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高校抢状元,最低级的竞争?

高校抢状元,最低级的竞争?

又到一年金榜题名时。随着2016年各省高考分数陆续放榜,各大高校竞相争夺高分生源的战役也拉开了帷幕,清华、北大这样的国内顶尖名校更是领衔“抢人大战”。

清华北大连夜“抢状元”折射高校畸形政绩观

国内高校招生大战,折射出“唯分数论”的畸形政绩观,无助于办学质量的提高。在美国,大学生源争夺更激烈,名校也不例外,但分数不是唯一标准,还会考虑社区服务、领导才能、课外活动和工作经验等许多其他标准。

  •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6月24日援引河北电视台报道称,河北高考状元出炉,文理科状元均出自衡水中学。据衡水中学外宣科主任张永介绍,早在6月22日晚,两名状元就已被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接到北京。

  • 台湾《中时电子报》网站6月28日报道称,大陆各地近日相继公布高考成绩,就在各地状元出炉之际,名校也展开抢人大战。來自河北衡水中学的孟姓及袁姓考生,分别为今年河北省的文、理科状元,22日成绩公布当晚,便连夜被两校接往北京;广东佛山的理科状元丰姓考生,也在放榜当日凌晨接到两校招生老师来电,当下还以为是诈骗电话。

  • 在中国,北大与清华堪称最顶尖的两所名校,而就连这样的名校也连夜抢状元,让人真切感受到了高校生源大战的硝烟味。

  • 犹记得去年此时,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四川招生组在微博“掐架”,北大招生组通过微博批判了清华大学给报考北大的学生打电话诋毁北大的行为,清华大学则上传了北大用钱吸引学生的文章,在教育部予以警告之后事态才得以平息。

  • 韩国《中央日报》网站当时曾报道称,清华与北大两所大学对优秀学生的争夺战异常激烈,毫不亚于打仗。

  • 对此,《京华时报》批评称,这样激烈的争夺,看似是重视人才,实则功利而短视。高校状元之争,是最低水平的竞争。因为它只看重成绩,而不重视对考生特长、禀赋、兴趣的考察,进行有针对性的报考指导,从中也看不出大学的理念和要求。“第一名专车接,第二名自己走”,只能看出势利。

  •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也援引观点批评称,北大清华继续争夺高分考生只会加剧优质生源流失,“一所大学如果没有情怀,没有底线,如何能赢得学生的尊重?”

  • 在国内,二、三本院校为了生存,使出“浑身解数”抢夺生源,或可以理解,但清华、北大这样的国内顶尖名校也领衔“抢人大战”,原因究竟何在?

  • 舆论普遍认为,大学“唯分数论”扭曲的招生政绩观是直接原因。

    《经济日报》认为,多年来,有些高校为了争抢各地优秀生源而使出浑身解数,甚至采取违规的“重金许诺”“专车接送争抢状元”“签订预录取协议”等方式。在一些高校看来,每年能够招引到多少地方高考状元,无论是对于招生宣传,还是用于显示“实力”,都关系重大。

  • 台湾《旺报》刊文称,北大、清华之所以每年都会展开这样一场招生战,追根究底还是名校虚荣心作祟。录取状元的多少和录取分数线的高低,在一定程度上成为衡量高校地位的“重要指标”。

  • 《半岛都市报》报道称,高校抢高分生源就相当于捍卫“江湖地位”。特别是在“出分报志愿”的环境下,各高校对招生老师层层下达任务,将招到高分考生尤其是状元作为一线招生人员的政绩,甚至作为大学的办学政绩。

  • 光明网则援引评论称, 高校对状元的疯抢,无非是看中了状元背后的利益链条

    本校将状元纳入囊中,是一个巨大的广告,会极大提升学校知名度和生源质量,增加对学生的吸引力,从而争取到更多更好的生源,或许会诞生下一个本校的状元,周而复始,不断循环,其后跟随的是辉煌的“教育政绩”以及熠熠闪光的金字招牌。而教育的本真早已抛之脑后。

    光明网则援引评论称,        高校对状元的疯抢,无非是看中了状元背后的利益链条
  • 美国《侨报》认为,高校疯狂抢生源的背后更是对教育资源的抢占。

    报道称,如今高校间过于功利性的“生源大战”,与其说高校抢的是“尖子生”,更不如说抢的是名气、地位和社会声望——尖子生多的高校自然受到民间青睐,获得更多的社会声誉和社会地位;而名望高了,受到的关注多了,国家拨给的教育经费也会多,自然就会成为众多高校中的“大哥大”。

  • 《三湘都市报》报道称,高校“掐尖战”的终极动因是高校社会声望与品牌价值的保卫战。只有维护住学校的声望,受到的关注度高,学校从国家与社会获取的教育资源才会多。北大、清华,谁也不愿在竞争中失去优势,所以,“抢状元”的戏码才会年年上演。

  • 其实,高招的大多数教师群体,都理解状元只是暂时的优势,每个人的成功都是多样化的。但是当招生被以指标化内容进行衡量,教育被简单化和量化的时候,抢状元就是一种最简单,又最体现“业绩”的衡量方式。这也是招生评价中的一种懒政思维。

