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玲道歉了,下一个会是谁?

贾玲道歉了,下一个会是谁?

喜剧演员贾玲,终于道歉了。她在一档节目中,“恶搞”了花木兰,被一个叫做“木兰文化研究中心”的组织揪住不放,强烈要求她向全国人民认错。可是当贾玲道歉后,网友们却不干了,一场“Yes or No”的讨论随即展开。

“花木兰”受到了伤害?

一位正史上没有任何记载的古人,被一名小品演员恶搞了,竟然引发了一场“污蔑民族英雄”的口水战。

“花木兰”受到了伤害?
  • 6月27日,东方卫视《欢乐喜剧人》栏目中,贾玲“唧唧复唧唧,木兰啃烧鸡”的镜头虽然娱乐了观众,也让时评人批评为“彻底颠覆了世人印象中的巾帼英雄形象,恶搞成了贪吃、不孝、胸无大志、贪生怕死的傻大妞。”

  • 7月7日,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刊发公开信,要求东方卫视《欢乐喜剧人》栏目组以及主创人员向社会公开道歉。

  • 随后,虞城县作协主席高青坡表示,花木兰在虞城可说是“半人半神”的形象……把花木兰的形象完全颠覆,极大地伤害了木兰故里人民的感情。

  • 《木兰传奇》编剧胡奎明说,花木兰的艺术形象完美高大,是整个中华民族的代表人物之一,尤其是中国女性的代表……其完美的形象,只要人类存在,就不会泯灭,绝对不允许有人颠覆、诋毁花木兰形象。

  • 针对木兰文化研究中心等的批评和质疑,东方卫视一开始表示,贾玲这是合理范围之内的再创作。

  • 而在节目播出的21天之后,贾玲和节目组还是没挺住。

  • 7月18日,贾玲在微博致歉,称“由于自己的无知和疏于学习”演绎出来的花木兰“有违公众审美习惯”,并“感谢观众的批评教育”。与此同时,《欢乐喜剧人》在7月18日停播一周。

  • 贾玲的道歉话音未落,火又烧到了陈凯歌身上。

  • 7月19日,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孟崇然公开谴责《道士下山》丑化道教,要求陈凯歌向道教界及社会公开道歉,并马上停播。声明称,《道士下山》“严重伤害人民的宗教情感”,“影响宗教和睦”,甚至质疑导演“受到了境外投资方或其他势力的有意指使”。声明发出后引起网友热议,不少网友联想到恶搞花木兰的贾玲。

又不是真人,道个啥歉?

值得玩味的是,严重伤害了国人尤其木兰家乡人民感情的贾玲,却在被要求道歉后,得到了大部分网友的支持,他们甚至发起了“贾玲保卫战”。

又不是真人,道个啥歉?
  • 根据新浪网的调查显示,近6成网友反对贾玲道歉。对于此事,网络上议论纷纷,叫好者有之,但更多的声音则是表达担忧。

  • 反对贾玲道歉的人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四种观点:

  • 第一:小品表演本来就是夸张变形的,娱乐节目本来就是带给人们欢乐的,又没多大的事,何必板起脸来上纲上线?

  • 第二:花木兰是真有其人吗?这个研究中心每天都干些啥?凭什么发个声明就叫人道歉?谁给他们发工资?

  • 第三:真正深入人心的经典形象,不会因为几次恶搞和重现而褪色,急急忙忙地让别人闭嘴,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

  • 第四:怪不得某著名小品演员曾说,讽刺只能到乡长一级;怪不得郭德纲说相声,只敢拿于谦和他家里人开涮。这世上,会动辄被得罪的人实在太多了!

  • 可见,最让大家膈应的,并非是“花木兰能不能被恶搞”这件事,而是这种先乱扣帽子,后咄咄逼人的态度。在一个多元化的社会,在一个人人皆可发声的时代,这种态度所体现的狭隘,霸蛮和自大,与开放的网络环境格格不入,显得十分滑稽。

  • 当然,也有对贾玲道歉持积极观点的。以饰演孙悟空知名的六小龄童在微博说:“好开头!那恶搞玄奘大师及世界名著《西游记》的影、视、剧、网络小说的诸位怎么办?”,似乎暗指近期热映的国产动画《大圣归来》。

  • 还有网友说,数个世纪以来“花木兰”得以在中国流传,更多是因为她“代父从军”的故事中,所展现出的孝顺、忠贞的品德,以及女子不输男儿的巾帼气概。这也是为何美国迪斯尼在将花木兰的故事拍成动画电影时,做出了很多围绕花木兰出身的颠覆性修改,却没有在“花木兰”的精神、品德和勇气上,做出一丝一毫的“恶搞”。所以,贾玲在这次风波中必须做出道歉。

  • 还有观点认为,该道歉的不是贾玲,而是播出这个小品的电视台——他们为什么要播出这样一个明知会引起极大争议的小品?是为了收视率,博眼球吗?如果要贾玲道歉,那也应该要那些抗日雷剧的导演和编剧,向抗战老兵道歉!

