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雷人”建筑为何层出不穷?

中国“雷人”建筑为何层出不穷?

从多年前国家大剧院的“巨蛋”造型,到央视“大裤衩”,再到上海世博会英国馆种子圣殿,紧接着杭州奥体博览城又被冠以“比基尼”,这些令人匪夷所思的建筑物造型,在不断突破着人们的想象力同时,也挑战着建筑界的审美底线。

没有最“奇葩”,只有更“奇葩”

有网友质疑,为何如今的中国成了外国设计师试验“可笑想法”的“游戏场”。

  • 裤腰带

    近日,河南伊川北大门正式建成,奇特外形被网友戏称为“裤腰带”,舆论褒贬不一。从网友点评来看,相当一部分人认为“裤腰带”大门造型奇葩,吐槽无数;但也有人认为此门造型简洁优美,恢宏大气。双方各持己见,争论得不可开交。

  • 方圆大厦+乱码大楼

    2012年,沈阳的方圆大厦曾经被美国某网站评为全球最丑建筑,引发争议。近日,一组照片让沈阳“乱码大楼”走红网络,网友们惊呼,这座外形“奇葩”的大楼,让人看得有些眼花缭乱。位于沈阳市于洪区迎宾路上的“乱码”大楼,是两栋住宅用商品房,楼体表面如同马赛克一样,主要由三种颜色的长方形拼接而成。大楼属于高层建筑,窗户与墙体长方形大小相当,看上去好似乱码图形。但是如果仔细观看,“乱码大楼”其实并不乱,表面上的长方形拼接规整,颜色也井然有序,看上去很像带颜色的“二维码”,一些网友调侃说,想上去“扫一扫”。

  • 靴子楼

    2013年年初建成,位于上海仙霞路、遵义路交叉口的尚嘉中心因外形酷似“马靴”遭到网友吐槽取名“靴子楼”。

  • 马桶盖

    位于浙江省湖州市太湖南岸的一座酒店因其独特的环形结构,被网友调侃外形酷似立起来的“马桶盖”,成了网络上“毁楼”风气的中枪者。

  • 生命之环

    位于沈阳与抚顺交界的沈抚新城投资1亿多元,建造一个没有实用价值的城市新景观“生命之环”,也曾引发社会强烈关注。亿元“大铁环”位于辽宁省抚顺市沈抚新城金风湾公园的湖面旁,大约有50多层楼高,施工方介绍用钢量达3500吨。

  • 大裤衩

    自从设计方案面世,坐落于北京中央商务区(CBD)摩天大厦楼群中的央视新大楼就引发了众多争议。设计曾经引起了众多赞赏和毁谤,人们戏称其为“大裤衩”。(香港《南华早报》)[详细]

  • 秋裤大楼

    苏州“东方之门”的概念是让这栋大楼成为苏州门户地标。原本外界还形容这栋大楼是“东方的凯旋门”,但是后来连《上海日报》等媒体的语调也有所改变。一名微博网友说,这是“东方的秋裤”。另外一名网友在微博上形容从大楼底下走过,就像是被迫从别人的胯下而过一样,令人感到“羞辱”。(英国广播公司)[详细]

    秋裤大楼
  • “比基尼”体育馆

    当初“秋裤门”让苏州政府部门和开发商陷入危机公关时,杭州也曾爆出“比基尼”版体育馆——杭州奥体博览城,被指像“比基尼”。网民将这二者与央视大楼“大裤衩”并称为“中国3件套”,戏称中国地标建筑是“照着衣服建的”。

  • “三星”大楼

    位于北京燕郊开发区天子庄园度假村内的天子大酒店外形为彩塑“福禄寿”三星像,总高41.6米,是当地一道有趣的景观。

为何“雷人”建筑能在中国“茁壮成长”?

