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网约车,今后还好约不?

网约车,今后还好约不?

作为互联网+时代的新兴行业,网约车行业的社会关注度极高,牵扯利益众多,它的改动随时都会影响民众的日常出行。

网约车新规戳破谁的梦想?

10月8日,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大城市先后发布网约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从驾驶员以及车辆配置方面提出硬性要求,并且北京市和上海市的要求更为严格。

  • 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同时出台差不多可以说是直接管死网约车的“新政”征求意见稿,应当说这其实早在大众的意料之内,前不久很多人就提出了这样的担心。中国江西网发表评论文章称,按照地方版本的网约车方案,“本地人”、“高端车”的要求,会间接管死网约车,不仅让网约车数量锐减,而且会使网约车收费标准大幅上涨,直接赶跑乘客。北上广深相继出台的网约车细则,自然有其道理,比如治理“城市病”,比如让市民出行更舒适安全。但不管这些道理有没有道理,结果却是,这些细则让网约车的准入门槛越来越高,最后把这个市场给“捧杀”。

  • 门槛有多高呢?滴滴提供的数据显示,在上海,有大约41万人在做网约车司机,其中拥有上海沪籍的不到1万人。也就是说,仅仅户籍规定就会让上海40万网约车司机下岗。别忘了还有车牌,据《好奇心日报》介绍,上海车牌需要拍卖,最新一期的私车车牌拍卖最低成交价86500元,中标率只有5%。北京则是摇号,上牌同样极为困难。除了户籍和牌照的限制,细则对于车型和车况也有限制,比如京沪深三地就对网约车轴距做出了要求,按照轴距要求,能够作为网约车的汽车最差也得是中级车才行。而当网约车的供应量迅速减少,就必然带来涨价的结果。据新加坡《联合早报》10月9日报道,滴滴回应称,多地网约车经营服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将造成严重影响,网约车车费或会翻倍,民众将重回“打车难”、“打车贵”的旧况。“数百万网约车司机师傅或将失去目前的工作机会与收入,这也意味着数百万的家庭将失去重要的收入来源。”滴滴一份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5月底,网约车为17个重点“去产能”省份提供了388.6万就业机会,其中来自“去产能”行业的滴滴司机有102万人。

  • 《新文化报》评论称:这些年来,舆论一直在呼吁出租车行业改革,结果却举步维艰,因为这个行业的利润太可观,让既得利益绝不愿意放弃。 这一点,看看出租车牌照的价格就知道了。终于,传统出租车行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冲击,这冲击并非来自法律政策,而是来自技术进步,这是新事物对旧事物的淘汰,改革看上去将水到渠成。然而现实却并非如此,一个个政策、细则让网约车的市场前景越来越黯淡。公众的期待也被反复高高抛起,又重重跌落。文章的结尾所言:“如果说商业的力量在中国还有希望推动政策变化的话,这大概是最好的机会了。

网约车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面对各地发布“新政”征求意见稿,网约车费用可能变贵的传闻四起,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一味抱怨“涨价”,也不合理。

  • 现在网约车出现的问题,还不是价格,最大的问题是服务质量下降。中国官媒《人民日报》评论称,服务质量,是网约车的看家宝;用户体验,是网约车的生命线。如果不能在这方面持之以恒地保持、优化、提升,那么将来打败网约车的很可能是它自己。就算是滴滴优步在“垄断”,价格上涨,也有出租车在那里摆着,其他的网约车平台也可以参加竞争,离谱也离不了太远。但是,长时间叫不到车,叫到车却迟迟不来,来了司机却不认识路,甚至绕道宰客什么的,就不是钱能说得清楚的了。这些逐渐出现的毛病,是网约车的致命伤。当初人们支持网约车的理由是便宜、便捷、服务好,把这些优点都丢掉,网约车还有存在的必要吗?对于这些现象,有人归结于“垄断”,有人归结于政府管理实施细则太严,还有人觉得是取消了司机的补贴,导致司机大量减少所致。其实,这都不是真正的原因,真正的原因,在于网约车平台对于新政实施后,新的市场变化预估不足,根本就没有做好自身的建设,甚至没有建立起一个网约车司机的行业规则。

  • 《法制晚报》说,网约车平台应该意识到,一线城市乘客众多,今后的竞争,很有可能不再是对乘客的竞争,而是对司机的竞争,本质上是服务的竞争。优秀的、服务意识强的司机,是一个网约车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如何招揽、留住他们是一个难题。所以,奖励不应该只给接单量大的人,还应该给口碑、评价好的人,从根源上激发司机的积极性,这样才能避免一减少补贴与奖励,司机的态度立刻晴转阴的局面。还是那句话,网约车如何能保证自己的地位,就要多思考这些问题。在竞争的市场上,麻木与倨傲都成不了大事。当初出租车是怎么让网约车抢占了市场的?如果甘于现状不求上进的话,同样的事情还可能重演。

  • 《人民日报》说,在网约车改革的浪潮中,网约车更应该的是做好自己,而不要被自己所打败。网约车行业首先要做的是要从意识上认清用户体验对企业发展的极端重要性,切不可大意失荆州。然后,内部管理上再加把劲,持续探索创新,从程序上、制度上提高对司机的约束力,确保服务水平。有的网约车平台,对司机的约束力不足。打分机制更多是鼓励,惩处力度不足。对个别“任性”的司机来说,一旦和乘客发生纠纷,宁可选择退款,最严重的结果也不过是封号,大不了换一家网约车平台继续干。有的平台,投诉渠道不畅。比如优步软件,投诉电话藏得深、很难找,以至于连司机都敢说“你去投诉吧,反正没电话”。快速投诉、双向沟通渠道的缺失,既降低了乘客的满意度、安全感,也滞缓了公司对一线运营情况的把控。长此以往,乘客很可能用脚投票,卸载软件。不少人都获益于网约车,真心希望它能一直好下去。如果因为一时疏忽、管理松懈而导致失分,甚至失去市场的话,在创新的道路上就被自己所淘汰会可惜。