状元被热捧,生源变难招,高校招生“很委屈”

也有观点认为,抢生源大战愈演愈烈固然有高校自己的问题,但是从本质看,这不只是大学自己的问题,更是录取机制、教育评价标准以及社会风气的问题。

  • 国内教育主管部门多年来态度也一直很明确:不要公布、炒作“高考状元”。至于高校“抢状元”,民间和媒体“捧状元”的热情何以长盛不衰,有观点认为,这是曾实行1300多年的科举制度的“遗毒”,但更多人认为,以分数为单一标准的高考计分和高招录取模式才是根源所在。

  • 人民网报道称,在目前的录取机制下,分数是唯一的评价标准,社会舆论会关注分数,还把录取分数作为评价大学的指标,大学也就无法避免地关注高分考生。更重要的是,大学不可能自主录取学生,现在的招生,表面上看,是大学招生,实质是政府招生。国外大学可以拒录统一测试满分的学生,可在我国,一名学生投档进大学,大学没有理由不得退档,在目前的平行志愿投档、录取规则之下,更是如此。

  • 《中国青年报》援引北京大学考试研究院院长秦春华的分析称,在当前以高考成绩为唯一录取依据的情况下,社会对于大学质量和声誉的评价是以高考录取分数为标准的。既然社会对高校招生质量的评价是见分不见人,既然考生和家长也是根据高校提档线和专业录取分来评判高校的强弱和专业的优劣,那么高校尽管万般不愿,也会被裹挟到生源争夺战之中。签约边缘分考生、北大清华抢状元等招生乱象,都是植根于此。其实,高校也是现行中国高考招生录取制度的受害者。

  • 如果我国的招生录取制度以后实行的是“两依据,一参考”——以高考成绩和学业水平测试为依据,以综合素质评价为参考——大学能够按照自身人才培养的需求和特点选拔学生,那么高考分数在大学招生录取中的重要性就没有那么显著和单一,也就不会成为社会判定大学质量和声誉的标准,大学就没有足够的激励去追逐分数。

  • 《中国经营报》则认为,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这样的著名高校,现在正面临着一种烦恼——通过高考,招收到优秀生源正在变得越来越难。高考命题难度的下降,科目结构的调整,尽管都有着良好的初衷,但却在客观上造成了高等院校招生过程中的区别度下降。而考题区分度小,也会影响高校对人才的选拔。

  • 同时,越来越多的高中毕业生选择去国外读大学,也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高校优质生源的流失。

  •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2016年不少省份的高考报名人数在今年继续下降,一些省份的报名人数甚至创下10余年来的新低。专家认为,高中学生毕业后去国外读大学人数增多是一个重要原因。

  • 根据中国教育在线组织的《低龄留学调查问卷》所收集上来的数据中显示,超过三分之二的被调查者在高中及高中以下阶段就已经有了出国留学的意向。

  • 另据美国《开放报告》数据显示,从2005-2006学年到2013-2014学年,中国赴美读本科的人数增长迅速,而且增长幅度较大。2005-2006学年仅有9309人赴美就读本科,而到2013-2014学年,中国赴美就读本科的人数则达到了110,550人,近九年来,中国赴美读本科的学生占比不断提升,从2005-2006学年的14.90%,增长到了2013-2014学年40.28%。

  • 而媒体和社会出于各种目对高考状元的炒作热捧,更是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高校对状元的争夺需求。

  • 新华网日前就发文痛批各地热炒高考状元现象,称媒体和社会公众每年对状元的炒作热捧,破坏了社会心态,使得“状元”成为消费“符号”,加剧了社会心态的浮躁。

  • 从这些方面来看,在“抢状元”大战中,高校似乎也有自己的委屈,就像一位“211高校”的招生组成员说的那样,“我们可以承诺不追逐状元,媒体和社会能不能承诺不以状元数量来衡量我们的生源质量”。

“掐尖”不是错,错的是方式

大学尤其是一流大学应有更开放的心态,真正通过提高教育质量和服务来吸引优质生源,不能生拉硬拽甚至靠钱引诱。

  • 据媒体报道,为了争抢生源,北大、清华的招生组常常直接盯上高分生,分数一公布,就到考生家里“游说”。为抢夺高考状元,北大甚至曾驱车将正在旅游的状元接回……北大、清华每年为了“抢状元”,除了砸下重金,还不断上演“苦情戏”、“打感情牌”。

  • 虽然尽管高校“抢状元”有苦衷,甚至情有可原,但是,“掐尖”要有所节制,更要讲究方式方法,不能生拉硬拽甚至靠钱引诱。因为,这样的大学即使抢到了人才,也没有力量挽留。

  • 香港《大公报》评论称,大学觉得抢状元可以打造他们礼贤下士的公共形象,吸引莘莘学子远悦近来。付出一个人的奖学金,收获千百人的学费、杂费,还能借此提高大学知名度。小往大来,这笔生意似乎很合算。可惜,由此暴露的不光是具体操作人员的恶形恶状,更是大学本身自信不足,权谋拙劣。要是我是学生家长,恐怕要多想一想,真要孩子去上炒作多于实质,宁可花钱赚吆喝却不愿也无法改善教育设施、提高教学质量的所谓名校吗?

