者获胜。反对协议草案者约占61.31%,支持者约占38.69%。这意味着希腊走向“赖账”以及脱离欧元区的可能性大大增加,让欧洲债权国大跌眼镜。

  • 然而不少希腊民众笑了,即便手里的现金越来越少,生活水平每况愈下,也好过饱受债权人的非议。钱可以没有,但“尊严”得保住。雅典一家鞋店业主说,公投让希腊再次团结,他们相信自己有能力渡过难关,公投结果可以让它们争取到更好的纾困条件。

  • 新华社驻雅典记者陈占杰介绍,目前希腊社会依然稳定,老百姓的大体生活还算正常,商店仍正常营业。银行自动柜员机前面往往排着长队,不少人有秩序地等着提取每日限额的60欧元(约合人民币411元)现金,没有出现恐慌。60欧元暂时可以应付日常消费,而且希腊人有积谷防饥的传统,商场超市里的生活必需品短期内尙没有出现匮乏。

  • 但需要看到的是,在希腊民众庆祝他们找回“尊严”的同时,一系列令人悲观的数字却提醒着他们,现在庆祝还为时尚早。

  • 据英国《卫报》报道,希腊银行现在只剩5亿欧元现金,相当于希腊每个人只有45欧元。英国广播公司援引希腊银行业高层的消息称,该国银行系统的现金存量将在数天内耗尽。

  • 陈占杰说,希腊政府宣布实行资本管制以来,希腊的餐饮、外贸等行业遭受到巨大冲击,不少进口商已无力支付外国商品订单货款。现在正值暑期旅游旺季,旅行社和商铺并没有迎来络绎不绝的旅游团,相反,每天几乎都要损失掉数万名游客的订单。

  • 希腊的国际和国内航线机票订单大幅滑落,一些餐馆和商店近期生意减少了3成至4成。一名咖啡店老板说,他曾经开了两家门店,如今只剩一家在惨淡经营。对于一些中产阶级和富裕阶层而言,虽然资金比一般老百姓充裕,但资本管制限制了投资和贸易,他们也渐渐地开始为钱发愁。

西方媒体集体看衰

对于此次公投结果,欧美主流媒体纷纷表现出不安和悲观的情绪,认为希腊的未来将从此面临极大的不确定性,经济前景堪忧。

西方媒体集体看衰
  • 彭博社发表文章,对于希腊有可能脱离欧元区并恢复使用原有货币的影响进行了分析。文章称,很多经济学家表示,公投否决后,希腊很可能被迫发行自己的货币,即“德拉克马”(注:德拉克马曾为希腊使用的货币单位,于2002年被欧元取代)来维持经济运转。然而有观点认为,希腊政府并不清楚是否拥有迅速切换到新的货币系统的执行能力。

  • 路透社报道援引澳新银行分析师的观点称,此次公投带来了两大影响:一是将希腊政府的立场合法化;二是将债务危机甩给了欧盟,让后者决定该如何应对当前局势。澳新银行货币策略分析师沙瑞夫认为,希腊公投带来的首个考验,将是欧洲央行是否会向希腊银行提供紧急资金。

  • 英国《每日电讯报》综合路透社的文章报道称,希腊全民公投给其他遭受经济危机的欧洲国家树立了一个不好的先例。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评论到:希腊全民公投否决援助方案是“民主和尊严的彻底胜利”,她希望欧洲领导人“理解本次公投所传达的信息”,那就是“你不能强迫任何人在自己的死刑执行书上签字”。

  • 《纽约时报》发表文章称,尽管很多希腊选民疲于本国长达五年之久的高失业率和经济崩溃而选择拒绝救助草案,然而一些欧盟领导人认为,此次公投中反对派的胜利几乎是将希腊推到了一个不可逆转的位置。德国经济部长表示,“齐普拉斯和他的政府正在领导希腊民众走上一条饱含痛苦的放弃和绝望的道路。”