网约车发展需要民众的意见

网约车如何改,宗旨都是要更好更安全的服务民众,所以在网约车改革的路途中必须要听听民众真正的需求。

  • “新政”征求意见稿出现后,出现了很多争议。例如,车型的门槛是否太高、是否还会出台罚则 、会不会减少专车数量、会不会引发价格疯长、新规能否严格执行等。这些都是或许即将影响民众出行的问题,所以这些也都“新政”制定者必须考虑的事情。现在只是征求意见阶段,并没有板上钉钉。这个时候,正是充分表达利益诉求、畅所欲言的时候。

  • 网约车新规引发的话题仍在发酵,尽管各地公布的方案只是征求意见稿,但因为与每个人的出行息息相关,所以格外受关注。《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评论指出,新政对交通部文件有过度执行之嫌。文章指出,虽说交通部鼓励一城一策,各地根据自身条件出细则,但已经公布的城市政策看上去并无章法。为何在上海,只需“达到本市规定可予以注册登记的机动车排放标准”,到了北京、广州就要规定数字?为何在广州,外地人、外地牌照可以开网约车,同为一线城市的北京、上海就不可以?文章写道,是否北京、上海户籍,并不与乘车体验正相关。在一个伟大社会中,并非所有事情都要政府解决。像人们在城市中如何出行这种事,再强大的有形之手都应付不来。除非城市死去,不然人们的流动就是永恒。文章认为,新的时代已然来临,旧思维不适合指引未来。要构建一个更好的社会,政策的武器库不该如此匮乏,还请三思而后行。

  • 网约车新规亮相后,许多人对诸如规定车辆的排量、轴距以及新旧程度等等颇为不解,因为即使是管理相对规范严格的计程车也没有类似规定,有网友认为这是“厚此薄彼”,甚至有意整垮网约车市场。对此,涉事方之一的北京市交委给出了自己的说法:之所以对驾驶员和车辆进行限制,主要考虑了多方面的因素:一是北京四个中心功能定位的发展要求。二是治理“城市病”、疏解非首都功能的要求,而治理“城市病”首要的就是严控人口规模。三是治理交通拥堵的要求。目前北京机动车保有量已达560余万辆,交通拥堵由城市核心区向外蔓延,已远远超出道路资源和环境的承载力。四是政策法规的要求。

  • 考虑到几座城市几乎同时出台新政,北京的回应或许也道出了其他城市的心声。而在应对城市病之外,各利益攸关方之间的博弈也为人们所关心,除了遭受直接冲击的出租车行业,还有汽车生产厂以及其他交通出行企业等等,网约车的一家独大,对于它们来说都不是好消息,要平衡各方利益,也需要有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

人们已经感受到网约车服务性价比不如从前,而在眼下面对各种浪潮的冲击时,正可以静下心来,好好反思。

国外政府如何对待网约车

  • 互联网约租车已风靡全球,但在颠覆传统的同时,也引发巨大的法律上的争议。很多国家政府都在探讨如何界定网约车的法律地位,如何将其纳入监管,从而确保公众使用网约车的效率、安全和公平。

  • 日本 禁止无资质车辆提供出租服务

    日本因为完善的公共交通网络和高昂的打车费用,成为网约车服务的一片乐土。Uber去年通过与东京出租车运营商合作,在当地开始提供叫车服务,提供服务的司机均持有商业运输许可证。今年,Uber开始在日本南部的福冈市进行拼车业务试点。用户使用智能手机应用联系当地的普通司机,后者像出租车一般接送客人,但不向乘客收取费用。据日本共同社报道,Uber会根据驾驶时间等向司机支付报酬,有些司机每周可收到数万日元的补贴。此举引起日本国土交通省关注。在今年3月,日本国土交通省通知Uber停止在福冈市进行拼车业务试点。

  • 法国 Uber涉嫌不正当竞争

    2011年12月,Uber进驻巴黎,法国成为其在美国本土以外开拓的第一个海外市场。2013年,廉价的专车服务——UberX问世。2014年2月,UberPOP出现,个体即使不是职业司机也可以通过这个平台用私家车接揽客人。同年11月,UberPOOL降临,通过智能定位追踪,网约车可搭载同一条路线上的多名乘客,以便平摊车费。操作简单、价格低廉是Uber吸引法国乘客的不二法宝,由此对传统出租车行业的震荡不言而喻。Uber对出租车的竞争是否合法?法国内政部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Uber因此被判10万欧元的罚款。

  • 美国 首次定义“运输网络公司”

    在美国,私家车接入UberX、Lyft和SideCar等网络平台后可以提供网约车服务。2014年6月,美国科罗拉多州针对手机软件召车立法,标志着手机软件召车作为新兴服务业态正式被政府部门接受并认可。新立法第一次定义了“运输网络公司”: 在科罗拉多州境内,通过数字网络手段在乘车人和驾驶员之间建立联系,从而提供运输服务的公司、合伙企业、独资企业或其他组织。新立法也定义了“运输网络公司驾驶员”(或称为“驾驶员”):通过运输网络公司的数字网络获得乘车人预约信息,使用自己的车辆为乘客提供运输服务的人员,不必是运输网络公司的雇员。

历史专题