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怒症”真的是一种病

“路怒症”真的是一种病

近日,成都男司机暴打女司机事件,在舆论场上闹得沸沸扬扬。舆论对男司机“以暴制错”的行为众说纷纭,而我们更应透过这一事件关注到背后的“路怒症”。

时代在前,心理在后

“路怒症”概念最早来自国外心理学。医学界把“路怒症”归类为阵发型暴怒障碍,指多重的怒火爆发出来,猛烈程度叫人大感意外。“路怒症”发作的人经常会口出威胁之词、动粗甚至毁损他人财物,也就是“攻击性驾驶”。

  • 新人火气大

    “路怒族”多见于驾龄并不长的司机和私家车主,老司机鲜见于该群体。究其原因,一部分“路怒族”的怒气,往往源于经济发展的不适应感。在经历过物质贫乏的年代,陡然进入汽车时代,使国人在心理的适应性未能追赶上财富的增长进度,产生了阶梯落差,多了些优越感,少了些谦卑感。

  • 这就使一些司机一车在手、顾虑全无,在现实世界中可以对他人容忍、包容,但是在行车时,却缺少了法律意识和道德观念,浮躁的情绪和状态下,对他人不文明行为的“零容忍”,进而怒火中烧,别车、超车、辱骂、挑衅,往往由“车斗”升级为“人斗”,引发一起起血案,不仅对双发构成了伤害,更是对社会公共安全构成了威胁。

  • 戾气何处来

    近日,成都女司机被打事件持续在发酵,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风向发生了大逆转,该女司机从被人同情的一方变成了千夫所指,原因就是她被打之前的不文明驾驶行为。在微博上,很活跃的电视主持人胡紫薇说:“成都别车那事,混蛋打了傻逼一顿,挺好的。让傻逼知道这世界有混蛋能治你,让混蛋知道这世界有法律能治你。他们都有所畏惧,老实人就能安全一些。”一语既出,赢得了一片共鸣。

  • 有人说,愤怒是心中的魔鬼,此话一点不假。“路怒症”是心理问题,但由此犯事就不是心理问题那么简单了,开车有时候只是个驾驶习惯问题,但侵犯到别人就是个法律问题了。不带着规则意识上路,就永远止不了心中的愤怒。其实,愤怒是表象,对规则的忽视,对文明的漠视,才是社会戾气的根源所在。

  • “路怒族”很多

    据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张雨青教授指导的《城市拥堵与司机驾驶焦虑调研》显示:北上广35%的司机称自己属于“路怒族”。还有调查结果显示,56.99%的受访者认为自己是“路怒族”,“路怒族”在人群中的比例基本上随着驾龄的增长而增加。其中,驾龄在10年以上的受访者中,认为自己是“路怒族”的比例最高,达到88.89%,而驾龄在1—5年的受访者中认为自己是“路怒族”的比例最低,为57.14%。

  • 针对攻击性驾驶等“路怒”行为大量增多的问题,近年来,公安交管部门持续开展整治。据公安部交管局统计,2012年1月至2015年4月底,全国公安交管部门查处强行变更车道、强行超车、违法抢行、强行违法占道行驶和不按规定让行等“路怒”违法行为共计1.04亿起,其中,强行变更车道、不按规定让行违法行为查处量逐年上升,由2012年的196.6万起上升至2014年的405.2万起,今年1-4月份强行违法占道、超车违法查处量上升10.23%。

没有敬畏,怒火自燃

“路怒症”是与现代社会文明相抵触的心理之病,反映了当下一些人内心急躁、心理烦躁、脾气暴躁等特点。

  • 开车和拎大砍刀是“一回事”

    开着小汽车,四通八达,哪里都可以去,但如果手里拎着一把明晃晃的大砍刀,哪里都去不成,携带管制刀具,大街上立马会有人报警。这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二件事。但发生“成都女司机变道遭暴打”相关及后续新闻后,可能有人认为,开小汽车和拎大砍刀就是一回事,小汽车也是凶器。

  • 据不完全统计,仅中国内地每年就有超过12万人死于车轮之下,平均每天就有超过330人,也就是说平均每4分多钟就有1条鲜活的生命成为轮下之鬼。其实当一个不负责任的人驾驶着汽车在奔驰的时候,比一个人拎着大砍刀在到处晃荡,还要危险,他随时可能会用车轮“杀”死一个或数个无辜者。(香港《商报》)

  • “路怒”归根结底在于法治不彰

    “路怒”不该是司机玩的“游戏”,归根结底还在于法治不彰。这起码对应着以下的追问:一者,对交通规则、公共安全无所顾忌,很多时候交通法规完全被弃之一旁,纸面的规则便很难得到普遍遵守,出现随意变道、加塞等现象也就司空见惯了;二者,很多“路怒”者对法律似懂非懂,且缺少应有的敬畏,一旦失去判断是非、辨别对错的理性,以暴制暴思维便会占据主导;三者,不文明行车得不到有效惩治,“冲动的惩罚”不够,其结果必然是“狭路相逢勇者胜”,怎会不养成暴力逻辑的“坏脾气”?

  • 一言以蔽之,根治“路怒症”,最终需要依靠法治的外力唤回理性空间,实现交通法规与行车道德的统一。除了要像治理酒驾那样对“路怒”行为辅之以严厉的惩戒外,还需健全“车德”教育和心理疏导的常态机制,让文明理念入脑入心、和谐出行处处可见。在这样的大环境熏陶下,“路上之怒”也就会日渐消弭了。

人在途中,车行路上,难免发生一些意外,很多司机在受到“惊吓”之后,总是条件反射地迁怒对方“会不会开车”,却很少反省自己“有没有好好开车”,宽于律己,严以待人,不“怒”才怪。

你是“路怒族”吗?

  • “路怒族”司机或许平时待人处事时都有礼有节,但一旦坐到车内,很容易因开车心情烦躁等原因,导致情绪失控,甚至出现开车斗气、泄愤撞车、 抗拒检查等一些非常极端的表现。成都打人的男司机张某就是典型的路怒族。那么,“路怒族”都有哪些表现?

  • ●开车“骂人”成常态。

  • ●驾车情绪容易失控,一点堵车或碰擦就有动手冲动。

  • ●喜欢跟人“顶牛”,故意拦挡别人进入自己车道。

  • ●开车时和不开车时脾气、情绪像两个人。

  • ●前面车辆稍慢就不停鸣喇叭或打闪灯。

  • ●危险驾驶,包括突然刹车或加速、跟车过近等。

如何缓解“路怒症”?

  • 美国和荷兰研究人员一项研究显示,驾车时听一些忧伤的慢歌或有助熄灭司机心中怒火。研究人员设计了一项测试,用虚拟实景让志愿者驾驶大型车辆,通过狭窄迂回的道路,期间司机需应付不同的限速提示,且1分钟大约会有至多40辆车逼近他们。志愿者开始先听一些情绪高昂的歌曲,8分钟后变成曲调忧伤的抒情慢歌。同时,研究人员在他们的皮肤表面连接电极,以测定驾车时他们的压力情况。

  • 结果显示,大声播放音乐会让司机心情愉悦,但开车时更心不在焉;司机听忧伤慢歌则有助减压,超速、偏离车道和轻微剐蹭的情况也有所减少。此外,研究人员在最新一期《人体工程学》上发表报告也说:“越是感受到活力,越是分散驾车时的注意力。这在复杂的驾车环境下尤其危险,因为那容易(让司机)达到注意力极限。”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