  • 美国雅虎新闻网站援引法新社的报道称,德国总理默克尔与法国总统奥朗德呼吁欧盟各国在7日召开紧急峰会,商讨希腊公投可能引发的政治和金融危机。欧元集团主席杰洛·戴松布伦表态称,感到“非常遗憾”,并对希腊经济前景表示担忧。

  •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援引美联社的文章称,希腊公投结果将把希腊及欧洲带入“充满不确定性的未知境地”,但这对于希腊总理齐普拉斯来说是一次决定性的胜利。

若退欧元区恐引“多米诺”效应

希腊是一个非常小的经济体,其总产值约相当于美国路易西安那州。分析师真正担忧的是希腊一旦退出欧元区,则多国可能仿效,情况将变得充满不确定性。

  • 对于各界纷纷认为是“一投定生死”的希腊公投,事情远非表面那么简单。

  •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表示:“由于百姓往往是信息不对称的受害者,因此以公投的形式让百姓决定‘退欧’是希腊政府推卸责任的行为,百姓可能也成了政府继续与债权人博弈的筹码。”

  • 即使是公投以“赞成”收尾,也不代表能迅速达成救助共识,在对于债务紧缩、减债与否等关键问题上,双方仍可能继续博弈,以“反对”收尾也不代表希腊会马上退欧。

  • 其实,希腊情况根本微不足道:

  • 1、希腊对国际货币基金(IMF)违约贷款金额仅16亿美元,约相当于大型百货Wal-Mart每30个小时的营收。

  • 2、希腊是一个非常小的经济体,其总产值约相当于美国路易西安那州。

  • 3、现在不是2010年,欧元区应付最坏情况的准备好过以往,防火墙早已就位。

  • 分析师们真正的担忧,并非希腊本身。真正的担忧是骨牌效应。若希腊退出欧元区,则多国可能仿效,欧元展望将缓慢大幅下跌,情况将变得充满不确定性,甚且可怕。目前担忧的,不是希腊,而是意大利及西班牙等国家。

  • 其实,欧洲的强国如英国和德国本身也存在反欧洲一体化势力,他们认为是一体化才会让本国被“无赖国家”拖累;而如希腊、西班牙等弱势国家则把反紧缩看成是欧洲一体化的恶果。因此“希腊退欧”可能会打开潘多拉魔盒,造成一体化终止。正因如此,核心施救国才不敢轻易对希腊挥手告别,希腊也正是利用了这点来进行长期博弈。

  • 接下来还有“难关”或“大限”需要希腊攻克。7月13日将召开欧元集团会议,是欧元集团在希腊7月20日向欧洲央行偿付之前最后一次会议。这无疑是一个高风险事件,因为这可能是各国财长就放款达成协议的最后机会。

  • 7月20日则是更为令人担忧的高风险事件,因为欧洲央行持有的35亿欧元希腊国债在20日到期,违约将导致欧洲央行切断紧急流动性援助资金,这也可能成为“希腊退欧”的第一步。

救助希腊,钱并不是问题。但纵容希腊等于欧盟向激进政府妥协,可能会引发示范效应,这对欧元区和欧盟推进综合经济治理“有害无利”。

希腊危机未来重要时间节点

  • 7月10日:希腊须发行新国债来取代20亿欧元的旧债

  • 7月16日: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货币政策会议在法兰克福召开

  • 7月17日:希腊须兑付其2014年发行的三年期国债的利息约7100万欧元

  • 7月20日:希腊须兑付欧洲央行持有的约35亿欧元希腊国债

  • 7月31日:穆迪定于此日评估希腊主权债评级

  • 8月1日:IMF贷款利息,合计约1.75亿欧元;须在8月5日前支付

  • 8月5日: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在法兰克福召开非货币政策会议

  • 8月7日:希腊须展期10亿欧元国债

  • 8月14日:希腊须展期14亿欧元国债

  • 8月20日:希腊须兑付欧洲央行持有的32亿欧元到期国债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