某些协会到底图个啥?

客观说,贾玲版“花木兰”并不信达雅,也容易叫人感觉俗不可耐,但这都是喜剧领域的事情。“道歉界”用流氓式的粗鄙,挑衅民众的理性,最终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某些协会到底图个啥?
  • 有时候,一个人或一件作品遭到“不公”待遇时,舆论会倾向于对其做出一种补偿性评价。你若感兴趣,可以搜贾玲的《木兰从军》一看,不难发现其制作水准很一般,像极了大学迎新晚会上的劣质小品,用来调侃的梗,也无外乎是木兰贪吃、花痴的无聊桥段。如果不被骂,这注定是一部无人关注、乏善可陈的作品。

  • 其实,文艺作品都不是完美的,经典的解构和重现,也是永恒的主题。如果真的触犯了公序良俗,造成了恶劣影响,道歉也是应该的,但是评判标准应该公正客观。当一件事情存在争议时,至少应该先直面争议,倾听各方声音,做出符合公众期望的判断。道德上实在难以判断,还可以诉诸法律。发一纸声明,就要求道歉,实在太粗暴了。

  • 在国外,恶搞国家元首的综艺节目例子比比皆是。2013年12月,美国《周六晚间秀》找来演员恶搞奥巴马和默克尔,模仿他俩在曼德拉葬礼上的自拍手势。如果按某些协会的观点,那美国总统岂不会无语凝噎,让好莱坞那帮人“谢罪”也难解心头之恨。

  • 其实,这个协会那个代表声讨贾玲的目的,说到底就是借机营销,扩大名声,抢夺故里,无论用什么搭台,都是为了经济唱戏。如不出意外,今后还会有人继续上蹿下跳,要这个道歉,那个忏悔。一千个人眼中,就有一千个花木兰,个人或协会,都不能仅把自己当成正统,用对付异端邪说的办法去对付他人。

  • 《博客天下》的执行主编曾经说,搞喜剧的有点像西方宫廷的弄臣和小丑,“扑克牌里小丑最大,比A和K要大,就是因为幽默和讽刺力量超过王权。”今年的春晚,小品和相声的讽刺尺度,看起来都超过了往年,希望这不是一年一次的“大赦天下”。

不少网友发起“贾玲保卫战”,反对道歉,因为文化艺术不能只发出一个声音,百花齐放就得有些“不合时宜”,恐怕有时会“有违公众审美习惯”。贾玲创作喜剧的禁区,可以是法律,可以是道德,但肯定不能是有些人喜怒无常的脸色,否则舞台上只有悲剧可演了。

道歉事件网友“段子”摘编

  • 网友 @西门不暗

    道教界向陈凯歌表示抗议,要求电影下线,道歉。我觉得道教界太客气了,直接向原始天尊,太上老君求助,一道闪电直接劈了陈凯歌。用法律武器是不是太见外了。

  • 网友 @sowhatholic

    能有点娱乐精神么?地球观众都这么上纲上线,比如吐槽调侃个小布什奥巴马也要道歉的话,那国外就没综艺节目了。

  • 网友 @痢疾小子

    好在没有‘全国煎饼文化研究中心’,否则《煎饼侠》必须向天津人民道歉,全片中都没有出现薄脆!

  • @ 洋葱日报社

    今天,猪八戒文化研究中心称,《大圣归来》电影里的猪八戒侮辱了传统文化的八戒形象,电影中的八戒战斗力为零,胆小懦弱,完全抹杀了天蓬元帅和二师兄该有的气场和自信。而且八戒变身应是雄壮公猪,而电影里八戒长时间是呆弱小猪,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感情。

  • 网友 @你远眺的天空挂更多的彩虹

    作为一个没颜值没身材的大龄单身女青年,活着已经不易了,没被父母逼婚逼死,却因为演个相声段子被百般刁难迫于压力道歉,好心疼贾玲。

  • @冯小刚

    冯小刚发布微博:“妖协要求《捉妖记》道歉”,引发了网友一拨接一拨的造句潮:“仙协要求《花千骨》道歉”、“空协要求《大圣归来》道歉”、“贼协要求《天下无贼》道歉”、“日本要求抗日神剧道歉”、“全国和尚要求金庸道歉”(金庸笔下的和尚就没有过好人……)

  • 《香港文汇报》高级记者 @赵鹏飞

    照这样下去,清皇室后裔很有可能要起诉《甄嬛转》,污蔑世宗雍正被太医戴绿帽子;琼瑶女士想必也在劫难逃,她写的《还珠格格》说高宗乾隆品行不端,公然遗珠宫外;李唐后人恐怕也不会轻纵了范冰冰……我们究竟活在哪个时代?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