有专家认为,每一个奇形怪状的建筑的背后,都存在着利益的驱动,或是地方政府面子工程的需要,或是权力与资本的勾结。

  • 对西方建筑盲目崇拜

    中国快速发展的建筑市场吸引了几乎世界上所有著名的建筑设计师到此“淘金”,而一系列奇形怪状的建筑大多出于这些著名的设计师之手,有人说,中国已成西方设计师的“试验场”。

  • 对于这一点,央视“大裤衩”的建筑师奥雷·舍人似乎毫不讳言,他在评论央视新址时说,这种结构在世界其他地方获准建造的可能性很小,因为其他地方的建筑规范不会允许建造这样的东西,而中国现在很愿意尝试,这为建筑设计创造了一种非常特别的氛围。

  • 但是,在北京清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尹稚看来,中国的一些地方官员和开发商对西方存在盲目崇拜,甚至几乎不加批判地接受西方的价值观和美学。尹稚说:“如果要对这些设计师持质疑态度的话,首先最应该问的是,是谁给了他们这样的机会,是怎样的土壤培养了这样的设计师?”

  • 在尹稚看来,每一个奇形怪状的建筑的背后,都存在着利益的驱动,或是地方政府面子工程的需要,或是权力与资本的勾结。因为在某种程度上而言,建筑设计师对项目方案并没有完全的主导权,有时候,设计师往往无奈地沦为了地方政府某些官员的“画图匠”,雷人建筑从本质上说是设计师迎合其心理所缔造的产物。

  • 而在建筑师戈建看来,建筑的问题不单单体现了建筑本身和建筑行业,而是折射了社会的症结所在。采访中,他问了一个不无偏激但却直刺核心的问题:“举最简单的例子,如果开车的人不会礼让行走在斑马线上的人,这样的人会为他人、为社会考虑吗?”

  • 对于建筑外观的争议是表面的,但是建筑背后折射的社会现实却值得深思。因为某种程度上,建筑即人,建筑即社会。[详细]

  • 缺乏公众参与

    撇开形态上的审美,关于建筑本身,最终的问题是:建筑为何而建?为谁而建?它是否为使用者带来了便利,并为它所在的城市镌刻历史?

  • 曾采访过近百位中外建筑师、对建筑师生存状态颇为熟悉的《中国不缺建筑师》一书作者的阿更,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当一个地区的标志性建筑物的“外号”大过“学名”,并在短时间内能够得到迅速而广泛传播,除了说明了民众对建筑参与意识在加强,也传达出了一种强烈的信息:对“视觉被暴力”的不买账和强烈抗议。

  • 遗憾的是,这种不满和抗议是在“孩子生出来”——建筑戳起来以后,用“吐槽”的方式表达。也就是说,一个影响公众乃至几代人的“大家伙”建起来的过程中,公众的参与是缺席的。而当建筑师成为众矢之的,人们不会意识到:一个重大的工程项目的生灭,往往取决于最高权力的审美意趣。

  • 阿更认为,当务之急,是应建立一套避免走过场的公众参与机制。在项目前期方案设计伊始,不仅要用文字、图纸公示,还应有直观的模型,让民众有所感受。进而广泛征询意见,投票表决。

  • 而这种在中国看起来很新鲜的方式,其实在国外很多国家早已是惯例:30年前,法国总统密特朗力挺贝聿铭的卢浮宫玻璃金字塔,但90%的巴黎人坚决反对,于是贝聿铭在卢浮宫前建造了一个足尺模型,邀请6万巴黎人前往参观投票,良性沟通最终使贝聿铭的设计获得民意上的通过。[详细]

“拨乱反正”的关键时刻已经到来?

“或许贝聿铭的断言与王澍夺冠将双双印证,经历多舛的中国城市建筑史将迎来破旧立新、中西合璧的新时代。”

“拨乱反正”的关键时刻已经到来?
  • 1983年获建筑界诺奖的美籍华人贝聿铭,曾操刀的香港中银大厦和北京香山饭店成为传世之作,面对既往内地建筑“崇洋”乱象,他断言:“中国的建筑已经彻底地走入了死胡同。”