  • 大学尤其是一流大学应有更开放的心态,真正通过提高教育质量和服务来吸引优质生源。倘若办学质量提不上去,就算公关做得再好,优秀生源也会做出取舍,这些年,越来越多的“状元”选择去中国港澳地区和欧美高校读书,就是证明。

  • 中国校友会网发布的高考状元调查报告称,高考“状元”在国内完成本科学业后,选择在国内直接就业或创业的比较少,他们大多数选择继续出国留学攻读硕士、博士学位,保守估计全国“状元”中出国留学比例高达60%。

  • 《新闻晨报》援引观点认为,“生源危机,表面是就业问题,实际也是质量危机、特色危机,高校在定位上出现了问题。”大多数高校发展一味追求大而全,专业设置存在严重的趋同化现象,导致毕业生就业困难,上大学吸引力减弱。

  • 《新华网》报道称,其实国外名牌大学“抢”生源也是常事,只是招生机制、对学生的评断标准各有不同,方式大多注重“吸”和“引”,通过自身魅力和实力获取学生好感,而非“生拉硬拽”。

  • 美国《侨报》文章认为,必须承认,高校间的竞争是客观存在的,但是这种竞争应该出现在对人才培养精益求精和对教学质量的高标准上,单纯的“抢生源”实在是舍本而逐末——学校的教学质量上去了,学生自然会“用脚投票”。否则,即便揽进天下“状元”,也不过是分数的堆砌。

  • 而体制或社会问题更不应当成为高校情怀缺失,无视办学根本宗旨的借口和盾牌。

  • 《承德晚报》援引观点称,当前对于教育问题,存在两种有很大负面影响的观念,一是教育问题太多,不可能改变,因此放弃改变;二是我们都是教育问题的“受害者”,据此推卸自己的责任,包括北大、清华抢状元,媒体炒作状元,都不会认为自身有什么问题,有问题全是制度的问题。制度问题当然是主要问题,然而,制度之下每个参与教育者的选择,也极为重要。个体的努力,可以防止制度的弊端被不断放大,同时,个体的观念和行动也是推动制度改革的重要力量。

  • 名校之间有竞争是好事,关键要看争什么。北大清华如果能够在推进招生公平、探索科学的人才选拔培养机制、革除高校弊端、推进高教改革上展开竞赛,才是国人所乐见的。

所以,如果没有认真经营好自己的学术氛围、踏踏实实为做好学问营造出优良的环境,不是靠自身的学术实力吸引人才,高校疯抢状元的举动,只会引来更多人的批评。

国外有高考“状元”吗?

  • 相比中国,在美欧等国家,从来没有“高考状元”的情结。这主要在于这些国家人才评价标准的多元化。仅仅“分数高”,并不能证明就是优秀学生,还应该在情感、态度、价值观、意志力、公益情怀、创造能力、领导能力方面有积极的建树。

  • 美国:高考成绩只是申请材料中的一项

    美国现行的高校招生入学考试主要有两种,SAT和ACT。两类考试都是一种着眼于对学生学习能力、性格特点和适应性测验的配置性考试。两者都可以一年考多次,学生可以选择成绩最好的一次申报大学。

  • 无论是SAT还是ACT,成绩只能够体现学生的智力水平和潜在的学习能力,是众多申请材料中的一部分。名校选拔新生除了SAT或ACT成绩外,还综合考虑其他因素,比如学生学习兴趣与经历、社会能力、入学目的和人生志向等等。所以美国没有什么“SAT满分”状元的说法。在美国大学生眼中,同时拿到n所名校offer的学子才是所谓的“牛人”。

  • 日本:成绩属于个人隐私 不公布不排名

    日本人上大学需要考两次试。第一次是全国统一性的考试,类似我们的高考,叫做大学入学中心考试。第二次是各个大学的自主招生考试。

  • 但是日本全国统一性考试成绩也是不公布、不排名的。所以没有统考状元之说。并且,由于参加完统考后学生还要根据各学校的要求,参加所报考学校的笔试和面试,不是统考成绩好就一定能升入理想的大学。

  • 德国高考Abitur:没有状元 淡定入学

    在德国,有一项相当于中国高考的考试Abitur,学生们通过这项考试被划分为不同的等级,学习成绩相对较好的学生有资格进入大学学习,而学习成绩一般的、只能达到中学毕业水平的学生就只能进入职业院校继续学习了。Abitur成绩只能算作前往大学就读的条件之一,学生在确定是否被录取时还需要符合各个大学自己列出的众多条件。

  • 在德国,没有人在意记录高考“状元”是有很多原因的。德国的计分制度和中国差别很大,德国考试分数是一律折算为等级计算的,一般由高到低分为1~5分,分数计量没有中国那样细致,因此没有办法做到精确计分,只能划分等级。

历史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