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留守儿童?

拿什么拯救留守儿童?

留守儿童,是指父母双方外出到外地打工,而自己留在农村生活的孩子们。当父母在大城市辛勤工作时,6100多万农村“留守儿童”在家里,要么跟祖辈生活,要么被送到寄宿学校,往往没有任何成年人的监护。有些孩子受到恐吓,遭受身体或性虐待,甚至死于意外事故。

容易受伤的群体

6月11日,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茨竹村4名儿童服农药中毒死亡。死亡儿童最大的13岁,最小的只有5岁,系兄妹关系。6月9日23时许,这4名儿童被发现疑似在家中服食农药,紧急送往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 据茨竹村村支书高华成介绍,儿童的母亲因家庭纠纷,于2014年3月外出,至今去向不明。父亲张方其今年3月外出打工,至今联系不上。4名儿童在父亲外出打工后,独自居住在2011年修建的3层楼家中。孩子的姨婆潘玲说,平时孩子食宿自理,家中尚余1000多斤玉米和50多斤腊肉。张方其今年4月为孩子汇款700元。警方在事发现场搜索到的银行卡显示,低保金结余3500余元。

  • 关于留守儿童的悲剧,不是第一次发生。

  • 2013年6月26日,江西南昌的兄妹三人在村子附近的池塘溺水身亡。当时,平日照看他们的奶奶不在家,他们的父母在广东打工。

  • 2013年7月4日,两名留守儿童因不慎困在木箱里窒息而亡。

  • 2012年,贵州的5个男孩在冬天烧木炭取暖,因一氧化碳中毒死亡,其中四个男孩是留守儿童,与年老体弱的祖母一起生活。

  • 微博用户“阅读社会”曾写道:他们的父母远在外地打工,祖父母安全意识又很淡薄。我们真很担心这些留守的宝贝!哪里才是他们的安乐窝呢?

骨肉分离的代价

关爱孩子本是父母的天职,可如今却成了奢侈品。为了生活,父母千里迢迢外出打工,大量外出农民工的出现,拉开了留守儿童保护的距离。

骨肉分离的代价
  • 许多专家强调,留守儿童问题与贫穷无关,而是缺乏关爱。许多留守儿童被交给年迈的祖父母或亲戚照顾,缺乏家长监护,逐渐出现心理问题。

  • 2014年8月12日傍晚,在四川自贡市富顺县安溪镇毛桥社区,13岁的留守儿童小敏撞倒3岁的玩伴儿琪琪后,小敏抱起琪琪,扔进粪池中,再用尽全力搬来石板,挡住池口。几天后命案告破,所有人震惊了。小敏说,她是怕给父母惹麻烦,怕赔钱。小敏的父母10年前离家打工,她随酗酒的祖父和多病的祖母长大,那一刻,习惯了只能自己面对的小敏,无法逃走,便选择掩盖。

  • 斯坦福大学的中国经济专家罗思高(斯科特·罗泽尔)说,在中国农村,有超过70%的儿童在标准化测试中表现出存在心理健康问题的迹象,比如感到焦虑和抑郁。一些社会工作者和研究人员说,留守儿童的坚强话语下是更深层次的混乱,而这种混乱可能损害中国的经济,引发社会动荡。

  • 此外,在中国,农村学校的辍学率远远高于城市里的学校,部分原因在于沿海城市低端制造业工作的诱惑力,在那些地方,工资上升速度很快。但随着中国经济沿着工业价值链向上攀升,很多这类工作都将消失。

  • 微博用户“阅读社会”的那篇帖子还附有一份儿童和照管人可用来改善家庭安全状况的清单。与和父母一起生活的儿童相比,留守儿童更有可能受到伤害,他们出现心理问题和发生少年犯罪的比率很高。由于缺少监管,留守儿童遭绑架和被人口贩子贩卖的可能性也更大。

城市何时接纳他们?

引发留守现象和导致该现象持续存在的因素有很多。对上海和北京这样的城市进行大规模投资导致城乡差距不断拉大,同时在建筑等行业产生了对外来务工人员的需求。此外,户口制度让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很难在城市里接受教育、享受医保——就算外来务工人员想把孩子带在身边也很难做到。

  • 2013年11月,中共宣布放开小城市落户限制,让孩子跟随外出打工的父母一起定居,多年来在一些城市悄悄发生的改变至此得到官方确认。中国政府还在农村地区的学校修建了更多的寄宿设施。

  • 但是在中国那些最大、工作机会最多的城市(比如北京和上海),孩子随务工父母定居还存在政策限制。这些城市的官员担心,如果接收那么多儿童,城市的医疗和教育系统会承受压力。

  • 根据2014年发表的一份政府报告,越来越多的农民工正想方设法带子女进城。35岁的倪梅红(音)是其中之一:她有一个齿缝明显的8岁儿子,名叫周倪君(音),她和她的农民工丈夫带着这个孩子居住在上海北部的郊区宝山,而不是把孩子留在他们自己为了追求美好生活而逃离的家乡,让奶奶去照顾。

  • 但是,即便如此,把倪君接到上海生活也并不是一件直截了当的事情。尽管父母都已住在上海10余年,但小倪君严格说来没有在上海上学的自动权利。他的户口在他们的乡村小镇。

  • 农民工子女被允许进入上海的公立学校——当地慈善机构称,确实有大约三分之二的孩子入学——但前提是学校有名额。很多学校没有。倪女士表示,为了让儿子能够上学,她被迫花20万元人民币(合3.2万美元)在宝山买了一套公寓,这对农民工来说是一笔大钱。“他的班上有近50名学生。如果你没有房产,就不可能进学校,”她说。

世界上找不出第二个地方有如此多的孩子需要自己照料自己。近30年来,农民工提供的廉价劳动力推动中国成为一个崛起中的强大经济体,但这些留守儿童,如外媒所说,成为了繁荣的代价。

中国的“洋留守儿童”

  • 村口的一块大理石碑记载了最近的筹款业绩:2011年筹得50万美元让村民用上了自来水。捐款全都是美元,是在美国工作的当地人汇来的。牌坊和由私人出资修建的其他社区工程——从路灯到下水道——随处可见。带大理石柱的别墅式楼房令砖瓦房相形见绌。

  • 楼房里住着的大多是祖孙两代人。在中国农村,工作年龄人口进城务工的家庭比比皆是,但这个地方的不同之处在于,许多孩子一出生就是美国人。他们被称为“洋留守儿童”。

  • 这些孩子被送回中国是因为他们的父母大多是在美国餐饮和零售业打工的非法移民,工作时间很长,付不起日托费。他们往往要到了上学年龄才能回到出生地与父母团聚。

  • 猴屿和另外200个村所属的一个地区就有5000名这种儿童。2012年有官员估计,省会城市福州的这个数字在1万到2万之间。

  • 由于中国不允许双重国籍,在美国出生的孩子不能上当地的公立学校,只能上村民专门为他们设立的民办学校。

  • 当地2012年发布报告称,村民为洋留守儿童开办的幼儿园达不到公办机构普遍遵循的标准。例如,民办学校往往不要求教师有执教资格。孩子们的父母对子女如何适应异国他乡的生活不管不问,这也给老师们的教育工作增添了困难。

  • 猴屿一所小学的校长卢发彬说:“父母们最关心的是生计,对孩子们的教育无能为力。有些人根本就不关心。”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