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回家过年“五大怕”

年轻人回家过年“五大怕”

随着春节脚步的临近,有人欢喜有人忧,一些年轻人直呼过年回家烦恼多,感觉“压力山大”。

一怕:春运抢票交通难

每年春运期间,“抢票”成为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场。铁路、公路压力瞬间陡增。

  • 被称为“全球最大规模人类集体迁徙活动”的中国春运4日拉开帷幕。预测2015年春运的总客流将达37亿人次,比去年增加1亿人次。(英国广播公司)

  • 在《南华早报》的调查中,有38.2%的年轻人觉得春运压力太大、车票难买,所以他们选择留在工作地过年。李娟的老家在黑龙江,广东某大学毕业后,她就留在了当地工作。她对《南华早报》说:“春运回家太折腾了,毕业5年,都是在广东过年的。回家的话,坐火车需要中转,得三四天时间,人多票也不好买;飞机票又没有很大的折扣。”(香港《南华早报》)

  • 春节假期只有短短的7天,今年除夕开始放假,节前回家人群肯定会暴增,交通压力可想而知。“市区里堵车是常见的,最害怕高速路和国道、省道也堵车,大家都归心似箭,堵在路上肯定挺闹心。”小孟称,由于单位严格按照规定放假,所以,2月17日下午才能回家,对于堵车,她感到头疼。

二怕:礼品红包花销大

除了众所周知的春运压力大,车票难买外,回家开支太大、无法承担已成为众多年轻人“恐归”的首要原因。

  •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刊登了一则关于春节的调查,共有611人参与。其中,69.4%的人认为,“不能衣锦还乡、面子上过不去”是他们不愿回家的主要原因。(香港《南华早报》)

  • 在北京工作的顾俊(音)也是“春节恐归族”一员。顾俊把自己的春节预算账单上传到了新浪微博,美国《国际商业时报》称,“他的账单展示出,春节如何让中国年轻人的花销变得失控”。“春节前我做了个预算,包括红包和一些礼金,差不多是一个月的工资,也就是5000元。但实际花费远超我的预估,是原来的两倍多,我在考虑明年是否还要坚持回家过年。”他对《国际商业时报》说。

  • “家里的亲戚朋友可能会认为,我在外面过得很好,有更精彩的生活。他们心里希望,每年回家,我都能带回去一些时髦的东西,甚至一些华而不实的礼品。实际上,我的生活可能没他们想象得那么美好,可我不希望失去‘面子’,另一方面,我也不想让他们失望。”顾俊解释道。

  • 中国的城镇化进程让大批农村和二三线城市的青年涌入大都市。家庭的期待正处于历史高位,他们希望能高兴地回家,但无法避免的人情负担让他们有了“回家的恐惧”,《国际商业时报》评论道。(美国《国际商业时报》)

  • 在中国式关系链条里,“人情大似债”,春节红包是维系感情必不可少的东西。但这场为保“面子”而展开的战争,已让很多人望而生畏。文章说,“但愿若干年后,中国过节的被迫无奈会逐渐消失,轻薄的红包同样能维系起厚重的人情”。(新加坡《联合早报》)

三怕:父母亲朋逼婚紧

离春节越来越近,“剩男剩女”们也越来越烦恼,看别人双双把家还,而自己孑然一身,又不好向父母亲朋交代,这个年又将是一个难过的年。

  • 即使是在“人间天堂”杭州,“剩男剩女”也难逃“过年恐惧症”。“又是一年春节,难见父母面啊,耳边老是响起父母的声音,何日能捎个媳妇回家?每年春节走亲访友,总被亲戚朋友问起终身大事,像我这样的大龄青年,现在都不敢回家过年了。”在杭州一公司打工的张先生说,“现在觉得非常对不起父母,我也知道他们是为了我好。但找不到合适的总不能去抢一个吧?真的患上过年恐惧症了。”

  • 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但是,如今在男多女少的性别失调和“男强女弱”传统婚姻观念等因素的影响下,高不成、低不就成了“剩男剩女”的普遍问题。于是,大龄未婚青年所占的比例逐年上升,“剩男剩女”的队伍日渐庞大。到了适婚的年龄,都市“剩男剩女”们难免要承受“谈婚论嫁”的舆论压力。而一到年关,这更成了亲友们茶余饭后的话题。

  • 刘小姐今年30岁了,在杭州一家外企工作。她在网上发布了“租”男友回家过年的消息,她说,没有结婚不代表不想结婚,年轻人很相信缘分,也许时间未到吧,但父母们理解不了,被逼得走投无路只有租个男友回家应付一下。(《香港商报》)

四怕:亲属长辈大“拷问”

在中国的农历新年,长辈们总会把关注点集中在家中年轻一代身上,尤其格外关注“月收入多少啊?”“有对象了么?”“买房子了吗?”诸如此类的问题上。

  • “回家就怕父母和亲戚轮番问,问工作,问感情,虽然这种询问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长辈们对我的关心,但是我实在对这种关心方式感到厌烦,甚至是畏惧。”已经在北京工作了3年的张鹏每年过年都回家,他对家人每年一次的种种“拷问”深有体会。

  • 由于平常见面机会少,不少父母都把自己积攒了一年的关心和唠叨集中在春节期间倾诉。春节也变成了儿女在父母面前总结一年工作生活的“汇报会”。有网友总结了一份“春节十大毒舌问题”在网上引起年轻人的广泛共鸣,“月收入多少啊?”“有对象了么?”“买房子了吗?”都成为当下年轻人春节回家最不愿意听到的问题。

五怕:走亲访友任务重

为春节期间“繁重”的拜年“任务”而头疼的网友也不少。

  • “香葱梳打饼干”称:“结了婚在山东老家春节就要挨家挨户地串门走亲戚。最烦到处走亲戚,不去又缺了礼节,去的话就那么几天都浪费在走亲戚上了。”“杨阿妈”也叫苦:“小时候天天想过春节,吃了玩、玩了吃,现在巴不得3年过回春节,你自立门户,反客为主了,什么都得操心,一个春节下来,除了累没有别的了。”

心理师叶红梅表示,常回家看看,是父母对儿女发出的心声,是他们最朴素的要求。“恐归族”要放下心理负担,要珍惜与父母相聚的机会。莫等到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那一天,那样后悔也来不及了。

日本年轻人也怕过年

  • 日本一家大型旅行社日前发表消息称,今年元旦新年期间,多数日本人选择了在家静休。此外,该国一家网站实施了一项调查,问“过年回家,最不愿意听到的话,是什么话”?结果排名第一位的是“什么时候结婚”。

  • 日本网站“爱调查”对200名20至30岁的年轻人实施的“新年最理想的度假方式”调查显示,有62.5%的人选择在家过年,选择“有钱的话出去旅游”的比例为37.5%。

  • 选择在家过年的理由主要有:一直在外奔波,新年就想在家好好呆着;想好好体验过年的味道;新年期间与同学朋友一起去神社拜年;新年期间的电视节目很好看。

  • 调查也显示,想出去旅游的人中,第一选择是温泉(58.5%),第二选择是南方的海岛(41.5%)。(日本新闻网)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