  • 香港文汇报记者凯雷曾说,回顾中国既往十年城市建筑史,令人可悲可叹。悲的是从首都北京到全国31省市近年来纷纷乱起“崇洋风”,中国传统建筑精华与美学遭遗弃;可叹的是,以中国美院王澍为代表的青年建筑家群偏居杭州一隅,默默坚持文化传承与现代性相结合,如今终修成正果,登上世界殿堂,中国城市建筑拨乱反正的关键时刻已经到来。

  • 从国家大剧院“巨蛋”到“鸟巢”体育场、从“水立方”游泳馆到CCTV新大楼,承继传统的建筑构思与方案纷纷败北,无视中华文化与国情观瞻的异域奇思纷纷登场,中国内地十年城市化追逐幸福宜居之梦,却赢得外国建筑设计师竞欢试验的薄幸名。

  • 值得庆幸的是,中国有一批像王澎这样的建筑师,在当地城市主政者的支持下根植传统面向未来孜孜创新。十年前,凯雷到访杭州即惊叹城市建设中的“杭州现象”:当地执政者吸纳民意拒绝“面子工程”,尊重建筑师艺术创造,重视本土文化审美、推崇中华现代气息的建筑价值观。当年主政浙江的省委书记习近平,更是采纳香港文汇报有关“建造西湖博物馆”建议,并以“西湖是杭州的根,是杭州的魂,是杭州的象征”之语道出任何建筑当有文化之魂魄。如今,王澍设计的中国美院象山校区,余健设计的西湖博物馆等已成为具有中华新气象的现代经典建筑,值得全国借鉴。[详细]

“奇葩”终究是难长久的,不说它们违背了美学的原则和中国传统哲学的理念,单就其形态让人产生低俗的联想这一点而言,就很难让其经受住时间的考验。

网友评论

中国慢建筑风格的倡导者

  • 中国建筑师王澍在2012年5月获得建筑界的“诺贝尔奖”——普里茨克建筑奖后的第二天,就回到了生他养他的老北京街区,但他发现,这里正在拆迁。这条包含迷宫般街道和传统四合院的胡同正在给一座新的哲学中心让道。

  • 王澍通过自己的小规模建筑风格来回击这种不谨慎的破坏活动。他与同为建筑师的妻子陆文宇一起在杭州开了一家名为“业务建筑工作室”的10人小公司。这家公司仅仅修建过50座建筑,似乎不可能完成改变中国盲目的发展进程的任务。然而,王澍试图通过他所设计的建筑来说服人们。这些建筑风格独特,充满现代气息,但会让人想起中国熙熙攘攘的旧城市。艺术家欧宁说:“他前卫的设计风格来自中国的传统。”

  • 这种融合式的建筑风格正矗立在中国美术学院杭州校区内。与中国大城市在宽阔喧嚣的林荫大道网上不断扩展、排列严谨的超级街区不同,一批由王澍设计、于2007年竣工的建筑紧邻一条斜坡,密集杂乱地措置在一起。这种表面的无序是有意为之的。2013年4月,王澍在赴纽约期间接受采访说:“我想要让人觉得校园包含多人的设计理念。”这是一种与当前国际主流规划公司的城市设计理念完全格格不入的想法。

  • 另外,王澍在2008年设计建造的宁波市历史博物馆则像一座古代的堡垒,倾斜的墙壁看上去经历了百年沧桑。走近这些斑驳墙壁,你会发现这是由严重磨损的石头和旧瓦片巧妙堆砌而成——使用再生材料是王澍建筑的主题。王澍说,有一位参观过该博物馆的女士对他说,她会盯着墙壁看很久,因为她觉得这里面有“许多熟悉的东西”。“我相信,你可以设计出一个能够唤起人们情感的地方。”

  • 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一份报告称,到2030年,中国将拥有13座人口超过1000万的大城市,而现在只有6座。这种极快的城市化进程将会使那些具有5000年历史的建筑风格和文化被迅速湮没。王澍说:“城市规模现在变得过于庞大了。我真的很担心,因为发展太快了,我们已经失去这么多东西了。”

调查

你认为“雷人”建筑为何频频出现?
  • 33%
  • 14%
  • 4%
  • 47%
投票 投票成功,感谢您的参与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